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米乐 > 奉子不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当时他的室友乔治对投资房地产也感兴趣,他们便决定当合作伙伴,乔治的父亲是个银行家,建议他们既然要做,野心就大一点,毕竟小公寓的买卖赚不了多少钱,于是两人成立了房地产公司,大四那年,他的个人资产已经将近有一千万美金了。

  他跟爷爷提过自己所做的投资事业,爷爷支持他,但也不忘提醒他是盛家的人,盛豪饭店将来是他的责任,他得回来帮父亲一起经营,建议他日后可以将投资事业转移到台湾。

  而那次,是他们祖孙俩最后一次电话交谈,一个月后爷爷就因心肌梗塞过世了。

  大学毕业后,因为乔治不放人,他又在美国待了半年,之后才回到台湾。

  去年他进入自家饭店工作,才明白为何爷爷希望他回来接掌饭店,原来这些年来许多知名的国际连锁大饭店进入台湾,盛豪饭店的营运大不如前,除了台北的饭店还有营利外,新竹和高雄两间都是亏损的状态。

  为此他向父亲提出几个改革方案,特别是亏损最严重的新竹饭店,他认为可以增加餐饮方面的经营,像是打造亲子餐厅之类,希望能藉此转型,不过全部被父亲给驳回了。

  父亲经营饭店的方式趋于保守,不想在有亏损的情况下又投资几亿元进行改造,父亲说他年轻气盛,想法也太自负,饭店转型不是一朝一夕就可完成,还说等日后饭店交到他手上之后再去改革。

  看到饭店有亏损,却什么事也不能做,让他感到有些力不从心,那天也才会心情不好,但夏蔷薇甜美的笑容、温和的语气抚平了他的烦闷,让他几乎忘了原本的坏心情……

  此时电梯门打开,罗庭蔚一见到盛奕辰,立刻笑着走了过去,“奕辰,早安。”

  罗庭蔚,二十四岁,两年前大学毕业后进入盛豪饭店工作,年初在公布盛奕辰成为总经理时,年纪轻、资历浅的她同时被升任为客房部主任,因为她的父亲罗富是饭店经理,同时也是盛信弘大学的同窗,在饭店工作二十多年,甚至有传闻盛信弘要做任何决策前都会先问过他,因此罗富私下被员工称为“隐形董事长”,位高权重。

  罗庭蔚从小就很欣赏盛奕辰,两人可以说是青梅竹马,现在又成为同事,她很希望能和他有进一步的发展,只是父亲觉得盛奕辰太过高傲,进了盛豪饭店却一直没有亲自去拜会他,这一点让父亲很不高兴,最近听说盛奕辰和董事长理念不合,父亲想藉此机会向董事长提议,将盛奕辰调去高雄饭店工作,挫挫他的锐气。

  盛奕辰看了眼罗庭蔚,想起罗富,黑眸敛下一抹厌恶,表情严肃的说:“上班的时候请叫我总经理。”

  没想到盛奕辰一点面子也不给,罗庭蔚顿时不太高兴,在盛豪饭店里她也算是天之骄女,谁不是忙着巴结奉承她,没人敢用这种态度和她说话。

  只是盛弈辰虽然和她没有多友好,却也不曾用如此严厉的口吻跟她说话,她想起自己刚刚走出电梯时,盛奕辰似乎在看什么,她往前方一瞄,看见那群实习生,心里一惊。

  难道盛奕辰是因为公司最近传出父亲性骚扰女实习生的传闻,今天才会这么不高兴?罗庭蔚想着,咬了咬牙,决定先发制人。

  “总经理,关于我爸……我是指罗经理性骚扰女实习生的传闻,一切都是假的,是一个叫夏蔷薇的实习生偷懒被罗经理看见,罗经理才训了她几句,谁知她心生不满,恶意中伤罗经理,她是客房部的实习生,我已经决定开除她了。”

  开除夏蔷薇?盛奕辰神情一凛,关于罗富性骚扰女实习生的事,几天前李秘书有向他报告过,他本打算就这一两天找夏蔷薇来问个清楚。

  “我也听说了这个传闻,正好想找那个叫夏蔷薇的实习生来好好问个明白,李秘书,你现在立刻请夏蔷薇到我办公室。”

  听到盛奕辰要亲自查问这件事,罗庭蔚慌张不已,虽然监视器画面已经被她下令删除,但就怕盛奕辰查出什么,因此她连忙阻止。“总经理,我刚刚已经说过,一切都是夏蔷薇恶意抹黑罗经理,这点我已经查清楚了,如果你现在叫夏蔷薇去问话,那么不只是我这个客房部主任,连带被董事长倚重的罗经理也会很没有面子。”

  她刻意提及董事长,就是希望盛奕辰顾及父亲和董事长的交情,同时心里不由得有些埋怨父亲,要风流也去其它地方,干么要在饭店里吃女实习生的豆腐呢?害得她得在盛奕辰面前低声下气,几乎快要抬不起头来。

  盛奕辰冷笑了声,“罗主任,我只是要把事情查个清楚,你干么这么紧张?还有,你和罗经理丢不丢面子关我什么事?还是说……我做任何事还得要你这个小小主任同意?”

  闻言,罗庭蔚脸色变得很难看,“总经理,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就闭上你的嘴!”他语气严厉的喝斥完,转头吩咐道:“李秘书,去请夏蔷薇到我的办公室。”

  “是。”

  盛奕辰懒得再跟罗庭蔚多说什么,大步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站在原地的罗庭蔚顿觉大事不妙,她绝对不能让盛奕辰插手管这件事,而现在能阻止盛奕辰的人唯有盛伯伯,因此她马上打电话给父亲。

  “什么?总经理要见蔷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