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好了,回你娘那儿去。”四太太低斥道。

  一脸委屈的满儿马上夺门而出,一路奔回与母亲同住的偏院,噙着泪水投进母亲的怀抱。

  “怎么了?”顾氏心想女儿不是说要去看弟弟,为何哭着回来?

  满儿呜咽一声,不说话。

  “满儿,来二婶这儿……”迎娣来找大嫂,正巧也在座。“发生什么事了?”

  她这才扑进二婶怀中,把整个经过说了一遍。“……我真的没有欺负弟弟,可是奶奶很生气,还骂我。”

  “奶奶不是故意的,是因为弟弟太小,担心你跟他玩的时候,不小心太用力,才会说个两句,不要哭了。”迎娣帮她擦去眼泪,心想婆母想抱孙子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自然偏心了。

  “我没有很用力……”满儿还是觉得很委屈。

  顾氏眼神不由得黯了,公婆想要抱孙子,偏偏自己只生了一个女儿,丈夫就走了,只是可怜满儿,并没有从爷爷奶奶身上得到太多疼爱,如今有了小馒头,更不会再多看一眼。“听娘的话,以后只要用看的就好,不要随便摸弟弟。”

  “嗯。”她又偎回母亲的怀抱撒娇。

  迎娣饱含歉意地说:“大嫂也别放在心上。”

  “我已经看开了。”顾氏苦笑了下。“倒是你,小叔也被你盼回来了,早一点圆房,一旦有了夫妻之实,心才能安定下来。”

  “真的会这样吗?”一旦圆房,自己的心真的就能安定下来吗?迎娣不禁茫然地轻喃。“……可是一旦有了夫妻之实,只会更加痴傻地想要得到他的心,那不更显现出自己有多么可悲。”

  顾氏没有听清楚她的低喃。“你说什么?”

  “没什么。”这些心情就算说给顾氏听,她也只会说夫妻就是夫妻,当初是用八人大轿抬进常家大门,也占定了二奶奶这个名分,这是谁都无法否认的事实,然后笑自己想太多了。

  又聊了片刻,迎娣才起身向顾氏告辞,正想回到自己的住处,不过在半路上又被四太太的婢女请过去,只好跟着前往。

  待她走进内厅,就见常永瞻也在,手上抱着哭到不住抽噎的小馒头,而四太太脸上则堆满乐不可支的笑意。

  “快点进来!”四太太笑嘻嘻地招手。

  迎娣上前福了个身,这才落坐。

  “我已经挑了一个好日子,打算让你们在那天圆房,这个圆房当然也要像办喜事一样,才能讨个好采头。”她决定办几桌酒席,好好地热闹热闹。

  她半垂眼睑,不置可否。

  四太太当她是害羞,并没有太在意。“十天的准备应该够了,还得派个人去通知亲家一声……”

  “娘……”常永瞻打断母亲的自说自话。他见迎娣对圆房一事没有反应,想到她稍早所说的话,肯定还没放弃那个荒唐的念头。

  他不懂她为何坚持求去,一个弃妇会遭到多少人的白眼以及闲言闲语,一个弃妇会遭到多少人的白眼以及闲言闲语,这些难道她都不晓得吗?

  对于离家三年才回来,以及玉莲和小馒头的事,他也都当面道歉,更想要补偿,这样还不够吗?就算把她当做妹妹看待,两人名分上还是夫妻,依旧坐稳正室的位置,她还想要什么?

  “这回不管你说什么,娘都不会答应,已经三年了,你们早就该圆房,不能再拖下去……”四太太板起脸斥道。

  “娘,先让我问过阿娣。”常永瞻低吼一声。

  四太太吓了一跳,不禁瞪了下儿子,还以为他的性子比以前稳重,怎知还是这么沈不住气。“还需要问什么?媳妇当然是千百个愿意了,她可是等了整整三年,就是为了要和你圆房。”

  听婆母这么说,迎娣冷不防地站起身,满眼歉意地看着四太太,口气多了几分坚决。“还请婆母原谅,媳妇不愿意。”

  她愣了愣。“你不愿意什么?”

  “媳妇不愿意与相公圆房。”迎娣头一次在公婆面前表达内心的想法。

  常永瞻脸色黑了一半。“你就这么希望我休了你?”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休了?永瞻,你为何要休了她?像她这样可以旺夫益子的媳妇上哪儿找?”四太太着实慌了。

  又是这四个字!迎娣不禁感到讽刺和可笑,自己做得再多再好,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却还是比不上旺夫益子的命格。

  “是媳妇主动求去,不能怪相公。”她苦涩地说。

  四太太嘴巴一开一合。“为、为什么?”

  “请婆母允许媳妇返回娘家。”事到如今,迎娣留在常家已经失去意义。

  “你心中到底有何不满?”常永瞻将哭闹的儿子交给随侍在侧的虎子,要他先抱出去。“倒是说话啊!”

  “难道是因为小馒头?这就是你不对了,再怎么说他也是常家的骨肉,你就真的容不下他吗?”四太太护孙心切,便怪起她来。

  迎娣心头一阵酸涩。“不是这样……”

  “小馒头的生母也已经死了,你还在计较什么?你的心眼真的就这么小?”她骂得更难听了。

  闻言,迎娣只是垂下眸光。“真的跟她无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