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二少爷怎么可以……”小鹃很想冲进去,却被她拦阻下来。

  迎娣只是对她摇了摇头,要丫鬟什么都不要说,更不想让屋里的人知道自己全都听见了。

  四太太一面拍哄着孙子,一面问道:“娘还以为你喜欢她?”想到儿子和媳妇成亲之后,相处得还不错,应该多多少少培养出了感情才对。

  “我只当她是妹妹。”他也不隐瞒。

  妹妹?原来相公只当我是妹妹……迎娣苦涩地笑了。

  常四爷用力拍了下座椅扶手。“不管是妹妹还是妻子,她都是你的正室,你就要负起做丈夫的责任。”

  “这次返回京城,我自然会带她一起走。”常永瞻早就决定了。

  闻言,迎娣不知该高兴还是难过,相公愿意带她一起走,确实应该感到欣慰,但在他心目中,自己不过是妹妹,而不是相伴一生的妻子,付出的感情恐怕永远都得不到响应。

  这并不是迎娣所预期的,原以为只要努力,就能匹配得上相公,更可以得到他的心,成为一对恩爱夫妻。

  “难道你就这么丢下爹娘不管?”四太太哽咽地问。

  他绷着俊脸。“爹娘若是愿意,可以一起搬到京城去住。”

  “你……”她想骂儿子,却又舍不得。

  常四爷抱过哇哇大哭的孙子。“让我抱一抱!”

  “老爷别跟我抢!”四太太不满地说。

  没想到小馒头被爷爷这么抱去,反而哭得更大声,豆大的眼泪直滚下来,小脸皱成一团,让人见了好不心疼。

  “爷爷疼!”常四爷摇晃着孙子,还是没用,小馒头不断地挣扎,就是不给他抱。“我是爷爷……”

  “老爷,还是让我来抱……”四太太伸手要抢。

  才刚抱到孙子的常四爷自然不肯给了。“再让我抱一会儿……”

  站在外头的迎娣心头一阵酸涩,彷佛被隔绝在外,最后,她用力地深吸了口气,走进内厅。

  她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夫婿身上,三年不见,他比记忆中还要高大英挺,头戴瓜皮帽,身上穿着黑色面料、暗织花纹的琵琶襟马褂,不再是个养尊处优的富家少爷,反而像是个运筹帷幄的大商人,似熟悉却又觉得相当陌生,眼眶不禁发热,当年刚萌芽的感情一直存在,这三年来,小心呵护着,每天为它灌溉、施肥,如今知道相公只把她当做妹妹看待,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好傻好傻。

  “相公回来了。”她盈盈一揖。

  见有人进来,常永瞻本能地看过去,不禁愣了愣,像是没认出眼前这名少妇是谁,不过他当然认得,只是不免惊讶,因为记忆中那个圆圆脸蛋、个头也不高的小丫头整个人抽长了。

  “你是……阿娣?”都过了三年,当然会长大,只是在自己的印象中,迎娣一直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一时有些不大习惯。

  迎娣唇角弯了弯。“是,相公一路辛苦了。”

  见她没有半句怨言,还一脸笑意晏晏地迎接自己,常永瞻心里反倒有些过意不去。“让你等了三年,是我不对。”

  他很少主动跟人低头道歉,但是迎娣替自己孝顺爹娘,尽到人子的本分,光是这一点,就欠了她很多。

  “相公能在这三年当中有所成就,那才是最要紧的。”迎娣的应对进退无一不符合常家媳妇儿该有的表现。

  这番话赢得公婆一致赞许,直夸她说得好。

  常永瞻不免讶异地上下打量,发现她真的变了很多,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手足无措、总是努力讨好自己的小丫头。

  在这三年当中,他不是没有想过迎娣,但也只把她当做妹妹,实在很难用一个做丈夫的心态去看待彼此的关系。这次返回家乡,虽说是为了与她圆房,纯粹也是了却双亲的心愿,让他们能早点抱到嫡孙,压根儿就没有料到要面对和印象中不大一样的妻子。

  “你……变了。”当年那个用崇拜和倾慕眼神看着自己的小丫头,已经像是盛开的花朵,绽放出属于自身的美丽。

  四太太不禁朝儿子笑骂。“媳妇都已经十六岁,长大了,自然变了,是你离开太久,早就应该回来了。”

  “相公是有正事要做,婆母就别怪他了。”迎娣在夫婿身旁的圈椅上落坐,温婉地替他说情。

  “你看!”常四爷跟着数落。“媳妇还替你说话!”

  常永瞻不禁又看了下坐在身旁的“妻子”,她真是当年那个跟前跟后,还会趁自己不注意,偷偷盯着他看的小丫头吗?虽然言行举止多了端静优雅,但也自然少了原本拥有的朴拙单纯。

  “我真的没有责备相公的意思。”迎娣衷心地说。

  她愈是这么说,常永瞻就愈觉得亏欠她什么。“不用担心,我已经决定了,这趟回来要带你一块儿到京城去。”

  迎娣还没想到该如何回答,小馒头的哭声重新得到大人的注意。

  “呜……呜哇……”他奋力地挥舞小手。

  “小馒头乖!”常四爷满脸慈爱地哄着孙子。

  “这孩子是……?”她看向正被公爹抱在怀中的奶娃儿,装作不知情地问。

  四太太干笑一声。“小馒头是永瞻的儿子,虽不是你亲生的,但终究是常家的骨肉,将来还是得叫你一声娘的。”

  这是在担心她会虐待庶子吗?迎娣的心不禁狠狠地刺痛了下,不过脸上还是状若无事。“那么这孩子的生母呢?有跟相公一块儿回来吗?”

  常永瞻见她居然没有一丝震惊或怒气,还这么快就接受事实,不知该松了口气,夸她肚量大,还是觉得不悦,因为他的“妻子”根本不在乎自己在外头还有别的女人?不过转念又想,他何必在意呢?迎娣不吵不闹是再好不过了,否则只会让他们即将展开的夫妻关系出现疙瘩。

  “玉莲身子一向不好,生下孩子之后就更虚弱了,不方便远行,所以才会一拖再拖,直到三个月前她过世,将她安葬之后,才带着小馒头回家。”他道出拖了一年,迟迟不归的原因。

  “原来是这么回事……”死者为大,她不该觉得心里好过多了,可是想到不用面对相公和其它女人卿卿我我的样子,又忍不住会这么想。“孩子这么小就没了亲娘,真是可怜。”

  “以后你就是小馒头的娘了,有你疼他就好。”四太太自然希望媳妇能接受这个得来不易的孙子,视他如己出了。

  她浅浅!笑。“是,不知孩子多大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