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你什么时候才要回来?是不是真的把我忘了?”她口中喃道。

  到底还要等多久?

  她真的好想快点见到相公……

  * * *

  年节气氛淡了,又是一个半年过去。

  “……永成终于从牢里放出来了,三嫂也可以放心了。”四太太跟着几位妯娌来到谦和堂,美其名是探望,其实却是看热闹。

  三太太哭得很是伤心。“你们都没亲眼瞧见永成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看得我这个做娘的心都像是有刀在割……”

  “人回来了最重要,身子可以慢慢调养。”她又安慰几句。

  “还是你命好,永瞻那么有出息,从来不让你们操心,还娶了个可以旺夫益子的好媳妇,哪像我……”说着,三太太又呜咽起来。

  四太太尾椎都翘起来了,不过嘴巴上还是要谦虚。“让三嫂见笑了,永瞻也只有这么一点出息,哪算得了什么?”

  “四嫂真是太客气了……”六太太一脸奉承。“永瞻现在可了不起,自己开了一家行号,更结交不少高官显贵,常家以后得全靠他了。”

  瞥见坐在正前方的大嫂脸色不大好看,四太太心里更是骄傲。“没这回事、没这回事,永瞻还年轻,早得很。”

  待她回到广和堂,马上开心不已地把迎娣找过来。

  “……你该看看她们的表情,心里嫉妒得要命,嘴巴上又得说好听的,真是好笑,尤其是大嫂,她自认比别人强,可惜生的几个儿子没有福气,娶不到像你这么旺夫益子的好媳妇。”四太太亲热地拉着迎娣的手说道。

  迎娣可不敢居功。“婆母过奖了,我没有那么好,这全是因为相公自己的努力,他真的有能力,也有本事。”

  “永瞻确实有能力,也有本事,再加上娶到你这个好媳妇,将来必定事业有成、多子多孙,现在就只等着抱孙子……”说到这儿,她又忍不住叹了口气。“我都已经让老爷写了好几封信去催,他连回都不回,真不晓得在想些什么?”

  其实迎娣也同样想不通,都已经过了三年,难道相公真的不打算回来了?或者他已经忘了她还在家里等着?

  当年他们虽然才相处一个月,至少还算融洽,不过三年的分离,有可能将彼此的隔阂拉大,距离拉远,变得更加陌生,心头难免有些惴惴不安。

  她该亲自提笔写信吗?

  才这么想,四太太身边的贴身婢女匆匆地跑进房门,脸上带着喜色。“二少爷捎信回来了!二少爷捎信回来了!”

  四太太一脸惊喜。“真的吗?快把信给我!”

  婢女连忙把信递上。

  待她拆开信来看,里头的内容让她笑容更大了。“永瞻要回来了!”

  “相公真的这么说?”迎娣还以为又是报平安的家书,没想到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什么时候?”

  “你自己看!”四太太把信给她。

  迎娣接过了信,贪婪又专注地看着上头的内容。“……相公说等天气暖和些,约莫三月初就会启程了。”

  “是啊,我的儿子终于要回来了……”说着,四太太喜极而泣。

  她又把信看了一遍,才确定是真的,等了三年,终于盼到这一天来临。“相公要回来了!他要回来了!”

  “我得快点把这封信拿去给老爷看……”说着,四太太伸手跟迎娣把信要了回去,兴匆匆地出去了。

  “二奶奶终于等到二少爷回来,真是太好了!”小鹃也替主子高兴。

  说不定相公明天就会到了,这么一想,迎娣有些紧张地起身,第一件事就是去把书房打扫干净,因为这三年来,都是她在使用,堆了很多自己的东西,得另外找个地方摆才行。

  于是,常永瞻即将归来的消息,让冷清的广和堂跟着热闹起来,奴仆们都在谈论着,也纷纷向迎娣道喜,他们可是很喜欢这个为人和气的二奶奶,有事总会先来请她拿主意,二奶奶苦等了三年,如今二少爷总算要回来了,一旦夫妻圆房,也才算得上明正言顺。

  迎娣满脸羞窘地接受他们的好意,她不再是当年那个十三岁的小丫头,对于圆房一事,也大致了解,所以更加难为情了。

  四月初,立夏。

  在常家众人的引颈期盼下,加上路上又有所耽搁,常永瞻终于回到家乡,回到位在祁县的常家庄园。

  这天,晌午过后,两辆马车一前一后驶进偏门,穿过甬道,来到四房一家人居住的广和堂外头,只见这三年来跟着常永瞻东奔西跑的虎子和来宝先行下车,将行李一一搬下来。

  “二少爷回来了!”

  消息火速地传进垂花门内,奴才、婢女们全都出来迎接。

  常永瞻从其中一辆马车上下来,三年的历练,其间也曾遭遇过挫折,但是失败让他有所成长,五官轮廓在无形中多了成熟和稳重,身材体格也比过去高大结实,二十一岁的他俨然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二少爷终于回来了,老爷和太太可是盼了整整三年……”年纪最长、资历最深的常七激动地哭了。

  他认出眼前的老仆,以及其它几位奴才婢女,似乎没什么变化,再看看矗立在眼前的这座三进五开间连环套院,正门上的福禄寿砖雕、屋脊的吻兽,更是自己最熟悉的图样,直到这一刻才确定自己真的回到家了。

  “爹娘呢?”

  大家抢着回答。“四老爷和四太太都在里头等着呢……”

  “嗯。”常永瞻颔了下首,然后转身,朝身后的马车说:“小馒头,来!爹抱你进去见爷爷、奶奶。”

  顿时之间,好几双眼睛睁得比铜铃还要大,张口结舌地看着“他”从篷车里爬出来,然后伸出两只小手,让爹抱他出去。

  所有的人就这么看着常永瞻抱起头顶只扎了个小小辫子的奶娃儿,全都傻了、呆了,因为这个场面完全出乎意料之外,这可比带了个女人回来还要令人震惊,霎时一片鸦雀无声。

  二少爷和二奶奶还没圆房,当然不可能生得出孩子,何况还分开了三年,那么这个奶娃儿是谁的?不过二少爷刚刚自称是爹,那么就是二少爷的,问题是谁生的?难道是外头的女人?

  大家全都瞪着常永瞻,脑中转着无数个念头,最后不约而同地想着二奶奶苦等三年,二少爷却在外头跟别的女人生了儿子,嫡子都还没出生,就已经先有了庶子,这……该怎么说才好?

  他们不由得面面相觑,然后同情起心肠好、懂得为下人们着想的二奶奶,若是知道了,肯定会很伤心难过,纷纷收起笑容。

  常永瞻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异状,听见怀中的儿子咿咿呀呀地说着话,不禁咧嘴大笑。“大家一定会喜欢你的……”

  听不懂大人的说话,小馒头只是看着父亲,表情十分惹人怜爱。

  “二少爷,这个孩子是……”常七胆颤心惊地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