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这是两回事,不能混为一谈。爹娘辛辛苦苦把你扶养长大,无非是希望后半辈子能有个依靠,等再过几年,你也该娶妻了,有了孩子,肩头上的担子更重,你也知道,咱们家种的玉米卖得再好,顶多是不会挨饿,却存不了银子……铁柱,你可是家中长子,大家都要靠你,要想清楚才行。”

  “可我若是走了,就没有人帮娘……”

  迎娣莞尔一笑。“还有我,你别小看大姊,大姊可是从小跟着爹下田,虽然力气没你大,不过懂得比你多。”

  “娘也希望我去吗?”铁柱问着母亲。

  邱氏颔了下首。“如果你大姊夫愿意安排你到票号里头做事,我当然希望你去,田里的事你就不用担心了。”

  “让我想一想。”他从没离开过家,有些害怕,也不大想接受常家的恩惠,但母亲和大姊说的也没错。

  见铁柱转头出去了,邱氏才看着坐在身边的女儿。“还以为女婿是亲自送休书来给你,假若他对你真有心,你也别太固执,还是跟他回常家去吧。”

  “现在还不成。”除了家里的状况让她不放心,迎娣也想知道相公对自己的想法是否有可能会改变,他让她苦等了三年,这回得轮到他等了。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她轻摇螓首。“我也不清楚。”

  “唉!”邱氏叹了口气,明白这个女儿责任感重,即便嫁了人,还是处处为娘家着想,一旦决定的事,就很难更改。“娘还挺得住,用不着操心。”

  迎娣不说话,只是握着母亲的手。

  * * *

  半个月后,常永瞻从位在平遥县的总号回来,一回家便立刻来到父亲的书房,将这几天查帐的结果一一向他禀明。

  “……大账房承认挪用了一部分的银子,然后又在账面上作假,不过我怀疑他只是替人顶罪。”若不是父亲拜托,常永瞻根本不想管这件事,免得母亲顺势要他留在山西,尽管这段日子可以把“大盛魁号”交给信任的手下,但也不能都不回去。

  “刘启在总号担任大账房也将近二十年,我还是不敢相信他会背叛常家,如果就像你说的,那他究竟是替谁顶罪?”虽然三千两的银子动摇不了常家,但也是笔不小的数目,常四爷当然要追根究柢了。

  他沈吟了下。“爹和大伯父已经不大管事,这两年都由大房的几个堂兄负责,自然脱不了干系,问题是要有证据……”

  “我就说一定是大房搞的鬼,你们还不信,果然被我猜中了。”四太太抱着小馒头进来,正好听到父子俩的对话,悻悻然地说。

  “娘。”常永瞻起身见礼。

  四太太应了一声,然后在圈椅上坐下,虽然身旁还跟着请来的奶娘,但她依旧坚持要自己抱着孙子。

  “大嫂老是一副她很会教养孩子的模样,可是生出来的几个儿子,又有哪一个是真的有出息?依我来看,她那个庶子都比嫡子更让常家有面子。不过咱们永瞻还真能干,一下子就从账面上揪出有鬼。”

  “你可别在大嫂面前说这些话。”常四爷警告地说。

  她愈说愈是洋洋得意。“我自然不会当着大嫂的面说了,但是任谁都会这么想,多亏了永瞻,否则不知会被私吞多少银子。”

  常四爷吩咐儿子。“你大伯父那儿我会去说,目前就先暗中调查。”

  “是。”常永瞻回了一声,然后看向小馒头,父子俩已经有好几天没见面,于是他把儿子从母亲手上接过来,放在地上。

  小馒头好久没有下地走路,露出不安的表情。

  “万一跌倒摔伤怎么办?”当奶奶的可心疼了。

  常永瞻可不希望儿子被宠得一无是处。“老是抱着他,连路都走不稳,还是让他自己来……”见小馒头开始摇摇晃晃地到处走动,又好奇地东摸摸西摸摸,这才义落坐。“既然请了奶娘,就交给她来带,娘别累着了。”

  “有孙子抱,娘一点都不累。”四太太看着小馒头,愈看愈可爱。

  “媳妇的事你打算怎么办?”常四爷两眼也盯着孙子,嘴巴询问儿子。

  四太太立刻抢在儿子之前开口。“原以为她回娘家住个两天就会乖乖回来了,没想到半个月都过去了,还是不见人影,难不成要我这个婆母亲自去求她吗?她也不想想自己的出身,还摆什么架子……”

  “这件事我会处理。”常永瞻不悦地打断母亲。

  她佯叹了口气。“娘也知道不该逼你,但是大家都在问你们什么时候才要圆房,娘都不知该怎么回答了。”

  “就说阿娣回娘家探望母亲,过一阵子就会回来。”他们夫妻何时圆房,与其他人何干?“如今岳父过世,岳母一个人要下田,还得带孩子,她又是个孝顺的女儿,会担心也是应该的。”

  “她已经嫁进常家,就是常家的人,哪还管得了娘家的死活?”四太太口气不满地回道。

  常永瞻嘲弄地觑了下母亲。“如果是舅舅他们有事来求娘,娘也不帮吗?”

  “那……那不一样。”她登时语塞。“永瞻,你是怎么了?居然站在她那一边,开始替她说话了?”

  他也渐渐察觉到自己内心的变化,无法忍受母亲对迎娣有只字词组的指责。

  “阿娣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我不该站在她那一边,替她说话吗?别忘了她也是爹娘用三媒六聘娶来的媳妇,就该好好对待。”

  四太太顿时辞穷,无法反驳他的话。

  “我和阿娣之间的事,爹娘就别管了。”见小馒头往门口走去,常永瞻跟着起身,朝父母拱手一揖。“我先下去了!”

  只见小馒头扶着门框,踩在门坎上,但又不禁有些恐惧,便把小脚缩回去,他上前牵起儿子的手,跨过这一道关卡。

  “好,自己走!”他放开儿子的小手。

  小馒头继续摇摇晃晃地前进。

  虽然跟在儿子身后,常永瞻的心思却不禁飘到此时人在梧桐村的迎娣身上,因为这几天忙着对帐、抓内鬼,所以铁柱的事尚未做好安排,他打算明后天再去一趟总号。

  原本以为心态上跟三年前没什么两样,却没想到三年后再次见面,会出现巨大的转变。

  这还是生平头一遭,常永瞻摸不清自己的心,如果真的不再当她是妹妹,而是一个女人,应该是件好事,就算两人真要圆房,也不会显得尴尬,可那天为何落荒而逃?他在害怕什么?

  难不成……他是害怕动心?害怕真的喜欢上一个人?

  常永瞻不禁想到小馒头的生母玉莲,她是在旅途中遇到的孤女,差点遭到歹人轻薄,又因为无处可去,加上为了报恩,便自愿留下来伺候,最后收她进房,他待她好,却从未认真想过喜不喜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