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米乐 > 奉子不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儿子从小就很优秀,现在在自家饭店上班,饭店的女职员又多,担心还不熟悉饭店人员的儿子被心术不正的女人骗,因此,她才会这么急着想帮儿子介绍品性和家世都不错的对象。

  沈丽华不放心的往门口方向看了看,老实说,虽然是她生的,但她常常不知道儿子到底在想什么。

  儿子从小就很聪明懂事,功课从来都不用她这个妈妈担心,个性也比同年龄的孩子早熟,在其它小朋友都还爱玩的年纪,他却可以一整个下午都跟公公待在书房里下棋。

  有不少亲朋好友都说儿子的个性像公公,以后绝对也是个厉害的人物,她听了虽然很高兴,有时却也希望儿子能多依赖她、亲近她,只是儿子小学毕业去美国当小留学生后,更有自己的想法,也变得更独立了,两人几乎没有话题可聊,母子俩常常一整天说不上几句话。

  加上最近儿子似乎在工作上跟丈夫理念不合,因此在家里就更不爱说话了,公司的事她不好过问,只希望他们父子俩能好好沟通。

  盛奕涵看到哥哥被妈妈逼得提早出门,忍不住又替哥哥说话。“妈,既然哥哥都说他现在不想交女朋友,你就不再要逼他了嘛。”

  沈丽华很无奈,连女儿都不乖乖听她的话了,一向独立的儿子又怎么可能会听从她这个妈妈所做的安排呢?

  既然儿子不喜欢江清芸就算了,只是为了儿子将来的幸福着想,她是不会放弃帮他介绍对象的!

  盛豪饭店成立超过三十五年,是台湾知名的五星级大饭店,在台北、新竹和高雄三地皆有,两年前在创办人盛世雄过世后,由儿子盛信弘接任饭店董事长一职。

  盛奕辰还不到九点就来到盛豪饭店,他搭电梯到四楼,一走出电梯,李秘书已经站在外头迎接他了。

  “总经理,早安。”

  今年四十岁的李雅容,以前是盛世雄的秘书,盛世雄过世后一度被调派到客房部工作,去年盛奕辰进入饭店担任副总经理,她便成为他的秘书,今年初盛信弘将盛奕辰升任为总经理,因此她现在的职称是总经理秘书。

  “早,李秘书。”

  盛奕辰往前走了几步后停了下来,他往左边望去,人事部的汪主任每天都会在上班前十分钟对实习生训话,他看着第二排一个绑着马尾的女实习生,夏蔷薇。

  上个月的某个星期六早上,他欲前往健身中心,并没有自己开车,而是选择搭乘捷运,记得那天人很多,他所在的车厢站满乘客,拥挤的感觉本来就够让人烦躁的了,再加上小孩子的哭声,不少乘客都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

  一个年约五、六岁的小女童一直哭个不停,而小女童的妈妈手上还抱着一个约莫周岁大的男婴,见到姊姊在哭,他也跟着哭,小女童的妈妈又要安抚女儿,又要安抚怀里的儿子,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突然,一个女声说道:“小妹妹,大姊姊送你一个小皮包好不好?”

  “小皮包?”

  盛奕辰看过去,就见一名年轻女孩蹲在小女童面前,拿着刚刚在捷运前发送的广告单子开始折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折出了一个大概掌心大小的纸皮包。

  原本哭个不停的小女童,在年轻女孩开始折纸后就停止哭泣,等看到可爱的小皮包,她开心的从年轻女孩手里接过。

  “我跟你说,小皮包上面可以写上你的名字喔,你叫什么名字呢?大姊姊帮你写上去。”

  “我叫杜巧薇,妈咪都叫我薇薇。”小女童说出自己的名字。

  女童的妈妈见女儿不再哭了,松了一口气,然后告诉年轻女孩女儿的名字怎么写。

  “原来你叫薇薇,这么刚好,姊姊的名字也有个薇字喔。”年轻女孩拿出笔来,在小皮包上写上女童的名字。

  “大姊姊,那你叫什么名字?”

  “大姊姊叫夏蔷薇,来,这是送给小薇薇的皮包,喜欢吗?”

  “嗯,小皮包好可爱,我很喜欢,谢谢大姊姊。”小薇薇笑得好开心。

  “不客气。”大薇薇也露出甜甜浅笑。

  两个女孩的笑容可说是一样可爱,让车厢内原本滞闷的气氛顿时变得柔和美好,许多人忍不住跟着微微一笑,盛奕辰也对夏蔷薇留下深刻印象,她虽不是那种一眼就让人惊艳的美女,但胜在气质清新、模样甜美,是个甜姐儿。

  没多久,车子到站了,她起身要走出车厢,却被旁边也急着要下车的男乘客撞了下,重心不稳的往旁边跌,盛奕辰刚巧站在后方,很自然的伸手扶住了她,她转头时表情流露出惊讶,此时关门警示音响起,她匆忙说了声“总经理,谢谢你”后就离开了。

  没错过那声“总经理”,他后来让李秘书去查了下,夏蔷薇确实在盛豪饭店工作,不过不是职员,而是两个月前来饭店实习,就读南部某科技大学旅馆管理系的大三学生。

  其实那天他的心情很不好,一直以来,比起进入自家饭店工作,他有更想要做的事情,那就是投资房地产。

  念大学时,他用储存的零用钱买了一间屋龄十几年的小公寓,入住半年后,他将小公寓卖掉,赚得他人生的第一桶金,大大刺激他投资房地产的欲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