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最小的丑娃和铁蛋也立刻伸手抱住最喜欢的姊姊。“不要把大姊带走!”

  常永瞻试着跟几个孩子解释。“你们的大姊已经嫁给我了……”

  “可是你欺负我大姊,就是坏人!”二娃听到婶母她们偷偷在私底下说大姊是被婆家的人欺负,才会搬回来住,所以绝对不能让大姊被带回去。

  丑娃和铁蛋同仇敌忾。“坏人!”

  “不许无礼!”迎娣轻斥。

  三双眼睛还是瞪着常永瞻看。

  迎娣一脸歉然。“他们还小,什么都不懂,请你见谅。”

  看着还很年幼的小舅子和小姨子,脚上穿着粗麻做的草鞋,衣服上还有几处补丁,身为陈家的女婿,却什么忙也没帮,连常永瞻自己也觉得说不过去。

  “我想跟你谈一谈。”就因为这桩亲事不是他心甘情愿的,所以根本不在意岳家的情况,直到这时,才不得不反省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

  她牵动唇角。“我正要送点心到田里给我娘他们吃,不如相公先到家里等,距离不远,我很快就回去了。”

  “我跟你一块儿去,也可以向岳母打声招呼。”常永瞻并不是不懂礼数,只是三年前的他太过年少轻狂,又太目中无人,身为女婿该做的事,一项都没做到。

  “好。”迎娣只好颔首。

  常永瞻回头叮嘱,要虎子在原地等候就好。

  就这样,迎娣又带着弟妹,以及常永瞻往前走了一段路,没过多久,来到一块田,放眼望去,玉米已经长了约莫六寸高,一株株的顶端都冒出玉米穗,大家正忙着授粉,如此一来,玉米才会长得特别大,能卖个好价钱。

  “娘——大哥——”

  二娃他们站在田埂上,朝背对着他们的身影叫唤。

  很快地,常永瞻见到有人一路拨开玉米叶,从里头走出来,是个皮肤晒得有些黑的瘦高少年,一见到他们,便咧开嘴笑了笑,接着是位头上包了块布的中年妇人,两人身上都沾满了泥巴。

  “娘累了吧?”迎娣见到母亲,连忙掏出绢帕帮她擦汗。

  邱氏瞥见长女身旁高大英挺的男子,觉得有几分眼熟。

  “见过岳母!”常永瞻拱手见礼,证实了邱氏的想法。

  她先是愣了下,想着女婿和三年前回门时比起来,真是变了很多,她本能地婿……怎么会到这儿来呢?会把鞋子弄脏的,阿娣,快请他去家里坐。”

  铁柱对他横眉竖眼。“你来做什么?”

  “不可以这么跟人家说话!”邱氏轻斥。

  “无妨。”看来他很不受欢迎。

  迎娣将手上的提篮摆在地上,然后吩咐铁柱。“我做了一些花卷和馒头,你们跟三叔他们趁热拿去吃……”然后又跟母亲说了一声,便向常永瞻点头示意,要他跟着自己走。

  “岳母,那我先走一步。”常永瞻又拱手说道。

  看着大姊带着那个姓常的男人——铁柱可不会承认那是他的大姊夫,便把弟弟妹妹叫过来,要他们去保护大姊,免得被欺负了。

  于是二娃他们马上追过去,各拉着迎娣的一只手,瞪着常永瞻,不让他接近。

  “你们别太失礼了!”迎娣朝弟弟妹妹们笑骂。

  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我要保护大姊!”

  “你们真了不起!”她笑吟吟地说。

  三个孩子被大姊夸奖,都骄傲得不得了。

  于是,由二娃起头,他们开始哼起自己改编的曲子。

  “家住山西平遥梧桐村,陈家庄上有家门……芹菜白菜白水萝卜菜,茄子黄瓜带藕根,辣子韭菜带蒜苔,还有好多玉米……转了东街转西街,我的玉米卖得快,今天卖得好价钱,高高兴兴回家转……”

  他们哼着一遍又一遍,常永瞻也不禁受到感染,差点就跟着哼起来。

  常永瞻看着他们友爱的互动,可见手足之间的感情相当浓厚,再听着迎娣发出的笑声,那么自然率真,不必顾虑身分,也不需要矜持,身为常家的媳妇,是不可能让她这么随兴自在,想到迎娣只是农家的女儿,却要去适应大户人家的生活,一定吃了很多苦头,可他却从来没有在信上关心过一、两句。

  再想到方才见到岳母,在岳父过世之后,一个妇道人家要下田干活,还得带大几个孩子,迎娣想必十分担心,而自己不只在外头有了小妾,还生下庶子,甚至带回家来,让她在心灰意冷之余,不得不主动求去,回到家人身边。

  直到这一刻,常永瞻终于开始明白她所承受的委屈,而自己不但没有体谅以及将心比心,还认为只要道一声歉就够了,难怪迎娣宁可主动求去,也不想与他圆房,成为一对真正的夫妻。

  和等在半路上的虎子会合之后,迎娣又带着他往前走一段路,来到一座窑洞四合院,上头利用天然土壁挖出许多孔,共有上下雨层,可以住上整个家族的人。院子里正晾着衣服,更有几只鸡在跑,还有坐在矮凳上打盹、负责看家的白发老妇,看来其他人都到田里干活去了,四周相当宁静。

  “那是伯婆……”迎娣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轻声介绍。“往这边走!”

  她将常永瞻带进和二娃、丑娃起居的房间,就算三姊妹睡在一张土炕上,也不会嫌挤,接着又把灶上蒸好的馒头分给弟弟妹妹,然后要他们出去玩。

  接着,迎娣便问眼前的男人。“相公要吃点什么吗?”

  “我不饿。”常永瞻打量了下简陋的房间。“岳母还要下田干活,没有其它人可以帮忙吗?”

  迎娣淡淡一笑。“祖先留下来的一分田,几代下来都是用来种植玉米,每一房自然都得出人出力,爹走了之后,娘只好跟着铁柱下田,不过收成之后所卖的价钱,大家分一分,也仅能温饱。”

  他主动询问:“我能帮什么忙?”

  “相公的意思是……”她有些讶然。

  “身为陈家的女婿,多少总能帮上一点忙,你就尽管开口。”常永瞻想着要弥补这三年来对她的亏欠,就从岳家开始。

  “相公不是拿休书来给我的吗?”迎娣疑惑地问。

  常永瞻脸色又是一沈。“我从来没打算休了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