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娃一面啃着玉米,一面嘟囔。“我也不要大姊太快嫁人。”

  陈奶奶有着传统重男轻女的观念,认为两个孙子才是陈家的根苗,便免不了教训儿子和媳妇几句。“女儿生下来就是别人家的,你们想留到什么时候?听说王家前两天也请媒婆来了,聘金就是一百两,这一百两要攒多久才有?”这个王家可是梧桐村里最有钱的大户人家,家里的银子肯定堆得跟山一样高。

  “娘,我怎么能把阿娣嫁进王家?谁不知王家的男丁都死得早,难道要她年纪轻轻就当寡妇?”陈宝山难得开口拂逆母亲的意思。

  闻言,陈奶奶撇了下嘴。“好,王家就不算数,不过只要有好的对象,就不要往外推,让对方先来下聘,铁柱和铁蛋过年也才有新衣服可以穿。”

  对邱氏来说,儿子和女儿都是她的心头肉,可又不敢出言顶撞婆母,只能看向丈夫,希望他说几句话。

  “娘,就算咱们家再穷,我也不会卖女儿。”陈宝山很坚持地说。

  铁柱见大姊低垂着头,似乎心里难过,马上附和父亲。“我不用穿新衣服,只希望未来大姊夫是真正对大姊好。”

  “铁柱说得好!”陈宝山用力点头。“反正阿娣还有两年才及笄,不要急,到了那时再说。”

  邱氏顿时安心不少。“好了!面都凉了,快吃!”

  一直没有出声的迎娣只是默默地吃着刀削面,对于嫁人,以为还很遥远,没想到王半仙一句话,让她必须提早面对这件事,不过想到爹娘正缺人手,弟妹又小,她说什么也抛不下他们。

  位在祁县的常家庄园,可以说富甲一方,光是媲美王府城楼的朱色堡门,就让寻常百姓望尘莫及。

  踏进大门,眼前便是一条长街,尽头则是常家的祠堂,两旁各有三座大院,大院中可说是重重叠叠,每座主院的房顶都有更楼,并配置相应的更道,将大院连结起来,而院落和院落之间,皆建有花园,点缀回廊、亭榭、小桥流水,还种有奇花异草,匠心独具,可不输给南方私家园林的景致,其间又各有甬道相通,方便出入。而从照壁、门楼到花墙,不是百寿图、吉祥图案,就是花鸟虫兽,其砖雕、木雕和石雕之精湛,更让它成为晋商宅院砖雕艺术当中的翘楚,每一砖一瓦,更是营造出豪贾的阔绰粗犷和儒商的气度,大院的布局可说是舒展大方、规矩有序,但也看出晋商的保守封闭、墨守成规。

  四房一家人所居住的广和堂,比起其他几房的人丁兴旺,就显得冷清多了,常四爷夫妻育有两子一女,妾室也只生下庶女,因此妻妾之间争风吃醋的情形不多,可惜嫡长子常永义因病早逝,留下妻女,唯一能让他们依靠的就只有刚满十八的次子常永瞻,自然把希望全都寄托在他身上。

  “咳、咳……要我娶妻?”常永瞻被含在口中的茶水呛到,一张棱角分明的阳刚脸孔咳到都胀红了。

  四太太一脸笑吟吟。“你大哥不在了,就只能指望你来开枝散叶。”

  “你娘说的没错。”常四爷马上点头附和。“前几天我跟你娘把王半仙请来府里帮你算命,他问了你的生辰八字,马上笑着说有个最合适的对象,还是天生的旺夫益子相,只要把对方娶进门,一定会事业顺利、多子多孙。”

  常永瞻可不相信算命那一套,不禁嗤之以鼻地回道:“我看他八成是收了对方的好处,才会这么说。”

  “王半仙说的话,娘自然相信了,他说对方是天生旺夫益子相,还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不过家世背景跟咱们实在差太多了,只是一户寻常农家,门不当户不对的,就看咱们爹愿不愿意结成这门亲事。”也就是因为如此,四太太不禁有些犹豫。“娘也派人去打听过了,她今年才十三岁,就算现在娶进门来,也得等上两年才能跟你圆房,想抱孙子还得再等一等。”

  他一脸震惊,瞪着自己的双亲,真的以为他们疯了,居然会想出这么荒谬的事来。“要我娶个尚未及笄的小丫头?”

  四太太怪他大惊小怪。“这有什么不好的?只要她真的能旺夫益子,等两年就等两年,只是她的出身跟咱们实在不相配,就怕让人笑话了。”

  “出身好不好倒是其次,问题在她还只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要娶也得等上两年后再说。”要他现在娶个小丫头进门做什么?

  常四爷沉吟了下。“爹本来也是这么想,不过王半仙说看你的命格,今年若是不娶,两年之后恐怕会有变数,最好还是打铁趁热,反正再过不了多久,你就要出一趟远门,这一去怕是两年之内不会回来,先把媳妇娶进门,等你回到山西之后,正好可以圆房。”

  “娘也是这么想,虽然对方出身不好,但听说很孝顺懂事,人见人夸,既然王半仙这么说,咱们也就信了。”虽然有些美中不足,不过只要真能旺夫益子,她也就不计较了。

  常永瞻把茶碗用力搁下,茶水都溅了出来。“我不答应!”

  今年正好十八的他,尽管还年轻,却有着旺盛的企图心和野心,只想游历四方以及学习经商技巧,对于娶妻生子一事,可是连想都没想过,却没料到在这个即将展翅高飞的节骨眼当中,会冒出一桩莫名其妙的亲事,对象还是个才十三岁的小丫头,真是太可笑了,偏偏他怎么也笑不出来。

  “就当是娘求你!”四太太叹道。

  他一脸无力。“娘,算命的话未必就准,要是真的把人家娶进门,最后还是无法旺夫益子,又该如何是好?难道要我把她休了?”

  “王半仙可是号称铁口直断,至今还没有算不准过,就不妨信他一次。”连常四爷都选择相信。

  “怎么连爹也……”常永瞻简直不知该哭还是笑。

  四太太语带哀求。“娘只生下你们兄妹三人,幼玉早晚都要嫁人,而你大哥永义两年前走了,也只留下一个女儿,咱们这一房就剩你这个男丁,娘想要抱孙子的愿望也只有寄望你了,要是你这趟出门,在外地发生什么意外,娘就真的活不下去了……呜呜……”说着便假哭两声,希望能让儿子心软。

  “我自己会小心谨慎。”难道娶了个旺夫益子相的小丫头,就真能保他一辈子平安顺遂、子孙满堂了吗?

  她一句话就堵回去。“不只要靠你自己,也要看老天爷保不保佑,即便对方出身不好,只要能帮上你,也就值得了。”

  “这是在逼我非娶不可吗?”常永瞻最痛恨被人强迫做不喜欢的事。

  四太太态度也跟着变得强硬起来。“娘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听说已经有不少人上门提亲,要是晚了,这个能旺夫益子的好媳妇可是会让其他人给订下。”

  “你说想去看看东北和蒙古,还想到咱们“万顺昌号”的几个分号磨练,爹也都同意了,可是为了你的将来着想,若不答应这桩婚事,这件事就甭提了。”常四爷也不惜放狠话,就是要这个儿子就范。

  常永瞻顿时气结。“爹怎能出尔反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