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可是……”

  “当年的确是被爹娘逼着娶你进门,一个尚未及笄的小丫头,真的很难把你看做女人,甚至产生一丝男女之情,只好当成妹妹,否则还真不知该如何相处,但我可以对天发誓,从来没有讨厌过你……”

  接着,他又正色地说:“这是真的,我没有骗你!”

  闻言,迎娣心中不由得燃起一丝希望。

  或许真像常永瞻所说的,当年的她不过是个不懂事的黄毛丫头,真的很难用看女人的眼光来对待,那么现在呢?她已经十六岁,不再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相公是否会改变想法?

  “我看得出你很担心娘家的人,如果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好让你安心地跟我回常家,但说无妨。”常永瞻沈吟了下。“若要的是金钱上的资助,我会想想看有什么办法可行。”

  迎娣用力摇头。“我娘不会收的。”就算他们陈家再穷,也是有骨气的,不能平白无故地接受常家的银子。

  “那么我能帮什么忙?”他皱起眉头问。

  她轻咬了下唇,有些犹豫,就怕这个请求太过强人所难。

  “我不希望铁柱和铁蛋将来长大跟我爹一样辛苦,要天天下田干活,最后积劳成疾,不到四十岁就走了,相公如果……”迎娣呐呐地说道。“呃,如果可以安排铁柱到票号里头做事,我不敢要求太多,就算只是烧水、扫地的粗活也好,他从小头脑灵活,力气也很大,一定可以胜任的。”

  常永瞻倒是觉得可行。“我会跟总号的大账房说,请他安插一个位置,若只是打杂的工作,应该不会有问题。”

  “多谢相公!”迎娣不禁喜极而泣。

  他很清楚常家有多少姻亲巴望着有机会进到各地的票号里头做事,也常听爹抱怨过那些人太贪心,而这次只不过是安插个打杂的位置,对常永瞻来说,是件举手之劳的小事,却可以让她这么高兴,好像自己施予了多大的恩惠。

  “这点小事不算什么。”今天这一趟,让常永瞻见识到她爱护弟妹的一面,为何自己三年前没有发现呢?

  不!其实是他故意忽视,因为当初是被迫迎娶,内心深处还是相当排斥这门亲事,更是瞧不起她,心想就凭一个农家出身的小丫头,能成为常家的媳妇,就该感谢老天爷,要不是王半仙说她是旺夫益子相,根本连想都别想,更不该奢求太多,常家人的傲慢和自大表露无遗,只是一直不肯承认罢了。

  迎娣有些过意不去。“希望不会让相公为难,若真的不成,就不要勉强,我再另外想办法。”

  “要是连这一点小事都帮不了,我就不叫常永瞻。”他的口气很大,但自信的表情更添男性魅力。

  她露出羞怯腼腆的笑靥。“多谢相公!”

  常永瞻被这抹笑靥给怔了下,心头好像被羽毛搔过,顿时有些痒痒的,很想伸手去抓。其实迎娣跟他见过的女子相比,既不美艳动人,也不算清丽脱俗,就像路边的花儿,不需特别照料,便能自然地成长,有着属于自己的魅力。他看着面前这张圆润可人的脸庞,上头点缀着两片散发出自然色泽的小巧红唇,突然很想伸手摸摸看是否真的很柔软……

  而他也真的伸出手,抚过那两片柔嫩的唇瓣。

  “相、相公?”迎娣满脸通红。

  他这才像是被滚水烫到似的,把手缩回去。

  自己究竟怎么了?

  一直以为只当迎娣是妹妹,可对妹妹会有这种举动吗?

  此刻的他,真的只把她当做妹妹看待吗?

  “……你方才说了什么?”常永瞻清了下嗓子。

  迎娣脸上的红晕尚未褪尽,连嗓音都有些羞窘。“我是说等我娘回来之后,会跟她提这件事,一切就有劳相公了。”相信母亲也会赞成她这么做的,这也是为了铁柱的将来着想。

  “呃,好。”说完,常永瞻有些狼狈地往外走,两人在名分上虽是夫妻,不过他从来没有想过会对迎娣产生一丝欲望,显然也被方才的反应吓到了。

  待他走到大门外,便像是逃难似的,跳上停在外头的马车,连看都不敢看迎娣一眼。

  直到马车渐行渐远,迎娣还站在原地,用指腹轻触着方才被他摸过的唇瓣,有些困惑,还有些羞涩,虽然不甚明白其中的意义,不过想到常永瞻方才盯着自己的眼神就像灶火那般灼热,忍不住脸红心跳。

  待她走进屋里,二娃一见到她,便担忧地问道:“大姊的脸红红的,是不是生病了?”

  她连忙把还搁在唇瓣上的右手拿开,欲盖弥彰地回道:“大姊没有生病,只是……觉得有点热,脸才会红红的。”

  “不过坏人走了,真是太好了!”铁蛋拍手叫好。

  迎娣失笑。“不许这么说人家!”

  丑娃哼了哼。“他欺负大姊就是坏人!”

  “他没有欺负我……”迎娣很难跟这么小的孩子解释大人的事,只好转移话题。“好了,铁蛋,拿两个馒头去给伯婆吃。”

  铁蛋大声地说:“是,大姊!”

  当天稍晚,太阳西下,邱氏带着长子铁柱跟着陈家其它亲戚一起回到四合院来,迎娣马上端了盆水让他们把脸和手都洗干净。

  吃过剪刀面和烧饼,她才跟母亲和弟弟提起这件事。

  邱氏一脸惊喜。“女婿他真的愿意帮咱们?”其实她跟丈夫都希望两个儿子将来能够有其它出路,像是读书识字,考个功名,或者做一些小生意,不要再靠种玉米维生,真是太辛苦了。

  “他是这么说的。”迎娣颔首。

  可铁柱并不领情。“我不要去!”

  “为什么?”她疑惑地问。

  “因为常家待大姊不好,我才不想靠他们赏饭吃。”铁柱很有志气地说。

  她眼圈泛红,伸手将个头跟自己一样高的大弟拉到身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