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想着想着,常永瞻不知不觉睡着了,当他再次睁开眼皮,窗外大亮,已经是巳时了。

  来宝端了洗脸水进来伺候。

  “小馒头还在爹娘那儿吗?”他随口问道。

  “听说小少爷哭了一整晚,四老爷和四太太一夜都没睡,今天早上二奶奶就将他抱过去了。”来宝捧了套长袍和马褂过来让主子穿上。

  常永瞻怔了一下。“二奶奶抱去了?”

  “是。”来宝回道。

  这时,虎子也端了莜面饨饨和头脑汤进来。“二少爷饿了吧?这是二奶奶亲自下厨做的,她说二少爷离开山西三年,应该很想念家乡菜,可是忙了一个早上,就等二少爷醒来之后尝一尝。”

  她的表现完全无可挑剔,常永瞻应该觉得满意才对,但内心深处却没来由地兴起一丝不安。

  待常永瞻吃过之后,便往另一座院子走去,两人当年的新房,如今则是迎娣居住的寝房,原以为走到那儿会听到小馒头的哭声,想不到四周却很安静,待再走近一些,寝房内竟传来女子细细柔柔的嗓音,正在唱着曲儿。

  常永瞻站在寝房外头,透过半掩的门缝凝听着,直到声音停了,他才曲起指节敲了敲门。

  “二少爷!”前来应门的小鹃唤道。

  他“嗯”了一声,便进了门。

  坐在几旁的迎娣见了他,想要起身,不过怀中的小馒头马上因为震动而惊醒过来,她只好又坐下,拍哄了小馒头几下,这才又睡着了。

  “公爹和婆母一个晚上都没睡好,我便自作主张,把他抱来这儿……”她低头看着有些瘦弱的小小脸蛋,睫毛上还挂着眼泪,看来可怜兮兮的。“他似乎也哭累了,总算睡着了。”

  “小馒头怕生,要多抱几次才认得。”常永瞻坐下来道。

  迎娣把声音放轻。“我最小的弟弟铁蛋一岁之前也是这样,除了我娘之外,谁抱都不行,连我爹也一样,害他伤心了好久。”

  “不过我看你抱起孩子的架势倒是有板有眼的。”他须臾不离地盯着迎娣,想从她脸上看出真实的想法。

  她轻轻一哂。“因为爹娘要忙着田里的活,下头的弟弟妹妹几乎是由我带大的,自然也就驾轻就熟。”

  听迎娣提起家人,他这才想到身为女婿该尽的礼数。“我也该去跟岳父岳母请安,你看哪一天比较好?”虽然陪她回门时曾经去过一次,可之后都在外地,也不曾再去请安或问候过。

  闻言,迎娣抬起螓首,两眼静静地盯着他看,可又像是越过他,望着不知名的远方,过了半晌才开口——

  “我爹因为长年操劳过度,去年已经过世,不到两个月,奶奶也跟着走了,现在家里全靠我娘和铁柱撑着,幸好还有其它亲戚帮忙,日子还算过得去,相公若有事要忙,也不必太勉强。”

  自从爹过世之后,除了征得公婆同意,一个月能回去探望一回,还将月钱偷偷攒下来,拿回娘家,总希望能帮上一点小忙,迎娣真的不知还能做些什么,原本打算等相公回来,私下跟他商量,看能否安排大弟铁柱到总号里头做事,就算是打杂也不要紧,因为这么一来,说不定还有机会读书识字,若干得好,说不定还会受到重用,总比一辈子靠种植玉米、看天吃饭来得好,如今得知相公对她真正的看法,根本开不了这个口。

  常永瞻看着迎娣那张分不出悲喜的圆脸,露出少有的歉疚表情。“阿娣……我真的不知道岳父已经不在,为何不让爹在信上告诉我?”其实是你根本不曾关心过。心里有个声音这么讽刺着说。

  “因为我不想打扰相公,所以请公爹在信上不要提起,不能怪相公。”迎娣很能体谅,何况也已经迟了。

  常永瞻皱起眉头,胸口升起一股怒气,不知是气迎娣太过见外,还是气自己过去的漠不关心。“我承认的确是疏忽了,你就算生气也是应该的,不需要隐忍,尽管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我没有生气,只是有些遗憾,总希望相公当时就在身边,能在我爹灵前上炷香。”她不疾不徐地回道。

  他也答应得很干脆。“好,那么在咱们回京城之前,就找一天到岳父墓前上香,请求他的原谅。”

  迎娣口气依然是不愠不火,令人为之气结。“多谢相公,我爹看到你回来,一定会很高兴的。”

  “那么你高兴我回来吗?”常永瞻不禁有些怀疑,若是在三年前,只要夸她一句或对她一笑,她就会两眼发亮,然后高兴个半天,可从昨天到现在,在迎娣身上却看不到这些。

  她眼底闪过一抹惊讶,然后弯起唇角。“当然高兴了,这三年来,我没有一天不是在盼望着相公回来。”

  “即便知道玉莲和小馒头的事,也不怨我?”他咄咄逼人地问。

  “相公一个人在外头,身边有个女人伺候也是应该的,如今人已经不在,我怨相公做什么?何况孩子无辜,又有什么错?”迎娣不喜欢迁怒,因为问题根本不是出在那对母子身上。

  常永瞻顿时有些语塞。

  也许是他想太多了,一个人不可能完全不会变,尤其是经过三年的时光,加上有母亲调教,成为一个雍容大度的常家媳妇,也是很自然的事,不过还是有些怅然若失,他有些怀念当年那个单纯笨拙的小丫头。

  “你能这么想就好,现在只等圆房之后,咱们就回京城,我不能把那边的事丢着不管,必须早点回去。”他道出自己的计划。

  这个男人一点都没变,就跟三年前一样,迎娣有些悲伤地觑着他,心里不由得这么想着,他眼里只有自己,看不到别人,也不曾为别人设身处地的着想过,其实这也是常家人的通病。

  可自己却偏偏喜欢上这样的他。

  她先是轻手轻脚地将怀中的小馒头交给小鹃,好让她抱进内房,躺在床上睡也会比较舒服,如此才能好好地说话。

  “相公真的想跟我圆房吗?”迎娣两手交迭在膝上,问得直接。

  常永瞻愣了一下。“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么我就再说得清楚一点,相公真的想跟我做一对名正言顺的夫妻吗?”她不想勉强这个男人做不喜欢的事。

  他皴起眉头。“为何这么问?”

  “相公是在公爹和婆母的逼迫之下,才答应娶我进门,并未把我当做妻子看待,这个想法始终没有变过,不管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你一直都是这么想不是吗?”迎娣勇敢地面对这个不堪的事实。

  “你……刚刚我在内厅说的那些话,你都听见了?”常永瞻说不出是尴尬还是窘迫。“你听了多少?”

  迎娣扬起唇角,涩涩地笑了笑。“相公说只把我当做妹妹一样。”

  “我……”一时之间,他也不知该如何辩驳。

  她摇了摇头。“我不会生气,因为相公只是说实话罢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