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就算真是如此,咱们已经成了亲,就是夫妻,你永远都是我的正室。”常永瞻从不否认这一点。

  “这么做真的好吗?”迎娣却怎么也无法接受,想了一个晚上,最后告诉自己,她真的努力过,虽然结果不如人愿,但是已经够了。

  常永瞻还是不懂。“有什么不好的?”

  “虽然你只当我是个妹妹,但是我喜欢相公,因为这份喜欢,让我有办法熬过这三年的等待,让我努力学会读书识字,以及如何胜任常家四房二奶奶的身分。”迎娣决定把心里的话告诉他。

  听她亲口说喜欢自己,常永瞻并不讶异,因为早在三年前,就多少看得出来,但还是难掩愉悦之情,只是迎娣下一句话让他瞬间变了脸色。

  “不过我现在已经决定不再喜欢相公,这么做对咱们都好。”她小心灌溉了三年的感情已经停止生长,只能任它枯萎,慢慢地死去,相信过不了多久,便不会像此刻这般难受了。

  他沈下俊挺的脸孔。“什么叫做决定不再喜欢我?”

  迎娣认真地看着他。“三年前,若不是最小的弟弟铁蛋生病,而爹娘又筹不出诊金和药钱来,偏偏这时常家又听闻我的命格能够旺夫益子,正好派了人前来提亲,并帮忙付了银子解围,我也不会答应这桩婚事,毕竟一个才十三岁的小丫头,要说嫁人真的太早了……”

  常永瞻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当年还有这么一段,他原以为对方听说前来提亲的是“万顺昌号”的常家,能够巴上这么好的亲事,也就没有拒绝的道理,看来真是他误会了。

  “加上常家给的聘金三十两,也可以让家里的人度过一个好年,帮弟弟妹妹添件新衣,这是身为大姊的我可以为他们做的。”她真的不后悔拿自己的婚姻大事做交换,但为何胸口还是像被什么堵住似的?

  他愈听愈胡涂。“阿娣……”

  “我当了三年的常家媳妇,孝敬公婆,做了所有该做的事,没有让相公丢脸,应该够抵那三十两了,如此一来,谁也不欠谁。”迎娣一口气把话说完。

  “你从来没有欠我什么。”他完全不明白她的话。

  迎娣定定地看着他。“既然两不相欠,那么我有一个请求,还望相公答应。”

  “什么请求?”

  她停顿了下,这才启唇。“请相公休了我。”

  常永瞻瞠大眼睛瞪着她。“要我休了你?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不只是他,就连迎娣身旁的小鹃也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我非常的清楚。”她笔直地望进常永瞻的眼底,让他看出自己的决心。“相公是因为被爹娘逼迫才娶我,既然如此,我愿意主动求去,好让相公可以迎娶真正喜欢的女子为妻。如今我爹已经不在人世,我娘苦苦撑起一个家,还要照料尚且年幼的弟弟妹妹,他们需要我……”

  他按捺住陡升的怒气。“所以才要我休了你,好让你回娘家?”

  “就算没有我这个旺夫益子的媳妇,相公也有本事和才能,可以让生意愈做愈大,如今又有了小馒头,将来也还会有其它儿子,其实并不需要我。”迎娣心想王半仙错了,这些根本不是她的功劳。

  “因为咱们还没圆房,我就先和别的女人生下儿子,说到底你心里还是气我、怨我,我也承认应该先告知你一声……”常永瞻真的没料到她会主动求去,天底下有几个女人做得出来?

  迎娣轻叹一声。“真的跟她无关!”

  “那是为什么?”他吼道。

  这时,在内房睡觉的小馒头似乎有被吵醒的迹象,发出嘤嘤的哭声。

  她朝小鹃瞥了一眼,小鹃立刻会意过来,进去哄小少爷了。

  “相公为何生气?只要休了我,便可以迎娶真正想要的女子为妻,难道这样不好吗?”迎娣反问。

  常永瞻绷着脸孔看着她。“你并没有犯错,我自然没有理由休妻。”

  “是我主动求去,不需要理由。”她正色地说。

  他大吼一声。“我说不答应就是不答应!”

  小馒头的哭声更响了。

  “相公别这么大声……”

  “我让你苦等了三年,又先跟玉莲生了儿子,确实是我不对,你心里不满也是应该的,但是犯不着这么做,简直太荒唐了,一旦被夫家休离,别人又会如何看待你?”常永瞻说什么都不会同意。“你这是在气头上,我就当做没听到,以后也不准再提了。”

  说完,他便一脸悻悻然地起身离去。

  直到这时,迎娣才红了眼眶,也放下所有伪装的坚强。

  她何尝愿意走到这一步,若不知情也就罢了,但是得知相公心里的想法,便已经无法再继续欺骗自己。

  两人就算真的圆了房,就能做一对相知相许的夫妻吗?

  迎娣只觉得好累,待在常家这三年,她总是过得小心谨慎,没有一天睡好,此时整个人像泄了气似的,再也硬撑不下去了。

  “呜哇……”小馒头的哭声又传了出来。

  她匆匆抹去泪水,走进房内,“把他吵醒了?”

  小鹃没有回答,而是哭丧着脸问道:“二奶奶真的要二少爷休了你?”

  抱起小馒头,她一面拍哄,一面点头。

  小鹃不舍地劝道:“二奶奶要三思啊!”

  “我真的倦了。”迎娣只幽幽地说。

  到了下午申时左右,四太太又派了婢女过来将小馒头抱走,为的就是要在妯娌面前炫耀,如今的她也有孙子可以抱,不用再干瞪眼看着别人了。

  “我也要摸弟弟。”快七岁的满儿对眼前这个奶娃儿非常感兴趣。

  “要轻一点,别弄疼弟弟了。”四太太平日对去世长子所出的嫡孙女虽然也关心,但就是少了股热络劲儿。

  “弟弟好小。”她戳了戳小馒头的脸蛋,天真地说。

  身旁的大人们都笑了。

  小馒头环顾四周的陌生人,瘪了瘪嘴,又快哭了。

  “永瞻终于平安回来,还真是恭喜,希望他能帮帮咱们家永辉,有机会的话带他一块儿到京城,多长些见识……”六太太巴结地说。

  四太太一听,笑得合不拢嘴。“这有什么问题?我会跟永瞻提的。”

  二太太接着笑叹一声。“四弟妹得尽快挑一天好日子,好让他们夫妻圆房,府里也该办个喜事,好除一除秽气……”

  闻言,四太太便朝妯娌点了点头。“我正在挑,想着愈快愈好,不过算着也要等到十天以后,真是令人头疼。”

  几个女眷便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这时,小馒头发出嘤嘤的哭声。“呜……”

  满儿啊的一声。“弟弟哭了!”

  “你对弟弟做了什么?”四太太责备起孙女。

  满儿脸蛋皱了皱。“我没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