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常幼玉一脸不甘地在后头嚷道:“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根本配不上咱们常家,更配不上二哥!”

  哼,她是永远不会承认有这个二嫂的!

  * * *

  迎娣连夜赶工,终于在最后期限将嫁衣缝制完成,只睡了两个时辰,天亮就马上起床,等着王家派人过来。

  午时刚过没多久,王有衡才两手捧着一只小木盒,再次来到陈家。正在院子里晾衣服的伯婆虽然有重听的毛病,但记性好得很,一眼就认出他是王家的六少爷,连忙往屋里喊。

  迎娣听到伯婆的叫声,赶忙出来招呼,却见王有衡脸色异常苍白,于是惊疑不定地问道:“六少爷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她第一个就联想到王家的诅咒,不过马上摇了摇头,不希望应验在对方身上。

  王有衡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只是昨天太贪嘴,闹了一夜的肚子,直到今早才好些,让二奶奶见笑了。”

  “原来是这样,只要没事就好。”迎娣也不便多问什么。“嫁衣已经缝好了,我这就进去拿来给六少爷……”

  迎娣很快地进屋,抱了一只包袱出来。“这就是了!”

  王有衡并没有伸手接过去,而是吞吞吐吐地开口。“因为家祖母对八字之说深信不疑,她只有一个请求……希望二奶奶能亲自将嫁衣送到她手上,也将福气带到王家。”

  迎娣想了想,觉得也并无不可,反正只是送去,很快就可以回来。“既然老太太这么说,那我就跟六少爷走一趟吧,希望这件嫁衣真能帮到令兄,更为王家带来福气。”

  见迎娣如此善良,王有衡脸上掠过一抹内疚,不过怕对方察觉有异,很快地又恢复正常,谁也没有瞧出来。

  “这里头是二十两银子……”王有衡慎重地掀起木盒盖子让她点收,里头共有二十锭的一两银子。“还请收下。”

  她确认无误。“那我就收下了。”

  于是,迎娣把二娃叫到面前,要她把小木盒拿到母亲房里放好,然后又跟伯婆交代了去处,这才坐上王家的轿子。

  王有衡跟在轿旁,脸色还是很苍白,其实五哥已经病了很久,祖母为了破除诅咒,听信一个叫柳瞎子的话,不但号称铁口直断,还说绝不输给王半仙,要他们找来一个有旺夫益子命格的媳妇,穿上亲手缝制的嫁衣进门冲喜,只是当初被陈家拒绝了提亲之后,又一直没有寻找到适合的人选,直到五哥最近的状况愈来愈差,如果没有在三个月之内找到新娘子,让两人拜堂完婚,连神仙也难救。正好最近这位常家四房二奶奶搬回娘家住,明知她已经嫁人,还是决定赌赌看。

  但谁能料到五哥在昨天早上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原以为祖母会放弃冲喜的念头,想不到她又求助柳瞎子,柳瞎子居然还大言不惭地说这是天意,为了贪图银子,又想出另外一种可怕又残忍的方式,王有衡怎么劝都没用,明知这是伤天害理的事,但身为庶孙,又无法违抗祖母的命令,经过一整夜的思索,还是想不出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陈家来。

  而一无所知的迎娣则坐在轿中,看着放在大腿上的包袱,诚心诚意地向老天爷祈求,自己的命格真能帮上人家,能为王家带来好运。

  待轿子一路进了王家,高耸的朱色大门在身后重重关上,也与外头隔绝,彷佛就算长出一双翅膀,也无法逃出生天。

  等到下了轿,迎娣两手抱着包袱,感觉到背脊一阵发冷,整座宅院笼罩着比上回来时还要明显的阴气,让她不由得打了几个哆嗦。

  不要胡思乱想!她在心里对自己斥道。

  之后,迎娣跟着王有衡来到花厅,就见王家老太太脸上挂着笑意,目光也异常清亮,看来已经恭候多时。

  老太太扶着座椅把手起身。“你总算是来了!”

  “是,让您久等了,嫁衣就在这儿。”迎娣见她紧盯着自己的眼神,总觉得令人发冷。

  就在这当口,一名神情木然的婢女将刚泡好的茶放在几上。

  “请用茶!”老太太伸手接过包袱,招呼她坐下。

  迎娣心里只想快点回家,但又不好拂逆人家的好意,只能端起茶碗,却没看到王有衡试图阻止,才喝了几口,不禁蹙起眉,总觉得这茶有些苦,心想应该不是茶叶不好,毕竟王家能买得起最好最贵的茶叶,恐怕是泡茶的过程没有拿捏好。

  “是不是味道不好?”就因为蒙汗药带有苦味,担心迎娣怀疑里头掺了什么,不肯再喝,老太太连忙问道:“可能是茶叶放得太多,我让人重泡……”

  “不用麻烦了。”迎娣客套地回道。

  老太太见她没有起疑,才放心地打开包袱,拿出里头的大红嫁衣,前后审视一番,跟着赞不绝口。

  “不只针脚缝得密,布料上头的绣工也不输给那些经验丰富的绣娘,真的要谢谢你,你是咱们王家的大恩人。”她感激地说道。

  见对方满意,迎娣也松了口气。“是您不嫌弃。”

  “可不要跟我客气……”老太太又说。

  迎娣心想既然东西送到了,应该可以开口告辞。

  “那么我就……”当她搁下茶碗,站起身来,说了几个字,眼前突然一片天旋地转,连站都站不稳。“我……”

  眼看掺进茶汤中的蒙汗药生效,老太太已然收起笑脸,目光阴冷地瞪着迎娣,像是在看仇人似的。

  “我……”迎娣看着五官变得扭曲狰狞的老太太,又看向脸孔愈来愈模糊的王有衡,试图要跟他求救。“六、六少……”

  迎娣来不及把话说完,意识已经完全涣散,若不是两名婢女及时架住她,膝盖和额头已经直接撞上石板地了。

  “把她扶进去!”老太太的声音冷得像冰。

  两名婢女立刻架着迎娣往后院走。

  看着这一幕,王有衡代为求情。“祖母,这不关她的事……”

  “你给我闭嘴!”她冷声斥道。

  他咬了咬牙。“五哥的死根本与她无关……”

  “如果三年前这个贱丫头就答应咱们王家的婚事,嫁给你五哥的话,他也不会同样得了这种莫名其妙的怪病,不会忽然无法走路,接着连拿起笔写字的力气也没有,甚至无法说话,只能躺在床上让人伺候。原以为只要让他们拜堂完婚,有个旺夫益子的好媳妇带来福气,身子肯定会慢慢好起来的,谁知道……他还是丢下我这个祖母走了……就差这么一天……”老太太哭得老泪纵横,接着眼神狂乱,就像是发疯了似的。

  王有衡苦口婆心地劝道:“柳瞎子根本是胡诌的,他如果真的可以铁口直断,为何没有算出五哥昨天会死?他不是说三个月之内,只要找到新娘子,再穿上亲手缝制的嫁衣进门就有救了,可是才不过两个月……”

  “你懂什么?!”老太太怒斥。“这一切都要怪那个贱丫头!全都是她的错!是她不识抬举!是咱们王家不嫌弃她嫁过人,让她来陪葬,她应该感激才对,这么一来,就可以破除诅咒,我那几个宝贝曾孙才不会跟他们的爹一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