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他语带骄傲。“他叫小馒头,是我的儿子。”

  所有人的表情全都从希望变成失望。

  这个奶娃儿果然是二少爷跟其它女人所生的,不过这也难怪了,他在外头三年,身边有女人伺候也是理所当然的,可正室都还没圆房,小妾就先生了孩子,这教二奶奶如何自处?

  “咱们进去见爷爷奶奶吧!”说着,常永瞻便抱着儿子跨进垂花门。

  常七率先回神,立刻跟身旁的丫鬟说道:“小翠,你快去告诉二奶奶,让她心里有个底,免得待会儿吓着了。”

  名唤小翠的丫鬟一听便懂,马上去办。

  接着,常七一把将随行在侧的虎子和来宝抓到跟前来审问一番,要他们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个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把二少爷的心给勾走了。

  另一方,当小翠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二奶奶居住的寝房,已经喘得说不出话来,不过还是赶紧敲了房门,没过多久,小鹃出来应门。

  小鹃见她喘着大气,疑惑地问:“小翠姊怎么了?”

  “二少爷……二少爷……”

  “咱们已经知道了,我正在帮二奶奶梳妆打扮……”小鹃笑嘻嘻地说着,就见小翠猛摇着头,有些困惑。“难道二少爷没有回来?”

  小翠吞了下口水。“不是……是回来了……”

  “到底是还不是?”小鹃一头雾水。

  人在寝房内的迎娣开口了。“小鹃,让她进来。”

  “是。”小鹃便把人带进去。

  坐在镜奁前的迎娣见小翠进来,便从绣墩上起身,一脸迷惑地问:“二少爷到底有没有回来?”

  “二少爷是回来了,可是……”小翠话说到一半又打住。

  迎娣蹙起眉心。“可是什么?”

  “可是……二少爷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

  小鹃倒抽一口气。“难道二少爷带了女人回来?”

  闻言,迎娣脸色一白,心也跟着往下沈。“是这样吗?”

  “不是女人,而是个大概一岁多的奶娃儿……”小翠口气急促地说。

  她怔了怔。“奶娃儿?是谁家的?”

  小翠吞吞吐吐地回道:“是、是二少爷的,他亲口说那是他的儿子……”

  “你是说二少爷在外头跟别的女人生的?”说着,小鹃连忙捂住嘴巴,担忧地看着主子,原以为终于把人盼回来了,结果二少爷不但在外头有了小妾,还生下了儿子,根本不把二奶奶这个正室放在眼底。

  “……儿子?”迎娣跌坐回绣墩上喃道。

  小鹃焦急地唤道:“二奶奶!”

  迎娣失神地望着前方,想到之前信上根本只字未提,就算相公真的打算纳妾,她也不能反对,可是一旦有了身孕,总该先知会家里一声,尤其是她这个正室,而不是直接把人带回来,要她不得不接受。

  “二奶奶不要紧吧?”小翠担心她会昏倒。

  小鹃真的好生气,更为主子打抱不平。“二少爷真是太过分了,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小翠姊,那个生下孩子的女人呢?”

  “二少爷没提。”她摇头回道。

  “我也该过去了……”迎娣有些摇晃不稳地站起身来,脸上的血色也还没完全恢复。“不能让公婆和相公等太久。”

  小翠连忙伸手搀扶。“二奶奶不要紧吧?”

  “二奶奶如果真的不舒服,奴婢去回一声。”小鹃不忍地说。

  迎娣摇了摇头。“我没事……只要相公回来了就好。”是啊!她盼了三年、等了三年,这才盼到人回来,其它的都不重要。

  于是,小鹃忧心忡忡地跟着主子步出寝房,缓缓地走向内厅,还不时偷窥她的脸色,就怕走到一半晕过去了。

  经过一番调适,迎娣已然接受事实,脸色也跟着好多了,总是往上翘的红润唇角,成功地掩饰心中的震撼和酸楚。

  只是她还没走进内厅,就听到男子的怒吼声。

  “……要我留在山西做什么?总号里有大伯父和爹,还有几个堂哥在,根本没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他要的是可以发挥所长、展现才能之地,而不是依附在长辈亲人下头。“再说我自己设立的“大盛魁号”,生意也逐渐做起来了,可不能在这节骨眼里头丢下不管……”

  这是相公的声音!迎娣很快地认出来了。

  “呜……呜哇……”似乎被这声怒吼吓到,接着便响起婴孩的啼哭。

  四太太连忙轻哄。“小馒头乖,奶奶最疼你了!不哭!不哭!”虽说是庶孙,但毕竟是第一个孙子,自然疼到心坎里去了,对他又是抱又是亲的。“都是你!说话这么大声,把小馒头吓到了。”

  哄完了孙子,四太太便责怪起儿子,现在的她可是有孙万事足。

  接着换常四爷说话了。“总号可是“万顺昌号”的根基,先让你当副管帐,再过两年,就可以升上大账房了,这样不好吗?以前的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要继承家业,现在机会来了,你开的那间行号会比继承家业还重要吗?”

  “你爹说的对!平遥县距离家里又近,这么一来,我跟你爹也可以每天看到小馒头,等你跟媳妇圆房了,很快就又有嫡长孙可以抱了。”四太太多希望唯一的儿子能留在自己身边。

  常永瞻说什么都不肯让步。“小时候因为不想输给大哥,所以才会想要继承家业,证明自己的能力不会比他差,可现在不一样了,“大盛魁号”是我一手建立的,我把所有的心血都放在那儿,辛辛苦苦学了蒙古语就是为了跟他们做生意,不可能丢下不管,一旦这儿的事情办完,我当然要回京城去了。”

  “你说要出去见见世面,我跟你娘也答应了,这一去就是三年,好不容易盼到人回来,结果待不了几天就要回去,难道不能替媳妇想一想吗?她可是等了你整整三年……”他也只不过希望儿子能住个一年半载,别刚回来就说要走。

  “她是你们逼我娶的,不是我想要的!”常永瞻气不过地回道。

  他承认对迎娣的确是有所亏欠,不该一去就是三年,所以等到办完小馒头生母的丧事,便决定回来与她圆房,但是他不喜欢双亲拿她来威胁他,用逼迫的方式要他照办,完全无视他的想法。

  站在厅外的迎娣脸色霎时又白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