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好!”常管事心想,若没把亲事谈成,无法向四爷和四太太交代,二话不说,便马上让奴才去把村子里的大夫请来。

  过了片刻,请了好几次都请不动的吴大夫,看到有银子送上门,马上就来帮铁蛋看病,先望闻问切一番,接着口气夸张地说要是再晚个一天,病人就没救了,还说有他妙手回春,只要十天,铁蛋又可以活蹦乱跳了。

  “诊金和药钱就由常家来付……”常管事用施恩般的口气对邱氏说道。“你们可别忘了承诺过的事。”

  邱氏不禁又红了眼眶,不过形势比人强,也只能点头了。“虽然咱们家很穷,但不是在卖女儿,你们还是要按着礼数来。”

  “你们不要突然反悔就好。”常管事哼道。

  “我既然答应了,就不会反悔。”迎娣保证。铁柱和铁蛋是陈家的希望,也是爹娘将来的依靠,她一定要保住他们。

  常管事听了,才满意地回去覆命了。

  待他回到祁县,便立即向常四爷和四太太禀报,两人得知陈家已经答应亲事,不禁如释重负,一颗悬在半空中的心总算得已落下。

  “快去请二少爷过来!”四太太吩咐身旁的婢女。

  婢女立刻衔命将常永瞻请到花厅。

  “对方同意了?”瞥见双亲脸上喜不自胜的笑容,他的心不禁往下沈了沈,不过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只要听到“万顺昌号”的常家,没有几个人会傻到把婚事往外推的。

  四太太笑得合不拢嘴。“同意了!同意了!接下来就是正式上门提亲,然后拿庚帖回来卜个吉凶,不过王半仙之前已经帮你们算过八字,应该不会有问题,接着就是下聘,然后就可以挑日子迎娶了。”

  她愈说愈开心,无视儿子愈来愈难看的脸色。

  “既然这桩婚事都由爹娘作主,还找我来做什么?”他是被人赶鸭子上架,可不是心甘情愿要娶的。

  常四爷横睨他一眼。“媳妇是你的,当然要告诉你一声,我和你娘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以后你会感激咱们的。”

  “逼我娶个才十三岁的小丫头叫做为了我好?”常永瞻可不认为这个半大不小的新娘子进门之后,能够帮上什么忙,不过已经由不得他了。

  他现在满心期待的是早日出发,打算先到东北、蒙古和新疆一带,除了增广见闻,还能学习经商技巧,学了好几年的蒙古语就是为了在这时候派上用场。

  其实常永瞻早就不打算继承家业,因为常家子孙众多,就算能够在自家分号里做事,也无法证明自己的能力,他打算另外设立行号,开创一番新事业,只不过还没有跟双亲商量。

  “罢了!等日子决定好之后,再告诉我一声就行。”说完,他便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常四爷和四太太见状,只能叹气,心想等儿子到外头磨练个两年之后,性子应该就会沈稳下来,眼前肯娶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常四爷夫妻开始筹备起婚事,常家几房的长辈听说要娶的对象是透过王半仙选的,皆相信王半仙的铁口直断,都表示支持,不过年轻一辈的却不以为然,纷纷同情起常永瞻。

  “二哥真的要娶?”今年十二岁的常幼玉一听说这桩婚事,马上来跟兄长求证,就是希望不是真的。

  常永瞻无奈地看了一眼同胞的妹妹。“我若不娶,爹娘是不会让我出远门的,不答应也不行。”

  “听说她家里只是种植玉米的农家,怎么配得上咱们?”她不禁语带轻蔑。“我也问过常管事,对方长相普通,谈不上姿色,说不定连大字也不识得几个,这样的女子,二哥肯定看不上眼。”

  他苦笑了下。“你还真是二哥的好妹妹,尽说些让人泄气的话。”

  常幼玉噘了噘嘴,大小姐的娇气展露无遗。

  “要当我的二嫂,当然得才貌双全,出身也要好,否则我可不会叫她一声“二嫂”的。”一个农家出身的女儿居然抢走她的二哥,成为常家四房的二奶奶,等着瞧好了,她说什么都不会让对方好过。

  “人家都还没进门,你就想着欺负她了,可不要玩得太过火。”常永瞻拍了拍妹妹的头说。

  她娇哼一声。“我才不相信她真的能旺夫益子,爹娘就是迷信,那些算命说的话也相信,二哥真是太可怜了。”

  “再怎么反对,这件事也已经由不得我了,反正爹娘高兴就好。”他的心已经飞到外头广阔的天空,根本没有放在成亲这档事上。

  常幼玉还是为他不平。“可是二哥……”

  “别说了!”常永瞻不想再谈,免得更心烦。

  迎娶的日子很快地就选好了。

  一个半月后,迎娣就要出嫁了,这桩婚事成了梧桐村的大事,能够嫁进常家大门,可是他们这些农家想都不敢想的事。

  陈宝山夫妻面对村民的祝福,只能笑着回应,把难过放在心里,也珍惜着女儿在出嫁之前,最后这段日子的相处。

  铁柱舍不得大姊为了救弟弟铁蛋,才不得不答应嫁人,更气自己,他明明是长子,却不能替家里多赚一点银子,否则大姊也不必牺牲自己,所以他要快点长大,成为大姊的靠山,要是将来大姊被夫家欺负了,还可以有个依靠。

  而二娃和丑娃则每晚紧黏着迎娣,一定要跟迎娣睡,就怕她会被抢走,还童言童语地说要把她藏起来,不让其他人找到。

  可分别的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临了。

  一大早,迎娶的队伍已经浩浩荡荡地来到梧桐村,所有村民不约而同地放下田里的活,挤在陈家门外看热闹。

  鞭炮声四起,在烟硝味中,迎娣在徐媒婆的搀扶之下走出来,那具尚未发育完全的身子,套上尺寸稍大的新娘红袍,显得有些好笑,连凤冠都摇摇晃晃的,红巾有好几次差点滑落下来。

  邱氏两手各牵着丑娃和铁蛋,哭肿眼皮,目送女儿出嫁。

  就连陈宝山也不断地用袖口拭泪,频频怪自己没用,才让长女为了这个家,这么早就嫁人了。

  “大姊,不要走!”铁柱和二娃大声哭喊。

  听到弟妹们的叫声,红巾覆盖下的小小脸蛋早已布满泪痕,却只能硬起心肠不回头,就怕自己反悔。

  陈家里头最开心的当数陈奶奶了,想到常家的聘金就给了三十两,可以让两个孙子买新衣服,还能过个好年。

  迎亲队伍出发了。

  迎娣将扇子丢出轿外,在鞭炮声的掩护之下,这才放声大哭,哭到全身抽搐,她真的不想离开爹娘,还有弟弟妹妹。

  她不想嫁人啊!

  一路哭着,直到进入祁县,距离常家庄园也近了,她才开始害怕,虽然说两年后才要圆房,可是想到要面对从未谋面的相公,还有公爹、婆母,担心自己太笨,不讨他们喜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