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他不是个多情之人,甚至认为一个大男人不该把太多心思和时间浪费在情爱上头,娶妻纳妾也不过是为了传宗接代,其实真是如此吗?也许他只是害怕交出自己的心罢了。

  原来他是这般胆小怯懦,而且自私自利,一直以来只想到自己,不敢跟迎娣当面说清楚,面对内心真实的感情。

  “咿呀……”小馒头发出不明的声音。

  儿子的声音把常永瞻的心思拉了回来,他顺着小小指头比的方向,看到过世兄长的女儿一个人在院子里玩。“满儿!”

  满儿听到叫声,回过头,见到是他,转身就要走。

  “满儿!”他又叫了一声。“没听到二叔在叫你吗?”

  她只好气嘟嘟地走过来,像在生闷气似的。

  “谁惹你生气了?”

  闻言,满儿眼眶倏地一红。“二叔把二婶气回娘家,她不会再回来了,所以我讨厌二叔……”

  常永瞻倒不知她跟迎娣的感情这么要好。“你二婶只是暂时搬回娘家去住,还是会回来的,不要担心。”

  “是真的吗?二叔没有骗我?”她仰着头问。

  他很肯定地说:“当然没有骗你了!”

  满儿这才破涕为笑。“那么二叔赶快去接二婶回来,不然娘连说话的伴都没有,一个人好寂寞。”

  “你去跟你娘说,你二婶再过一阵子就会回来,请她再等等。”原来迎娣和大嫂也如此亲近,妯娌之间相处得融洽,在常家并不多见。

  “好。”她笑嘻嘻地说。

  这时,小馒头拉扯着堂姊的袖子,想要吸引她的注意。

  “小馒头想要你陪他玩。”常永瞻笑说。

  她摇头。“不行,奶奶会生气的。”

  “为什么会生气?”

  满儿还记得上次的教训,小小的心灵受到很大的伤害。“她会以为我欺负小馒头,一定又会骂我,所以我不能陪他玩。”

  “要是奶奶问起了,就说是我答应的。”他轻拍了下侄女的头。“二叔相信你不会欺负弟弟的。”

  “我当然不会欺负弟弟!”话才说着,满儿便牵起小馒头,要向奶奶证明自己的清白。“姊姊陪你玩,不会打你……”

  常永瞻回头觑了眼跟在他们后头的奶娘,要她好好看着两个孩子,心思又不由自主地飘到迎娣身上。

  身为常家人,他早就习惯人前是一套、人后又是一套的嘴脸,就连亲兄弟之间也不见得能够信任,更别说谁对谁是真心无私,可是他在迎娣身上看到了最单纯的感情,以及对家人最纯粹地付出。

  他多希望一辈子都能看到迎娣脸上锭放出真心的笑靥,而且只对自己笑……这种独占欲可是从未有过,让常永瞻不禁怔住了,心底好像有某种感情在不知不觉地滋长。

  这天,接近中午,迎娣蒸好了一笼馒头,正打算送去田里给大家吃,就听见外头传来伯婆的叫声。

  “阿娣!阿娣!”

  她以为出了什么事,急忙跑出去。“伯婆怎么了?”

  “你快过来!”满头银发的伯婆有着重听的老毛病,她朝迎娣招了招手。“我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

  只见院子里站了位约莫十八、九岁的年轻男子,身形修长,外表斯文,像个读书人,一看便知出身良好,不过迎娣从来没见过。

  年轻男子身旁的家仆开口介绍道:“这位是咱们王家的六少爷。”

  “王家?”她怔了怔,心想该不会是那个王家?

  家仆又续道:“就是位在南郊的王家。”

  果然没错。“请问有事吗?”

  只要提到王家,住在梧桐村的村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们不只是村里最有钱的大户人家,还拥有好几座煤矿山,几代以来都是靠开采煤炭致富,私底下大家都称呼那座宅子叫做王家大院。

  不过最让大家津津乐道的还是王家的诅咒,听说王老爷夫妇生前所生的几个儿子,个个都活不过三十岁,不是意外身亡,就是染上怪病,媳妇一个个年纪轻轻的就当上寡妇,幸好还留下子嗣,才能延续王家的香火,村民们私下都在议论纷纷,有人说是祖坟风水不好,也有人认为是王家人做事太过苛刻、死爱钱,才会有这种报应,不过真正的原因没人知道。

  王有衡见她气质与一般农妇不同,拱手请教。“敢问可是常家四房二奶奶?”

  “正是。”她看着眼前的王家六少爷,想起十二岁那年,王家的四少爷横死在外地,当棺木一路运回山西,听长辈们说起当时场面非常凄凉,毕竟连续死了好几个男丁,诅咒之说更是甚嚣尘上。

  而后来王家知道她有旺夫益子命格之后,还曾到家里来提过亲。

  王有衡谦恭有礼地说:“家祖母听说二奶奶最近回娘家来住,有一事相求,若是方便的话,能否随某返家一趟?”

  “这……”迎娣为难地看着他。

  “某知道这个要求过于唐突,但家祖母身子欠安,不便外出,不得不烦劳二奶奶走这一趟。”王有衡用饱含歉意的口气说道。

  伯婆在一旁看着,不禁开口问道:“阿娣,他是谁?”

  “他是王家大院的六少爷……”她附在伯婆耳边,大声地说明对方的身分,直到老人家听得分明。

  “六少爷找我家阿娣做什么?”伯婆也大着嗓门问道。

  于是,王有衡道出今天的来意。“因为家兄再过不久即将娶妻,这桩亲事之前就订下,谁知新娘子的八字与家兄不合,可又不得毁婚,婚期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于是家祖母请教了几位算命先生,都说只要请来一位天生旺夫益子相的女子亲手缝制嫁衣,再请新娘子在成亲当天穿上,就能沾一沾福气,将来也可以让丈夫事业有成,多子多孙。”

  她苦笑了下。“原来是这么回事……”想不到自己的命格还有这种用处。“那么六少爷口中的兄长,指的是五少爷?”

  “是,由于上头几位兄长只剩下五哥尚在人世,家祖母也就特别重视,希望用这桩婚事来冲喜,说不定王家从此就能平平安安,家祖母以前就知道二奶奶是天生旺夫益子相,这几天正在烦恼着,不知该如何跟常家开口,恰巧得知二奶奶搬回娘家来住,才会命某前来……”他拱手一揖,可说是诚意十足。“待嫁衣缝制完成,家祖母也允诺会以二十两银子做为答谢。”

  二十两?迎娣心头马上动摇了,这笔银子对王家来说只不过是九牛一毛,但可以帮助家里。

  “若真有用,我自然愿意帮忙。”只不过是缝件嫁衣,加上她跟着大嫂学了三年的刺绣,应该难不倒她,迎娣也就毫不考虑地答应了。

  王有衡又惊又喜。“轿子就在大门外头,还请随某回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