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这也只能怪我的命格,不过若能帮上人家的忙,又有什么不好?再说王家还答应付二十两银子当谢礼,这笔钱可以让家里的日子过好一点,况且娘最近身子不大好,也能抓药来吃。”为了母亲和弟弟妹妹,只要自己能做的,她就会拚命去做。

  这的确像是迎娣会做的事,为了家人,不在乎委屈,也不怕辛苦,常永瞻能够理解,但感情上无法接受。

  “我不答应就是不答应!”他觉得胸口快炸开了,这种滋味还是头一遭。

  迎娣脾气再好,也快发火了。“为什么?”

  “因为……因为……”常永瞻喉头像有什么梗住似的,碍于自尊和面子,就是说不出来。这要他怎么开口?自己居然会如此在意,很想把迎娣藏在深宅大院中,不让外头的男人瞧见。

  迎娣执意要问个明白。“因为什么?”

  “因为……”他一脸困窘。“因为我吃醋!”

  常永瞻从没想过吃醋这种事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原来他也跟普通男人一样会感到嫉妒、吃味,方才还差点跳下马车,朝那位王家的六少爷挥拳,要对方离迎娣远一点,不准再接近她半步。

  他也是个普通男人,遇上感情的事,也会乱了方寸。

  “吃醋?”迎娣顿时忘记生气,怔怔地瞪着眼前的男人。

  “你是我的妻子!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常永瞻不由得冲口而出。“我不许你跟别的男人说话,不许对着他们笑!”

  吼完,他这才醒悟到自己都说了些什么,不禁俊脸通红,尴尬与窘迫都不足以形容此刻的心情。

  迎娣没想到有机会瞧见常永瞻又羞又窘的表情,想不到这个男人也会有手足无措的时候,圆润的脸蛋也跟着染上一片红霞,于是小心翼翼地开口,就怕是会错了意。“相公这是在吃王家六少爷的醋?”

  “没错!”常永瞻心想既然都说了,也就大方地承认。“除了我,不许你看别的男人或跟别的男人说话,甚至对他们笑。”

  迎娣收起笑脸,瞪着他看。“相公是在怀疑我?”

  “当然不是,我只是不相信那位王家六少爷,他看你的眼光不一样。”他可以很肯定地说。

  她这才咬住下唇,忍着笑,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欢喜。

  “相公多心了!”迎娣自认不是个美人,出身也不好,最重要的是已经缘琢人妇,有哪个男人会看上自己。“只要相公一天不休了我,我便是常家的媳妇,从来没有忘记过,何况……我只喜欢相公一个人。”

  常永瞻整个心都软了,哪还顾得吃什么醋,伸手便握住她的小手。“我以为你已经决定不喜欢我了?”

  “喜欢了三年,哪能说不喜欢就不喜欢……”她的脸更红了,不过没有挣开,而是由着他握着。“只是我不想勉强相公,若相公真有中意的对象,我也愿意成全。”

  “你真傻!”其实她仍然是三年前那个为了讨好自己,为他缝制新鞋,为他洗手做羹汤,就算是遭到冷眼对待,也毫不气馁的小丫头。

  想到迎娣为了他,努力扮演好常家媳妇的角色,还为了他,拚命学会读书识字,痴痴等着他回来。

  他是被迎娣这份心意给感动了!

  就算有更门当户对的对象,也比不上她对自己的心意。

  “我是个自私的男人,一直以来眼中只有自己,不希望有人碍我的事,挡我的路。当年被迫娶你,一个尚未及笄的小丫头,便在心里想着,能把你当做妹妹看待,就应该满足了,别要求太多……”常永瞻很了解自己,只是不肯承认竟会是这般傲慢,甚至还有些瞧不起迎娣,不禁感到汗颜。

  “可是经过三年,你长大了,也懂事了,不只尽到常家媳妇的责任,做得还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让我开始迷惑,原以为你还会像以前一样,跟在我后头,期待我看你一眼、夸你一句,想不到却是主动求去,这就像是一记当头棒喝,也打醒了我的自以为是……”说到这里,他用力喘了口气。“阿娣,我不要求你现在就跟我回常家,只希望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迎娣眼圈红红的。“好。”

  听她答应得这么快,也不懂得刁难,好乘机报复一下,常永瞻不禁咧开嘴角,笑她应该要更有心机才对,不过这么一来,就不是他的阿娣了。

  “这次换我等你。”她等了三年,也该轮到自己回报。

  她以为没机会听到这些话,都快死心了。

  “……好。”迎娣吸了吸气。

  常永瞻这才将她揽进怀中,紧紧地抱住娇小柔软的身子,这是他们成亲以来,头一回有如此亲密的举动,如此贴近彼此。

  “那……相公也答应让我帮王家缝制嫁衣了?”偎在男性宽阔的胸膛上,纵然脸红心跳,羞赧不已,但还是保有一丝理智,回到最现实的问题。

  常永瞻表情一僵,垂眸看着迎娣满是期待的双眼,最后咬牙同意。

  “……下回若又要上王家去,还是请他们派婢女接送,不须烦劳六少爷亲自出马。”常永瞻话中听得出酸味。

  迎娣噗哧一笑。“是,相公,我会跟王家的人说的。”

  “你在笑我?”他眯起眼问。

  她掩口直笑。“没有……”

  “真的没有吗?”常永瞻佯哼一声。“让我看看……”

  “真的没有……”

  常永瞻要拿开她捂住红唇的小手,迎娣自然不肯,拚命闪躲,就这么吐出一声惊呼,双双倒向靠墙的土炕。

  “阿娣……”他喉结上下滚动,因为动情,嗓音有些哑。

  被覆在男性身躯下方的迎娣不由得娇颤一下,若不是当年自己还小,两人早就圆房了,说不定还已经有了孩子,如今身子相迭,体热与气息相融,再不解人事,也明白代表着什么。

  常永瞻俯下头,吻住早已把手心移开的唇瓣,舌头探进口腔,不时逗弄着迎娣的舌尖,惹得她身子跟着发热。

  “相公……”小手攥着他的袖子,总觉得地点和时机不宜,但又无法抗拒。

  这副欲拒还迎的模样,更加撩拨男人的情欲,常永瞻情不自禁地将手掌揉向她的胸口,也忘了这是什么地方。

  就在欲火燃烧之际,天外飞来一颗铁蛋,跳到他背上乱打。

  “不要欺负我大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