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她还活着!

  只要有一口气,就还有救!

  “阿娣!”他抬高迎娣的下颔,用力掐着人中,连声呼唤。“阿娣!醒一醒!你不能死!快醒过来!”

  老太太发了疯似地叫道:“她已经是咱们王家的媳妇……丈夫都死了,当然要跟着陪葬才行……只要有她陪葬,王家就不会再有诅咒……”

  “她是我的妻子!”常永瞻没想到王家竟然会如此丧心病狂,把活生生的人放进棺材,打算用来陪葬。

  随后来到内厅的王有衡不发一语,只是盯着迎娣,也希望她能够获救,那么心中的内疚就能减轻些。

  常永瞻继续掐着迎娣的人中。“阿娣!你不能死!阿娣……”

  “喝!”原本不醒人事的迎娣突然喘了口气,头部和身子也跟着动了。

  他大声叫喊。“阿娣!”

  迎娣听见熟悉的呼唤,吃力地掀开眼皮,看着近在眼前的俊脸,两眼红润,眼底还闪着泪光,正是她的丈夫。

  “相公……”她才唤了一声,猛地想起什么可怕的事,两眼瞠得大大的,接着痛哭失声。“相公!你真的来了……我拚命地叫你……你终于来救我了……”

  常永瞻嗓音也哽咽了。“我还以为来晚了……”

  “我好害怕!以为再也见不到相公了……”迎娣把内心的恐惧藉由泪水和声音全都发泄出来。

  他搂住妻子,庆幸没有拖到明天早上才来,否则两人已经天人永隔,想到若真的失去迎娣,事业再有成就,再飞黄腾达,这个缺憾永远无法填补,不禁激动地落下泪来。“我在这里,不要怕!”

  迎娣抱住他,嚎啕大哭。

  “完了!一切都完了!”老太太两眼发直,口中低喃。

  吴捕头眼见罪证确凿,容不得他们狡赖。“王家不只掳人,还意图谋害陈氏,一干人等随咱们回衙门!”

  “吴捕头,小民先带妻子返家休息,等大老爷开堂审案再前往衙门。”常永瞻不想继续留在王家,说完便抱起迎娣,大步地走了。

  老太太眼看大势已去,再也没有人可以破除诅咒,两眼一翻,倒地不起。

  “祖母!祖母!”王有衡奔到她身旁,连叫了几声都没有反应,再探向她的鼻息,赫然已经断气了。

  恐怕连老太太自己都没有料到,多出来的这一口上好棺材,最后居然会是自己用上它。

  当常永瞻带着迎娣回到陈家的四合院,也惊动了坐在屋里、伤心到睡不着觉的邱氏,一见到女儿,母女俩哭成一团。

  陈家其它的人听到声音,全都跑出来,又笑又哭。

  “当咱们赶到衙门,大老爷就说侄女婿早到一步,他已经派人去找,要咱们别担心,先回家来等候消息……”三叔见侄女平安无事,总算对得起死去的兄长。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大家除了这句话,不知如何表达内心的喜悦。

  只要人能平安就够了。

  邱氏连忙煮了一锅小米粥,先让女儿喝点东西,再好好歇息,有什么话等天亮之后再说,于是把二娃和丑娃带到自己房里,让女婿留下来照顾女儿。

  待房门关上,迎娣马上将嫁衣和绣花鞋脱掉,不敢再多看一眼,接着洗去脸上的脂粉,可还是忍不住会想起被强行关在棺材里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景象,全身不停地发抖。

  常永瞻见她还是抖得厉害,便紧紧搂住她。“已经没事了!”

  “我好怕……”她抖着沙哑的嗓子说。

  他抚着迎娣的背。“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我知道……”迎娣伏在他的胸前,用力点头。

  “阿娣,我不能失去你,也不可以失去你。”经过这一场生死劫难,常永瞻深深地体会到她对自己有多么重要。“谁都不能把咱们分开……”

  迎娣眼里滑下两行泪,这是她听过最动听的话。

  “咱们还要生很多孩子……”

  她又哭又笑。“嗯。”

  常永瞻低头吻住她的唇,将内心所有的情感都融在这一吻中,彼此的舌头交缠、厮磨着,彷佛怎么亲也不够。

  “相公……”迎娣收拢双手,想要得到更多,想要证明自己已经安全,恐惧也已经远离,不必再害怕。

  他可以感受到妻子的需求,将迎娣抱上土炕,互相脱去对方身上的衣物,伸手抚摸着对方,确定对方就在自己身边。

  迎娣也忘记矜持和羞怯,靠着女性本能,急切地向身上的男人索求,希望能受到呵护和疼爱,让她忘记这段恐怖的回忆。

  ……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