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惊堂木又连拍几下,知县斥道:“肃静!”

  两旁的衙役高喊“威——武——”,王家的几个媳妇赶紧把嘴巴闭上,不敢继续在公堂上放肆。

  知县厉声喝道:“王有衡,你可知罪?”

  “小民知罪!”王有衡拱手回道。“家祖母为了破除王家的诅咒,险些害死一条人命,小民无力阻止,视如同罪,这件事跟几位嫂嫂无关。”

  见他亲口认罪,可见还有良知,知县脸色才和缓些。

  “大老爷听到了吧?”

  “他都亲口承认了……”

  “真的不关咱们的事……”

  “青天大老爷明察!”

  王家的媳妇个个撇得一干二净,想到老太婆死了,不必再忍受她的虐待,王家的一切落到她们手中,好日子总算来了,何况儿子、女儿都还小,说什么也不能被关进大牢,更不能承认当初也赞成陪葬这个主意。

  惊堂木再度敲响。“本官还没问你们话,不许插嘴!”

  四个寡妇撇了撇唇,又把嘴巴闭上。

  “王有衡!”知县低喝一声。“你说的可都是事实?”

  王有衡深吸了口气。“小民说的全是实情,嫂嫂们真的完全不知情。”侄子和侄女都还年幼,已经没了爹,不能没有娘。

  “启禀大老爷,民妇可否说几句话?”迎娣见王有衡打算一肩扛起所有的责任,更加认定自己这么做没有错。

  知县点头。“说吧!”

  “老太太是王家的主事者,又是长辈,六少爷无法违抗祖母的意思,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但他一再向民妇表示歉意,还曾经想偷偷放了民妇,足见本性不坏,恳请大人从轻发落。”她代为求情地说。

  听了迎娣这番话,加上王有衡也亲口认罪,证明确实如此,知县捻着下巴的胡子,自会做出最好的判决。

  “让被告签字画押!”

  待王有衡盖上手印,屏气凝神,听候宣判。

  由于真正的主谋已经过世,王有衡虽然身为帮凶,但是良心未泯,便判了半年的牢狱之灾,而王家四个媳妇则是无罪饬回,不过为了杜绝再有人以讹传讹,用活人陪葬的方式来破除诅咒,得赔偿陈氏一百两银子,好让她压惊,最后还命衙役追捕骗财害人的柳瞎子。

  “退堂!”知县拍下惊堂木。

  夫妻俩步出衙门,在返回梧桐村之前,迎娣想到在“万顺昌号”总号做事的大弟铁柱,便顺道绕过去看他,而铁柱也已经听说大姊的遭遇,原本过两天就要回家探望,这时见到人,马上哭得像个孩子似的,姊弟俩说了好一会儿的话,迎娣这才坐上马车离开。

  “……相公在生气吗?”

  听着马车的车轮喀啦喀啦地响着,迎娣已经感觉出这一路上,身旁的男人都没开口说话,脸色也不大好看,更是连看也不看自己一眼,不禁猜想自己该不会做错了什么,有些担心。

  常永瞻郁闷到整个人快炸了。“你终于看出来了?”

  “到底怎么了?”迎娣小心地问。

  他一脸气闷,口气还有些酸溜溜的。“你为何帮那位王家六少爷求情?”他无非就是不想听到妻子替别的男人说话。

  “原来相公是在气这个……”她这才松了口气。“我说的都是实话,六少爷本来要偷偷放我走,可惜被老太太发现,才没有成功。”

  “即便如此,他也是差点害死你的帮凶,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的。”常永瞻嗤哼地说。

  迎娣见他气呼呼的,不禁掩嘴偷笑。

  “你还笑得出来?”他更火大了。

  她倚向夫婿。“相公是因为我才会这么生气,所以我心里当然高兴。”

  “哼!”常永瞻没有否认。

  “我能够活着,全是老天爷保佑,我心中只有感激,没有恨意。”迎娣衷心地说道。“何况王家已经死了太多人,咱们就得饶人处且饶人,让它过去吧。”

  常永瞻一脸没好气。“你就是心地太善良了,要是没有躲过这一劫,看你还能不能说出这种话来。”

  “如果我真的躲不过,也是命该如此,但我逃过了,相信从此否极泰来。”她想要原谅王家的人,也是为了让自己心里好过,让这段惊恐的经历渐渐从记忆中淡忘。“我不想一直记着,而是重新开始。”

  负责驾驶马车的虎子忍不住回头。“二奶奶说的对!”

  狠狠地瞪了小厮一眼,常永瞻这才叹了口气。“罢了!既然大人已经做出了判决,多说无益。”

  “其实我更高兴见到相公来救我。”迎娣讨好地说。

  他咧了例嘴角。“这句话应该早点说。”

  迎娣继续拍着马屁。“相公才是我的救命恩人。”

  “那是当然。”常永瞻忍不住得意。

  坐在前头的虎子肩膀不断抖动,努力憋住笑。

  “相公……”她做出了决定。

  常永瞻偏头看着她,等着迎娣开口。

  “我决定跟你回常家。”如今已经没有理由再住在娘家了。

  闻言,他一脸狂喜。“你真的愿意跟我回去?”

  “不过得先跟公爹和婆母请罪,求得他们原谅。”当初是她主动求去,现在要回夫家,当然得先得到公婆的谅解才行。

  “有我在,他们不会为难你的。”常永瞻可以拍胸口保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