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米乐 > 奉子不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盛奕辰见到吴珊霓时并不是很讶异,早在母亲特地打电话过来,要他准时回家吃午餐,他就察觉异样了,只是想着之前就答应过要回家吃饭,不好失约,也就没多说什么,他负责把这顿饭吃完就好。

  倒是盛奕涵待不下去了,她也是刚刚才知道妈妈邀请了吴珊霓来家里吃饭,看到哥哥面无表情的吃着饭,觉得哥哥真是太可怜了,因此她借口自己吃饱了,便赶紧上楼了,离开前还给了哥哥一记“你好辛苦”的同情眼神。

  至于沈丽华则觉得儿子太不给她面子,今天是她邀请珊霓来作客,结果呢?除了在客厅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再也没和珊霓说过话,成了个闷葫芦,她只好拚命找话说,但儿子还是反应冷淡。

  “我吃饱了,我还有工作先回去了,你们大家慢慢吃。”盛奕辰放下碗筷,起身后头也不回的走人。

  沈丽华快气死了,她本来想要叫住儿子,但是看到珊霓跟在儿子后面一起出去,她也就没有说话,只在心里骂儿坐在主位的盛信弘无奈地说“老婆,你明知道奕辰不喜欢有外人在,你为什么还要邀请珊霓来家里作客?”

  这些年看到儿子为了饭店所做的付出和努力,还有那傲人的成绩,让他彻底改观,觉得儿子很出色又很有担当,因此近年来,每当儿子提出什么改革建议,他大多都接受了。

  他很懊悔自己当年听信罗富的话,对儿子处处打压,还差点卖掉新竹的饭店,再加上之后发生的一些事情,让他看清了罗富的真面目,因此他跟罗富已经不再联络了。

  “你以为我这么辛苦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儿子,你看看他,都已经三十二岁了,不要说结婚,他身边连个女友也没有,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们儿子哪里有问题呢!”沈丽华气愤地说。

  盛信弘叹了口气,“这几年我常想着一件事,当年我们似乎做错了,不应该拆散他和夏蔷薇。”看到儿子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对恋爱提不起半点兴趣,他就觉得很心疼。

  就算他们是父母,也不能硬逼着孩子一定要照他们的话去做,毕竟那是儿子自己的人生,他们可以提供意见,但是不能替他做决定,现在他真的感到后悔莫及。

  “老公,你这是在怪我吗?我告诉你,我至今都不觉得我有做错什么,再说了,我听说那个夏蔷薇跟奕辰分手没多久就嫁人了,连孩子都有了,这就证明她也不是那么爱我们家奕辰,分了也好。”

  当年儿子跟夏蔷薇分手后,虽然重新回到饭店工作,却始终不肯搬回家,坚持一个人住外面,让她气得忍不住大骂,认为夏蔷薇只是表面上听她的话,私底下依然跟儿子有来往。

  女儿听不下去,要她别再骂了,还说在夏蔷薇的部落格里看到婚纱照和宴客照,并不是如她所言那样阳奉阴违,而是真的跟儿子分开了。

  只是她没想到儿子竟然对夏蔷薇用情那么深,都已经分手这么多年,人家也早就嫁作人妇了,那小子到现在连个女朋友也不肯交……唉,她为了儿子的婚事,愁到都猛长白头发了呀。

  庭院里,盛奕辰准备上车离开,吴珊霓赶上去拦下了他。“奕辰,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专程到你们家来,你就算不欢迎我,也不该对我这么冷漠吧。”吴珊霓很不高兴的问着。

  她是方天建设的千金,也是公司的经理,追求她、讨好她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就只有盛奕辰对她一直很淡漠。

  “邀请你来的是我妈,和我没有任何关系。”盛奕辰实在不懂吴珊霓在想什么,早在三年前双方家长有意把他们凑成一对时,他就已经很明确的拒绝了,之后每次跟吴珊霓为了工作的事见面,他都刻意保持距离。

  “怎么会没有关系,盛伯母说她很喜欢我,也早就把我当成是盛家的媳妇了。”吴珊霓理直气壮地说。

  盛奕辰实在不想对一个女人吼,他尽力耐住性子,“我不知道我妈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儿子,或许我该去查查看,也许我爸外面有私生子。”

  吴珊霓没想到自己都厚着脸皮了,盛奕辰依然不理会她。“奕辰,你到底为什么不接受我?只要你点头,我们随时都可以结婚。”

  盛奕辰真的受够了,他不想再跟吴珊霓谈下去了。

  “吴珊霓,我最后清楚的再跟你说一次,你想结婚找别人去,我对你没有任何男女之间的感情,这辈子我不可能跟你在一起。”说完,他坐上车,径自开车离去。

  不是他太过狠心,而是一再上演这种事,他觉得很烦。

  留在原地的吴珊霓简直快气死了!她愤恨的咬紧牙关,若不是真的喜欢,盛卖辰以为她会这样放下身段,厚着脸皮不断跟他示爱吗?可恨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她。

  盛伯母曾跟她说过他和前女友的事,知道当时盛奕辰一度为了要和对方在一起而离家,一可是他们都已经分手八年了,而且听说对方也早就嫁人生子了,难道他到现在还忘不了那个叫夏蔷薇的女人吗?

  长期被他冷漠以对,吴珊霓也曾试着跟其他的追求者交往,但她很快就发现自己还是喜欢他,根本无法放弃,想着反正他也没有女朋友,加上双方父母都有意要当亲家,她决定继续坚持下去,她相信没有哪个女人的条件会比她更好,到最后盛奕辰绝对会选择她,她将会是最大的赢家。

  * * *

  盛奕辰这些年来有私交的朋友并不多,雷凯腾是其中一个,彼此不只是好友,还是工作上的重要伙伴。

  雷凯腾和盛奕辰同年,他们同是耶鲁大学的校友,当年一个是管理学院的学生,一个是建筑学院,在学校他们虽认识彼此,却不是很熟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