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六月初,天气炎热干燥。

  申时时分,迎娣依旧坐在土炕上穿针引线,就听到丑娃和铁蛋在外头嚷着“大姊夫来了”,如今他们已经不再叫他“坏人”,她不禁轻笑出声,看来常永瞻的表现已经得到认同和肯定了。

  “阿娣!”随着叫唤,高大身影已经跨进门来。

  她抬起螓首,盈盈一笑。“相公!”

  “我把大夫带来了,你快去田里把岳母请回来。”常永瞻催道。

  “大夫?”她愣了愣。

  常永瞻一面说着,一面同她往外走。“我想到之前听你说过岳母的身子不好,等拿到王家的谢礼,就可以抓药来吃,我想着有病还是要先给大夫看过比较妥当,免得耽误病情,所以就把人带来了……这位就是周大夫。”

  只见大门外头,周大夫动作缓慢地从马车上下来,虽然这段路程不算远,但还是禁不起颠簸,一身的老骨头都快散了。

  “有劳周大夫!”迎娣喜出望外地说。

  周大夫抹了下额头的汗。“好说!”

  “相公,我这就去请娘回来,就麻烦你招呼周大夫……”话声方落,她也顾不得会不会失礼,迫不及待地往田里去了。

  丑娃和铁蛋也跟在后头跑。

  于是,常永瞻请周大夫到屋里稍坐片刻,二娃见到大姊夫带了客人来,赶紧奉茶,得知客人的身分后,她的脑筋也动得快,立刻去隔壁把年迈的伯婆拉过来,想到伯婆不只重听,还有胸口疼痛的毛病,可以顺便把个脉。

  “……咱们村子里唯一的大夫就是见钱眼开,只要付不出诊金来,就别想请他来看病,小病还可以,大病却是怎么也治不好,所以就算身子真的哪儿不舒服,也不想找他。”二娃气闷地说。

  常永瞻点了点头,有这种无良大夫,也难怪迎娣打算直接抓药来吃就好。“周大夫现在正好在这儿,不如请他看一下,诊金由我来付。”

  “谢谢大姊夫!”她开心地说。

  待周大夫帮伯婆把过了脉,马上开了药方子。“这种心气厥痛的毛病是寒邪上犯、阴阳相争,要慢慢调养,急不得,先服个三帖药看看。”

  二娃接过药方子。“多谢大夫!”

  过没多久,迎娣已经带回不明就里的母亲,好让周大夫把脉,邱氏这才明白女儿早就看出自己有头痛的毛病,也就接受她和女婿的这片孝心。

  “这是操烦太过,肝阳上升,起因于火,所以切记要放宽心,不要太过烦恼,否则用再好的药材也是枉然……”周大夫不忘叮嘱地说。“只要服个两帖药,头痛的症状应该就会慢慢减轻了。”

  邱氏频频道谢。“多谢大夫!”

  得知母亲的病情不算严重,迎娣心头的大石也才落下。

  不久之后,陈家的亲戚从田里回来,平时他们舍不得花钱看大夫,总是忍着病痛,索性轮流让周大夫把脉,等全都看过一回,天都已经黑了。

  就这样,常永瞻和周大夫在众人热情的挽留之下,决定住上一晚,陈家的人为了报答,更准备了比平日还要丰盛的面食来招待。

  在笑声中,宾主尽欢。

  直到夜深了,周大夫被请到伯婆他们的屋子里去,而原本和迎娣一块儿睡的二娃和丑娃也被母亲带走,好让夫妻俩同寝。

  “可是……”迎娣没想到母亲会做这种安排,脸红到快烧起来。

  邱氏拍了拍女儿的手背。“你们是夫妻,本来就该睡在一块儿。”

  “娘!”见母亲转身出去,她更是不知所措。

  过了一会儿,常永瞻表情不大自在地进来了,并顺手带上门。

  “岳母要我……今晚睡在这儿。”他清了下嗓子说。

  迎娣坐在土炕上,一张圆脸红通通的。“嗯。”

  见她面色紧张,常永瞻也不禁有些窘迫。“你别怕,我什么都不会做的。”若她不想圆房,他当然不会勉强。

  “我不是怕……”迎娣一脸羞赧。“对于圆房之事,我已经事先请教过大嫂,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只是……”

  听迎娣这么说,常永瞻也就放心地挨着她坐下。“只是什么?”

  “相公……真的喜欢我吗?”她总想要听这个男人亲口说出来,生怕他只不过是被自己的努力和心意所感动而已。

  见她满脸期待,但又唯恐再次受到伤害的忐忑表情,常永瞻知道全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就是因为从来不曾为他人设想过,也不在乎会不会伤了人,彼此之间才会缺乏信任。

  “在感情方面,我比不上你用心,也没有你坦率,更不懂得爱人,尤其是在外头这三年,根本不曾想过跟你之间的事,既不沈稳,也不成熟,又自恃甚高,并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才会伤透你的心,让你连常家四房二奶奶的头衔也不稀罕,这全是我咎由自取。”

  他必须说些什么,好让迎娣能够安心和信赖。“可是这段日子下来,我已经喜欢上和你相处的感觉,很轻松自在,不需要像在外头谈生意,得要尔虞我诈,也喜欢你对着我笑的样子,心窝总是暖暖的,每回前脚才刚离开梧桐村,后脚就已经开始想念你了,也喜欢听你的弟弟妹妹叫我一声大姊夫,甚至想象着三十年后,咱们老了,头发都白了,又会是什么样的光景,这在以前根本不可能……”

  迎娣安静地听着,表情动容,最后一丝疑虑也消失了。

  “我不禁要问这是否就是喜欢,是否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感情,如果不是,那么又是什么?”常永瞻一向自认聪明过人,笨拙这两个字绝不会用在他身上,但如今也不得不承认。

  她将螓首倚向常永瞻的肩头。“有这些话就够了……”

  不需要甜言蜜语,更不需要指天立誓,迎娣相信他是真心喜欢自己的。

  常永瞻不禁自嘲地说:“从小到大,我要什么就有什么,却从来没人教过我如何珍惜别人的付出和用心,现在学应该还来得及吧。”

  “当然来得及。”她用力颔首。

  他握住迎娣的手。“我学得很慢……”

  “只要肯学就好了。”迎娣回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