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待花轿终于抬进了常家大门,迎娣胡乱地擦乾泪水,发现自己两手发冷,紧张到不行,心里只记得不能给爹娘丢脸,让人家瞧不起。

  而另外一头,身穿新郎红袍的常永瞻绷着俊挺的脸庞,高大的身影已经站在大厅外头,就等花轿抵达。

  “我说堂哥,你这表情根本不像在娶媳妇,至少笑一笑。”常永成打趣地说。

  常永瞻瞪了一眼三房堂弟。“如果是你笑得出来吗?”

  “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的,是我早就跑了,可不会乖乖地娶。”他嘿嘿地笑说:“你就认了吧!”

  “哼!”这算是哪门子的安慰?

  花轿终于到了。

  此时,媒婆请新娘子下轿,迎娣因为太过紧张,脑袋一片空白,也不记得做了些什么,直到不小心踩到过长的裙摆,往前扑倒,整个人趴在地上,四周响起讪笑声,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跌倒了,脸蛋顿时胀得通红。

  见状,常永瞻赶紧伸出手,将个头矮小的她从地上拉起来,见新娘子连头上的凤冠都掉了,露出因为哭泣,胭脂水粉都糊成一团,看来十分滑稽的脸,甚至袖口内还滚出一支啃了几口的玉米,引来更多的嘲笑,让他相当难堪。

  迎娣怯怯地瞥了他一眼,不用问也看得出他就是新郎官,也就是自己所嫁的男人,而且相当生气的样子,幸好徐媒婆已经眼明手快地拾起凤冠,替她重新戴上,再盖好红巾,最后将新娘子搀扶进大厅。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她满脑子只有常永瞻那张不悦的怒容,心中不禁自责,自己走路为何就不能小心一点?为何会跌倒,害他被人耻笑?自己真笨。

  常四爷和四太太不知方才外头发生何事,夫妻俩脸上都挂着笑容,心想这个儿子终于娶妻,还娶了一个可以旺夫益子的好媳妇,就等着两年后抱孙子了。

  “……送进洞房!”

  一对新人各怀心思地走出大厅,表情和动作都略显僵硬。

  * * *

  新房内,虽然方才彼此已经“惊鸿一瞥”,不过徐媒婆还是要他们依照习俗来,只见新郎官拿起喜秤,有些粗鲁地揭起新娘子头上的红巾,这对新人才算正式见面。

  “……还有交杯酒也要喝!”徐媒婆陪笑地说。

  常永瞻依旧沉着脸孔,接过酒杯,直接一仰而尽,然后用力搁在桌上。“今晚好好休息!”丢下这句话,他就离开了。

  手上还端着酒杯的迎娣不禁愣愣地看着关上的门扉,有些不知所措。

  见到这一幕,徐媒婆连忙安慰她。“你千万不要在意,快!先把这杯酒喝了。”

  她傻乎乎地点头。“好。”

  于是,迎娣猛地灌了一口酒,马上被辣劲给呛到,也因此回过神来,心想方才在外头出了那么大的糗,一定让相公觉得丢脸,他才会不高兴,眼眶不由得热热的,暗骂自己太笨。

  负责在新房伺候的小丫鬟赶紧上前轻拍她的背,然后又倒了杯水过来,好冲淡口中的酒气。

  “二奶奶还小,不懂这些,男人嘛,总是期待洞房花烛夜,你现在尚未及笄,要圆房也得再等两年,心情当然会不好了。”为了赚这笔谢媒礼,徐媒婆自然可以昧着良心说话,但是想到新娘子跟自己的女儿同样年纪,却这么早就出嫁了,身边又都是陌生人,一定相当惶恐不安,忍不住心软,也就多安慰几句。

  原来是这么回事!迎娣听她这么说,心里总算好过多了。

  徐媒婆见她不再那么慌张失措,也就好人做到底。“你不过才十三岁,还是含苞待放的年纪,再过两年,长大了,包准他会另眼相看。”

  “谢谢。”她由衷地说。

  “不要客气。”徐媒婆偏头看向旁边伺候的小丫鬟,年纪比新娘子还要小,心想常家也真是的,至少派个年纪大些的婢女,也有伺候的经验,更懂得指点尚未及笄的二奶奶,不过这也不是自己能管得了的。“好好服侍你们家二奶奶!”把话说完,徐媒婆也出去了。

  迎娣呼出一大口气,心脏都快从喉咙迸出来了。

  “奴婢小鹃见过二奶奶。”年纪不过才十一岁的小丫鬟,用着还很稚嫩的嗓音问道:“二奶奶要宽衣歇息了吗?”

  她有些不大好意思地看着对方。“我……”话还没出口,肚子正好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声,因为离家之前只顾着哭,根本吃不下,而偷攒在袖内的玉米,也只咬了几口,胃早就空荡荡的。

  小鹃倒也算是机灵,马上会意过来。“奴婢这就去端些吃的过来。”

  见新房内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迎娣这才拿下凤冠,又看了下四周的环境,接着走向洗脸架,拧了条湿面巾来擦脸。

  突然,砰的一声,有人推门进房来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