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正好一岁半。”常永瞻盯着她的笑脸,就像蒙上了一层纱,令人很难看穿她此刻的想法。

  四太太逗着怀中的宝贝孙子,怎么看都可爱。“老爷,你瞧瞧小馒头的眉眼跟永瞻小时候真像……”

  “真的是一模一样。”常四爷呵呵笑道。

  可惜小馒头还是不肯赏脸,哭个不停。

  迎娣唇角往上翘,像是在笑,只要没人知道她此刻真正的心情,也就不会觉得难堪,当她看向常永瞻,见他也偏头看着自己,四目相对,彷佛想要看穿她,心里不禁打了个突,为了不让对方察觉,于是找个话题好转移焦点。

  “相公可有帮孩子请奶娘?若是没有,得快点找一个,他哭得这么厉害,怕是饿坏了。”她开口建议。

  常永瞻发现自己看不透她,记得三年前,不管这个小丫头在想些什么,全都表现在脸上,只要夸她一句、对她一笑,她就会高兴个一整天,如今却完全令人摸不着,她是真的不计较吗?若是过去,依迎娣单纯的性子,就像一张白纸,是不可能懂得伪装,不过现在有些不确定了。

  “在京城时确实有请过奶娘,不过这趟并没有带她回来,路上也只是熬些米粥给小馒头吃。”或者是他自以为了解,其实错了。

  听儿子这么说,四太太赶紧吩咐下去,要常管事尽快去请个奶娘回来。“还是媳妇细心,咱们早该想到才对,还是先熬些米粥来给小馒头吃吧。”

  “相公应该也累了,我已经吩咐下去,让厨子做几道你平常爱吃的菜……”迎娣从圈椅上起身,朝外头喊了一声。“宝贵!”

  名唤宝贵的奴才立刻来到门边。“二奶奶!”

  “二少爷住的寝房都打扫好了?”她问。

  “回二奶奶,都打扫好了。”宝贵恭敬地回道。

  迎娣回头看着常永瞻,就像一个尽心为丈夫打点生活起居的贤慧妻子。“相公不如先回房梳洗更衣,待会儿我会让人把吃的端到房里去。”

  见她使唤起府里头的奴才,不只是驾轻就熟,俨然就像个当家主母,常永瞻有些惊讶,也感到错愕,一时愣住了。

  “相公是不是太累了?”见他没有反应,迎娣担忧地问。

  他怔了怔。“呃,嗯。”

  “既然相公累了,吃过东西之后,就赶紧上床歇着,养足精神再说。”她把宝贵叫进来。“陪二少爷回房,要小心伺候。”

  宝贵躬身回道:“是,二奶奶。”

  “小馒头有我和你爹照顾,不用担心。”四太太笑着说。

  “嗯……”常永瞻见双亲只顾着逗孙子,没有反应,看来四房掌权的人已经换了。“那我先回房歇着了。”

  迎娣浅笑相送。“相公慢走。”

  于是,他愣愣地走出内厅,才走几步,又不由自主地回头瞥了迎娣一眼,见她虽然在笑,表情却是予人一种不大真切的感觉。

  这个小丫头……不!不能再这么叫了,应该说当年他娶进门的媳妇,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子?看来有必要好好地了解一番。

  * * *

  常永瞻睡到半夜,突然醒来,想说睡不着,便到书房看看,他点起烛火环视,里头一尘不染,所有的摆设都和他三年前离开时一样。

  他走到书柜前,随手挑了一本书,翻了几下,又放回去,接着再挑一本,突然有东西从里面滑落下来。

  “这是什么?”常永瞻不禁弯身捡起,发现是一张对折的信纸,将它摊开来,里头写着密密麻麻的字,不断重复着“常永瞻”三个字,从上头娟秀端整的笔迹来推断,应该是出自女子之手。

  会是谁呢?

  这并不是妹妹幼玉的字……该不会是迎娣?可是他记得她并不识得字,更别说书写了,但是除了她还有谁敢进这间书房?

  于是,常永瞻又翻了几本书,想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最后在书案后方坐下,瞥见笔架上多了好几支狼毫笔和紫毫笔,而且都有经常使用的痕迹,拉开抽屉,里头放着纸张,看不出其它端倪。

  “除了她,不会有别人……”他又将那张信纸拿起来看,想着为何只写“常永瞻”三个字,又代表什么意思。

  直到丑时都快过了,常永瞻才吹熄烛火,步出书房,由于父母打算挑一个好日子让他们夫妻圆房,所以目前还是睡在三年前居住的那间寝房,他躺在架子床上,两眼却没有合上,原以为这趟回家的目的很简单,除了带小馒头回来见过爷爷奶奶,也是为了履行做为丈夫的义务和责任。

  虽然他对迎娣只有兄妹之情,无法把她当做女人看待,可是经过三年,当两人再度见面,面对已经长大,不再稚气笨拙的妻子,常永瞻突然有些不大确定,连他也搞不懂自己的心为何出现动摇……

  不对!不该说动摇,应该是疑惑才对。

  他有些摸不透这个名义上是自己妻子的女人,她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真的就像外表呈现出来的那般贤淑大方,面对其它女子所生的庶子,真能无怨无尤吗?

  女人再温柔善良,面对情敌以及所生的儿子,也会完全变了个样,一旦争风吃醋起来,手段比谁都要残忍,常家有太多例子,足以当做借镜。

  想到决定回来之前,常永瞻也曾经考虑过,万一她真的容不下小馒头,看是要硬逼着她接纳,还是直接打入冷宫,要不就只能休了她,或者也能好生安抚,告诉她嫡庶有别,小馒头是庶子,不可能和她亲生的儿子争夺任何东西,结果没想到原本的猜测都没发生,迎娣知道后,连眉头也没皱一下,完全不需要他费心。

  常永瞻是该庆幸娶到这么一个贤妻,只是心头的罪恶感又增添了几分,当年的他年轻气盛,满脑子只想着出外闯荡,展现抱负和理想,把爹娘全都丢给迎娣去照顾,一去就是三年,而玉莲并不在他原先的计划之中,可就这么遇上了,得知她已经有了身孕,面对亲生骨肉,自然无法开口要她打掉,之所以没有在信中提及,也是担心爹娘若是知道就要抱孙子,会马上催他回家,才想等到孩子生了再说,就这么拖了一年。

  他决定补偿迎娣,那也是自己欠她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