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月,气候干燥。

  坐在书案后头的迎娣,详细地记着帐,每一笔款项都交代得清清楚楚,直到写完最后一个字,将紫毫笔搁下,又检视一番,再拨了拨算盘珠子,确认无误,这才揉了揉眉心,不期然的,被屋外的鸟叫声给吸引,于是起身走到门口,就这么倚着门框,看着在屋檐上飞来飞去的鸟儿。

  将近十六岁的她个子长高了,虽然依旧有张圆润的脸蛋,不过眉眼之间的稚气褪去不少,身段也凹凸有致,一身雪青色袄裙,上头只有简单的镶边绣花,不大惹眼,就像迎娣的性子,温和沈静。

  啾啾啾的鸟叫声不绝于耳。

  她希望她能变成一只鸟儿,可以一口气飞到很远的地方,甚至飞到相公身边,看他一眼,然后问他何时才要回来。

  不是说好两年吗?

  转眼之间,半年又快过去了,相公为何还不回来?

  迎娣不禁仰望天空,想着身在远方的那个人,虽然每隔几个月就会捎信回来,但也真的只是报平安,其它的未曾多说,更不曾提及归期,公婆就算有再多的不满,也只能自我安慰,至少人平安就好。

  “二奶奶做完帐了吗?”小鹃见主子倚在门边,看着外头发呆,便先将端在手上的东西送进书房内。“若还没有,先喝口茶,吃些点心,歇一会儿再继续。”

  她又看了一会儿,才转身在几旁坐下。“已经做完了,待会儿要送去给婆母……对了!三房那儿还在闹吗?”

  小鹊看了下外头,确定没人听见才敢说。“闹得可凶呢,三房的三少爷这次之所以被关进牢里,可是大房的七少爷亲自判的刑,三爷不把他逐出常家大门,是不会甘心的。”

  “看来是这样。”一个女人的名节平白无故地遭人诬蔑,还是在嫁进门当天,由新婚夫婿口中说出,最后被迫走上绝路,迎娣认为判得太轻了,既然已经阳事不举,就不该娶妻,害了人家女儿一辈子,不过这话只能放在心里,不能说出口,否则也会成为众矢之的。

  “据说大爷到现在还没有点头,虽说是庶子,毕竟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怎能轻易就逐出家门,三爷索性联合其它几房的人,就是要逼他同意,只要一天不肯答应,府里恐怕就不得安宁……”小鹃想听听看主子的想法。“二奶奶认为呢?”

  迎娣端起茶碗,啜了一口。“我不过是常家的媳妇儿,没有资格表达意见,你也别在外头乱说。”

  “是。”她也只比主子早进常家几个月,这两年多来,主仆俩一起看遍常家内院的明争暗斗,有人得宠,就有人失宠,只要犯一点小过错,便会被其它人踩在脚底下,再也无法翻身,于是互相警惕,才有今天平静安稳的日子。

  又吃了个花卷,迎娣才掏出绢帕擦了下手,拿起账册,在小鹃的陪同下离开书房,去见婆母。

  经过婢女的通报,主仆俩走进寝房,就见小姑常幼玉也在座,于是朝她颔了下首,这才将账册呈给四太太。

  “这个月的帐做好了,请婆母过目。”迎娣恭敬地说。

  四太太笑咪咪地看着她。“你做的帐,我很放心,不用每个月都拿来给我看,好了,别站着说话,快坐下。”

  “这是应该的。”她在圈椅上落坐。

  因为有大嫂的教导,迎娣才得以能读书识字,两年之后,就连算术也难不倒她,婆母便让她开始学着管四房的帐,也把月钱都交给她,开销用度都从她这里来支出,不过她可不敢自作主张,无论大小事情,都会先过来请示,免得公婆不高兴,以为自己想当家作主。

  其实并不是她真的聪明,而是常家有太多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无论婆媳、妻妾、姑嫂和妯娌,没有一房不是斗来斗去的,根本就是家常便饭,迎娣这才见识到女人可怕骇人的一面,当然要引以为鉴。且婆母把账册交给她来管,可不代表就完全信任,随时都有可能收回去的,毕竟媳妇再好,也是别人家的女儿。迎娣嫁进常家也有两年半,多少摸清了公婆的个性。

