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见迎娣神情不安,老太太以为她是在担忧,便以过来人的经验开口安抚。“男人在外头经商,整整离开三年,两人都见不到一面,就算是夫妻,想法一定会有所不同,做丈夫的应该体谅,做妻子的更应该包容才是。”

  迎娣受教地回道:“您说的是。”

  “若常家不懂得珍惜,那也是他们的损失……真是可怜的孩子,当初你要是嫁进咱们王家,那该有多好。”老太太不由得为她打抱不平。

  迎娣也不知该说什么,便跟对方道了声谢,打算告辞。“那我先回去了。”

  “我让人送你一程。”老太太笑吟吟地起身。

  她福了个身,踏出花厅,人就站在大太阳底下,却不觉得热,一阵阵沁骨的阴气从脚底窜起,令人只想快点离开这座王家大院。

  午时过后,常永瞻乘坐马车,再次来到梧桐村。

  负责驾车的还是虎子,他握紧缰绳,让马车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往前走。

  在快接近陈家的时候,常永瞻注意到大门外头停了顶轿子,一名年轻男子掀起轿帘,让轿里的人下来,赫然就是迎娣,两人就站在大门口,肆无忌惮地有说有笑,让他眉峰不由得紧拢,胸口有股不知名的酸味在翻滚。

  这个男人是谁?

  迎娣又是何时认识对方的?

  他们在聊些什么?又在笑什么?

  难道她忘了自己早已嫁人,应该谨守礼教和分寸吗?

  待对方拱手告辞,和轿子一起离去,正好和马车擦肩而过,常永瞻忍不住多看两眼,好记住他的长相。

  迎娣是他的妻子,谁也不准觊觎!

  原本要走进大门的迎娣瞥见一辆马车过来,待她认出驾车的人是谁,再往他身后一看,见常永瞻就坐在篷车内,便站在原地等候。

  虎子将马车停下来,叫了一声二奶奶。

  “你来了!”她朝从马车上下来的常永瞻哂道。

  他口气有些暴躁。“我不该来吗?”

  见他脸色和口气都不大好,迎娣愣了下。“相公怎么了?”

  “刚刚那个男人是谁?我见你从轿子上下来,你们上哪儿去了?”常永瞻大声质问,活像抓到妻户与畀人通奸的丈夫,整个醋劲大发。

  迎娣定定地看着他,心想自己又没做错事,大可理直气壮。

  “他是王家的六少爷,奉了祖母之命,前来请我帮忙,我便跟他走了一趟,直到方才又用轿子送我回来。”

  他听了之后,口气并没有多大改善。“找你帮什么忙?”

  “王家请我帮忙缝制一件嫁衣……”迎娣认为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只因为王家老太太知道我的命格能够旺夫益子,若能穿上我亲手缝制的嫁衣,说不定能让未来的孙媳妇沾上一些福气,所以六少爷才会亲自来请我过府一趟。”

  常永瞻斜睨一眼。“就只有这样?”

  “是。”她正色地说。

  他看得出迎娣没有说谎,但还是很不高兴。“你们方才在大门口有说有笑的,看在别人眼底,成何体统?”

  “我和六少爷清清白白的,不怕别人看到。”迎娣昂起下巴回道。

  “你还对他笑!”常永瞻指控。

  迎娣怒瞪着他。“我没有!”

  “有!”

  “没有!”她两手叉在腰上,也吼回去。

  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分明就有!”

  “我天生就长得笑脸迎人,这一点还请相公见谅!”迎娣把头一甩,转身走进大门,不想理踩他。

  “大姊回来了!”二娃他们跑过来围着她。

  看见弟弟妹妹,她脸上盈满笑意。“你们有没有乖乖听伯婆的话?”

  “有!”三个孩子大声地回道。

  接着,迎娣又去跟正在喂鸡的伯婆说一声,让她知道自己回来了。

  常永瞻跟在她后头,一直在找机会开口,偏偏小舅子和小姨子缠着迎娣不放,让他根本插不上口。

  “我有话要跟你说!”他咬牙切齿地看着她。

  她敛起笑靥。“相公请说。”

  “只有我和你两个人,到屋里说话。”语毕,常永瞻就率先走进房里,就不信她不跟进来。

  迎娣轻叹一声,让二娃他们在外头玩,便也进房去了。

  “六少爷只是感谢我答应帮忙,让他的兄长能够顺利完婚,我便回了一句不客气,很高兴能帮得上忙,也不过如此,何来的有说有笑?一定是相公看错了。”为了解开误会,她还是捺着性子解释。

  常永瞻用眼神和口气施压。“总之以后不许再见他!”

  “我已经答应王家缝制嫁衣了,还是有可能会再见到这位六少爷,这不是我能决定的。”迎娣试着说之以理。

  常永瞻一脸没好气。“他们王家的事,为何非要找你帮忙不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