梦远书城 > 米乐 > 奉子不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听到他晚上要留下来,以安马上间他要不要去他家睡,这小子一直都很亲近他,会提出这个要求他完全不意外,他看向以轩,不想这次以轩居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也许是因为和他熟稔了,戒心也就渐渐消失了吧,而且撇除太小老头的部分,以轩还是很可爱的。

  只是这个女人清醒过来又翻脸不认人,几度想阻止他去他们家过夜,让他更坚定要去她家的念头,也打算再找机会向她问个清楚,她为什么要跟他道歉?又欺骗了他什么?

  眼见盛奕辰坚定的表情,夏蔷薇明白事情已成定局,不管了,反正就只是睡一晚,她只要小心一点,他应该不会发现什么……应该吧?

  半个小时后,夏蔷薇一行四人回到公寓,这栋公寓大楼是三年前完工的,土地是何景滢的,她把土地卖给建商盖房子,也因为何景滢的关系,夏蔷薇用很便宜的价格买下这间近三十坪、三房两厅的公寓,而何景滢则住隔壁栋,一间坪数较大的公寓。

  由于时间很晚了,夏蔷薇让以安他们先去洗澡,而她则打电话给店长,让店长时间到了就打烊,她也问了是否还有人去捣乱,听到一切正常,她才松了口气。

  两兄弟陆续洗好澡,她要他们快点上床睡觉,明天还要上学,之后拿着干净的毛巾跟新牙刷给盛奕辰,就先回房间休息了。

  主卧室附有浴室,夏蔷薇好好洗了个澡,听到外面好像没有动静了,才走到以轩的房间,看他们兄弟已经睡得很熟了,便从他们的书包里拿出家庭联络簿。

  首先是以轩的联络簿,老师特别写下以轩今天数学小考考第一名,她很开心,明天早上得好好称赞他才行。

  之后她看以安的联络簿,气得差点把以安从床上叫起来,五十分?这小子到底是怎么考的,居然能不及格,以安这小子,她决定罚他一个月都不准出门玩!

  彷佛听到了妈咪的判决,睡梦中的何以安抗议似的一脚踢开被子,夏蔷薇见状,过去帮他把被子盖好。

  坐在床边看着儿子,她心里满是欣慰。虽然有不少人说她一个女人养两个孩子很辛苦,可是她却从来不觉得辛苦,每天只要看到这两个小宝贝,她的心情就很好,尽管有时候会被以安过于调皮的个性给惹毛,可她爱他们,很爱很爱。

  夏蔷薇亲了亲两个儿子的脸颊后才走出房间,却看到盛奕辰坐在客厅里,她吓了一跳,不免惊慌起来,因为他看起来好像是专程在等她。

  盛奕辰当然也看到她脸上的慌张,但他只是低声道:“夏蔷薇,我有事想问你?”

  夏蔷薇的心抖了抖,赶忙拒绝,“抱歉,盛先生,我很累,要先回房间休息了。”

  “没关系,你先回房间休息,我明天早上再问,你若还是没有空,我就后天再问,我想你总有一天会有空跟我说话。”盛奕辰点点头,好似不在意地说。

  夏蔷薇微抿着唇,她都忘了,这家伙也有着无赖的一面。

  “我知道了,盛先生,你想问什么?”她尽量让自己的声线平稳,不露出一点异样。

  盛奕辰直接问了,“下午在医院的时候,我喂你喝水,而你看到我之后,突然不断向我道歉,还说你欺骗了我,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跟我道歉?又欺骗了我什么?”

  闻言,夏蔷薇惊吓不已,那不是在作梦,而是真实发生过的?她握紧微微颤抖的小手,心乱如麻。

  怎么办?她该怎么回答,才不会引起他的怀疑?

  她决定要罚以安那小子两个月都不准出门玩!看看他给她带来多大的麻烦。

  夏蔷薇要自己别太过惊慌,她得先稳住自己的情绪才行。

  盛奕辰也不催她,她脸色看起来似乎好多了,回来的路上,他帮她买了一碗粥,结果这个女人并没有吃完,胃口这么差,难怪下午会昏倒。

  分开八年再见面,他觉得这个小女人真的长大,变成熟了,他以前就在想,等她年纪再大一点,多了份女人味,应该会美得很有味道,可结果却让他很不高兴,不是她变丑了,而是她居然把自己搞得脸色发白,还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不过虽然瘦了,那张脸蛋依然秀丽可人,看到她咬着唇的样子,他想起她也曾经做过一样的动作,那是他们第一次发生关系时,女人的第一次当然很痛,不过她没怎么喊痛,而是咬着唇忍痛,让他看了很心疼,但依然挺进她的体内,只因他的身体渴望着她……

  感觉到腿间的火热似乎有了反应,盛奕辰不得不把视线从她身上收回,再看下去,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冲动的走上前抱住她。

  不过他的“兄弟”也太可笑了,那么多的性感美女不要,居然对拥有两个孩子、气色不好的女人起了冲动,这么独特的口味,活该这么多年来只能靠双手来发拽欲望。

  夏蔷薇看他皱起眉头,以为是他等得不耐烦了,连忙开口,“是,我确实欺骗了你,当年我不是在你去美国那时候才出轨的,而是在更早之前,我就已经背着你跟景彦在一起了。”

  此话一出,盛奕辰的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

  她知道自己不该这样说,对背叛过他的女人,他依然不计前嫌帮了她很多,不过她不打算胡思乱想,认为他有可能还爱着她,那只是他的善良个性使然,其中没有任何的情爱成分,她这么告诉自己。

  就算他真的还喜欢她,他们也不可能再在一起了,特别是这种时刻,以安兄弟的身世更是不能曝光,不然二叔肯定不会饶过她和景滢,更会抓住机会把土地给要回去。

  盛奕辰的俊颜僵硬不已,早就知道她有多么没心没肺了,故意提起这事,无非是想要说,她从很早以前就不爱他了,是吗?他真没想到啊,这个女人竟然能对他这般的狼心无情。

  他站起身,冷冷的说:“夏蔷薇,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明天早上我就会离开,再也不会干扰你的生活。”

  他走进房间,重重关上房门,没有发现身后的女人默默擦着眼泪,低声的再次说了句“对不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