  两年半,这是一段不算短的日子,迎娣过得小心翼翼,生怕犯了什么错,以致夜里经常作恶梦,其实她这么努力,无非是盼望相公回来,可以让他另眼相看,证明自己有资格当常家的媳妇儿。

  “永瞻到底打算何时才要回来?当初明明说好两年,如今半年又过去了,每次写信问他,都只说再过一阵子,就这么一天拖过一天,难道他一点都不想念家人吗?”四太太唉声叹气地喃道。

  常幼玉娇哼一声。“也许二哥是不想看到某人,才不打算回来。”

  “某人?你说的是谁?”她纳闷地问着女儿。

  “还不就是她!”常幼玉用下巴往那个“某人”坐的方向努了努。

  四太太横了女儿一眼。“胡说!你二哥为何不想看到她?他们可是夫妻,当年他离家之前,跟你二嫂可是感情很好。”

  常幼玉无视当事人就坐在身边,话说得很难听。“二哥根本不喜欢她,要不是她能旺夫益子,根本不可能答应把她娶进门,娘会觉得他们感情很好,全都是装出来的,就是怕你们不让他走。”

  “别乱说!”四太太瞥了媳妇一眼,警告女儿。

  “二哥早就忘了家里还有个妻子在等着他回来圆房,每回捎信回来,也很少提到,这已经可以证明根本没有把某人放在心上。”常幼玉有些幸灾乐祸。“说不定他在外头金屋藏娇,不知纳了几个小妾……”

  四太太低斥。“别说了!”

  迎娣已经习惯小姑对待自己的态度,至今连一声二嫂都不曾叫过,却也不跟她计较。“若真如此,相公大可在信上提个几句,有人在身边伺候,我也放心。”

  “你二嫂说的对,纳妾有什么不能说的,他身边有个女人伺候,总比到那些花街柳巷去得好。”四太太很高兴媳妇心胸宽大,不嫉妒。

  常幼玉见母亲老是替外人说话,气得直跳脚,也不想再看到迎娣的脸,便带着丫鬟走了。

  女儿的任性让她很头疼。“这丫头何时才会懂事?”

  “小姑还小。”迎娣说着好话。

  “都快及笄了,已经可以开始谈论婚事,不算小了。”说完,四太太又把心思重新摆在儿子身上。“自从永瞻在京城开了一家行号,专门跟蒙古人做生意,虽然不算大,却还是每天忙得不可开交,我真怕这一拖又是好几年,不如你捎封信给他,你们也该圆房了。”

  迎娣脸蛋一红。“这……”

  “有什么不妥吗?”

  她有些为难。“若是由我提笔,相公会以为我在催他,只怕会不大高兴。”再说圆房的事教人怎么说得出口。

  四太太这才想到儿子的脾气,愈是逼他,他就愈是抗拒,搞不好适得其反,更不愿回来了。“那么等老爷回来,我再跟他商量看看。”

  “公爹不在府里吗?”迎娣随口问道。

  “还不是去了大房那儿,最近为了三房的事,整个府里闹得鸡飞狗跳的,再不解决,大家耳根子都不得清静……”

  一提到这件事,四太太不禁抱怨连连。“说到底全是永祯不对,家里有个人当官,当然希望他能护着自家人,结果胳膊却往外弯,判自己的堂弟坐牢,实在说不过去,也不想想自己不过是个庶子,还有个出身低贱的生母,往后更得处处仰赖常家,这么做不就摆明了跟自家人作对?”

  听了这一席话,迎娣顿时明白公婆的态度和立场,于是闭上嘴巴,免得这把火无端烧到自己身上。

  “大嫂原本就不喜欢这个庶子,这下更是容不下,非要把人赶出去不可,还是咱们永瞻最乖,从来都不用我操什么心。”四太太不免自夸地说。

  迎娣只是应了一声,就不再多说。

  回到寝房,她从枕头下方取出一张对折又对折的信纸,将它打开来,上头写着大大的“常永瞻”三个字,经过两年多,依旧被主人好好地珍视着,既没弄脏,也没起皱,完好如新。

  这张纸可是陪着迎娣度过无数晨昏以及思念的日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