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尾声

  又过了几年,常永瞻正一脸着急地在房外踱步。

  “呜哇……哇……”终于,婴儿的啼哭声从房里传出来。

  还以为会等上很久,没想到不过两个时辰就生了,相当顺利,常永瞻不禁喜上眉梢。“生了!生了!”一直到妻子怀了这胎,他坚持留在家里,并没有出远门做生意,总算是等到这一刻了。

  已经七岁的小烧饼两手各牵着一个弟弟,听见婴儿的哭声,想到终于有妹妹了,嘴角跟着扬起。“要叫什么好呢?”

  “叫……小玉米。”小核桃啃着最喜欢的玉米说。

  小烧饼又问最小的弟弟。“小年糕觉得呢?”

  “我喜欢花、花卷。”快三岁的小年糕还改不掉吸吮拇指的坏毛病,有些口齿不清地回道。

  他偏着脑袋思索。“小玉米和小花卷……哪一个好呢?”

  又等了片刻,稳婆才笑嘻嘻地打开房门,让常永瞻父子们进去探望,因为已经是第四胎了,所以连是男是女都懒得说,母子均安最重要。

  常永瞻大步走进房里,见妻子脸上虽然有些疲惫,但是精神还不错,赶紧在床沿坐下,谢谢她的辛劳,然后接过躺在她臂弯中已经喂过奶的孩子。

  “相公,是个儿子。”迎娣有些担心他们父子的反应。

  他马上咧开嘴。“不管是儿子或女儿都好……”接着又献宝似地把刚出生的小儿子抱给另外三个儿子看。“你们看!是个弟弟!”

  小烧饼脸色大变。“又是弟弟!”

  “不是妹妹?”小核桃手上的玉米掉了。

  就连小年糕也忘了吸吮拇指。

  “娘,我已经有两个弟弟了……”小烧饼不禁泪眼汪汪地抗议。“不是说好是妹妹吗?是不是送子娘娘送错了?”

  迎娣一脸歉意。“呃……送子娘娘说这次还是弟弟……”她也想要生个女儿,可惜这不是自己可以选择的。

  “可是我要妹妹……”小烧饼期待落空,哭得好伤心。

  小核桃和小年糕见哥哥在哭,眼眶也红了。

  见状,常永瞻和妻子交换了个眼色。“既然你们不想要这个弟弟,那么爹就把他送给别人好了,弟弟这么可爱,一定很多人喜欢……”

  说着,他就抱着孩子往外走。

  听着弟弟的哭声,小烧饼抽噎了下,赶紧上前拉住父亲的长袍。“算了!弟弟都生出来了,送给别人太可怜了……”

  常永瞻和妻子相视一笑。“弟弟要是知道哥哥不喜欢他,会很难过的。”

  “我没有不喜欢……”他咕哝一声。“不过下次一定要跟送子娘娘说清楚,要她别再送弟弟给我了。”

  “娘知道了。”迎娣只能这么安慰长子。

  于是,常永瞻又坐回床沿。“那么弟弟要叫什么?小玉米还是小花卷?”

  “……就叫珠珠好了。”小烧饼煞有介事地说。

  他点了下头。“今年的生肖正好属猪,叫猪猪也不错。”

  小烧饼一脸认真地纠正父亲。“不是的,爹,是珠圆玉润的珠。”四岁就开始读书识字的他,记得前几天教书先生正好提到这句成语。

  “那是女娃儿才这么叫,他可是弟弟。”常永瞻加重最后两个字。

  “只有这么做,送子娘娘才会明白我的决心,让娘生一个妹妹给我。”小烧饼板起还很稚气的脸蛋,严肃地说。

  迎娣想到自己的闺名,不也是同样的道理,若还有机会怀上下一胎,希望真能生个女儿。

  “真的要叫珠珠?”当爹的苦着脸问。

  三个儿子同时点头。

  他不禁望向妻子,寻求支持,想不到迎娣也点头。

  爹尽力了,你可不要怪爹!常永瞻低头看着已经哭到睡着的么儿。“好吧!就叫珠珠……”幸好不是叫娃娃或妞儿,否则孩子肯定会恨死他,看来下一胎再不生个女儿,真不知道会被取什么名。

  浑然未觉的常家么儿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好几年得要承受被人取笑的命运,此刻正睡得香甜。

  又过了很多很多年之后,已经子孙满堂的常永瞻决定将“大盛魁号”交给儿子们掌管,带着妻子四处游历。

  “阿娣……”某月某日,满头白发、但是英俊不减当年的常永瞻看着总是笑脸迎人的妻子。“下辈子咱们还要做夫妻。”

  迎娣视力已经不大好,不过就算看不大清楚丈夫的五官,仍然记得他眼中的深情。“当然好了。”就算这段婚姻曾遇过不少波折,为此流过不少眼泪,她还是愿意再跟着这个男人。

  他轻拍妻子的手背。“这辈子真是辛苦你了。”

  “相公也是。”她笑眯了布满皱纹的眼角。

  常永瞻突然很想念山西老家,年纪大了,就容易得思乡病。“趁咱们还走得动,回去看看吧。”

  “我正要这么说。”迎娣笑叹地回道。

  “这就叫心有灵犀……”他咧嘴笑了笑。“说走就走。”

  她点了点银白的螓首。“咱们回家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