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迎娣并不担心,因为她知道他会站在自己这一边。

  当马车驶进梧桐村,天色已经黑了,邱氏早就煮好吃的,正等着他们回来,很快地,笑声顿时传遍了陈家的四合院。

  接下来的日子,常永瞻都住在陈家,虽然迎娣外表看来没事,不过她开始变得怕黑,每天晚上都会从噩梦中惊醒,然后瑟缩在他怀中,得安抚半天才会再度睡着,为了让她安心,也就不急着带她回常家去。

  过了数日,迎娣又作了同样的噩梦,梦到被关在又黑又小的地方,快要喘不过气来,不断地发出呻吟。

  “阿娣,醒一醒!阿娣!”听到她又发出呓语,常永瞻赶紧叫醒她。

  迎娣倏地惊醒,额上还泛着冷汗。

  常永瞻拥着她。“我在这里,别怕。”

  “吵醒你了?”迎娣有些过意不去地说。

  他抚着她惊悸犹存的脸蛋。“我一定会保护你,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嗯。”在夫婿的抚慰之下,她安心地闭上眼皮。

  每天有他陪在身边,迎娣相信这个梦魇很快就可以过去了。

  一个多月后

  这天,午时左右,迎娣含泪跪别母亲,又叮咛年幼的弟弟妹妹要孝顺听话,如今有了王家赔偿的一百两,得以改善家中状况,就算玉米收成不好,也不会挨饿,这才带着细软,跟着常永瞻坐上马车,回到祁县的夫家。

  迎娣再次踏进常家庄园,想到又要面对复杂的人情往来,事事都要做到周全,那曾经令她噩梦连连,不过如今已经不再需要为了证明配得上相公,为了能够胜任常家媳妇这个身分,而过得战战兢兢了。

  有了相公的支持和依靠,她只要做好分内的事就够了。

  夫妻俩才走进广和堂,就见小鹃迎面而来,她一听到消息就赶紧跑来,见到真是主子,马上喜极而泣。“二奶奶总算回来了!”

  见伺候多年的丫鬟真情流露,迎娣也跟着流下眼泪。“大伙儿都好吗?”

  小鹃一面哭一面说:“大伙儿都好,就是想念二奶奶。”

  “我也是。”迎娣又哭又笑。

  “你回房换件衣裳,我先去见爹娘。”虽然已经早一步命来宝回来禀报,说好今天会回来,但常永瞻深知母亲的脾气,嘴巴上肯定不饶人,他不想让妻子受到一丝委屈,决定先去见过双亲。

  他前脚才走,迎娣后脚就跟着小鹃回到之前居住的厢房,因为不能让公婆久候,她赶紧洗去脸上的尘埃,又重新梳头,再换了套藕色袄裙,这才前去。

  待主仆俩刚踏进花厅,马上感觉到气氛不对。

  常永瞻一见到她,不由分说地拉着她就要出去。“阿娣,咱们走!”

  迎娣一头雾水。“相公?”

  “你现在为了她,不要爹娘了?”四太太气红了眼。

  常永瞻回头,从齿缝里迸出声音。“这是你们逼我的!”

  一旁的常四爷脸色也很凝重,谁也没料到会出这么大的事。

  眼看他们之间剑拔弩张,必定与自己脱不了干系,迎娣心口窒了窒,轻轻地挣开夫婿的手掌,朝公婆福身。“一切都是媳妇的错……”

  “本来就是你的错!”四太太得理不饶人地指着她的鼻子骂道。“好端端的回什么娘家?结果被人家掳去,差点拉去陪葬,竟然还闹到官府,不只平遥县的百姓都知道,这会儿还传到祁县来……你说我这张脸要往哪儿摆?!”

  迎娣并没有隐瞒的意思,也打算亲自说明始末,只是没想到公婆反应这般强烈,就算试着要解释,却都插不上口。

  “这几天外头可是传得沸沸扬扬,说什么你跟王家的五少爷已经拜堂,还圆了房,咱们常家可不能要一个失节的媳妇……”

  “婆母,媳妇可以对天发誓,跟王家的五少爷没有拜堂,更没有圆房……”迎娣焦急地辩驳。

  四太太冷哼一声。“你敢对天发誓,没有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他当时已经死了!”她哽声地喊道。

  这下子可让四太太抓到话柄了。“那么就是冥婚了,你是常家的媳妇,却又嫁给王家的五少爷,一个不贞不洁的媳妇,咱们不敢要,更不能要。”

  “到底是怎么回事?”常四爷也有些不悦。

  迎娣马上跪在公婆面前。“媳妇真的是清清白白的……”

  “我不是告诉过你们,她当时喝下蒙汗药,被人迷昏了,王家五少爷也已经是个死人,还拜什么堂、圆什么房?都怪你们这些人迷信,就相信算命那一套,才会让她差点被人害死……”常永瞻怒不可遏地吼道。“况且是我亲自去把阿娣救出来的,可以证明她的清白!”

  常四爷不禁感到遗憾,本来对这个二媳妇的表现还算满意,才会不管妻子说什么,坚持要儿子把人接回来,可现在不得不重新考虑了。“就算你能证明,但外头的人又会如何看待这件事?人言可畏这句话你懂吗?”

  “要是当初她没有执意要回娘家,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了。”四太太把错全怪在迎娣的头上。

  “婆母……”迎娣才开口,就又被打断。

  “我话还没说完,不许插嘴!”四太太狠狠地扫了她一眼。“我看得再把王半仙请到家里来,当面问问他,你身上会不会沾了王家的晦气,命格有没有改变?是否会拖累永瞻,把诅咒带到咱们常家?”

  她脸色煞白,红唇一开一合,发不出声音,就是因为深知公婆迷信,万一王半仙说会,又该如何是好?

  “这根本是子虚乌有的事,王家的诅咒又与她何干?”常永瞻觉得他们真是不可理喻。“真正的罪魁祸首是王家,阿娣是无辜的!”

  四太太从圈椅上起身,睥睨着跪在跟前的迎娣。“既然当初是你主动求去,就不要怪咱们无情。老爷,你说是不是?”

  “也只能这么办了。”常四爷点头赞同。

  常永瞻瞪着双亲,过了片刻才开口,嗓音却出奇平静。

  “阿娣是我的妻子,这辈子都是,我不会休了她,爹娘如果真的容不下她,我只有这么做了……”

  说着,他便伸手将迎娣从地上拉起来。“咱们走。”

  “你要上哪儿去?”四太太脸色丕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