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 上一页    下一页


  平遥县 梧桐村

  陈迎娣两手提着竹篮,上头堆满刚从田里拔下来的玉米,除去外头的玉米皮和玉米须,一颗颗金黄色的玉米粒,代表着种植者的心血,不只可以整支拿来吃,也可以煮成粥,或做成各种面食,当她往家的方向走,扎在脑后的长辫子也跟着轻快的步伐左右摆动。

  今年不过才十三岁的她,个头不算高,有张圆圆的脸蛋,天庭饱满,还有着眉清目秀的温润五官,天生就是笑脸迎人的唇角总是往上翘,不过也因为要经常下田帮忙,所以皮肤不够白皙,但是予人第一眼的印象就是舒服讨喜,加上又很孝顺,是村子里公认最适合娶来当媳妇的最佳人选。

  待她走进家门,就见最年幼的一对弟妹正在院子里玩耍,而母亲则是和一位妇人在说话,也不知说了些什么,就见母亲满脸为难,还直摇着头,以为母亲遇上麻烦,于是她加快脚步,想要过去解围。

  “大姊!”五岁的丑娃和三岁的铁蛋奔向她,眼巴巴地看着竹篮里一根根金黄色的玉米,就要伸手去抢。“我要吃!我要吃!”

  她空出一手,笑吟吟地摸了摸弟妹们的头,安抚地说:“只要你们乖乖的,待会儿大姊就来煮玉米,先去玩……”

  丑娃和铁蛋用力点头,然后跑开了。

  “这就是你们家的闺女,还真像传闻中说的,一看就是很有福气……”原本正在跟邱氏说话的妇人见到迎娣本人,立刻将她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嘴巴直说着好话。“果然是旺夫益子相。”

  闻言,迎娣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难怪母亲一脸为难,因为自从两个月前,有个自称王半仙的大叔路经村子,正好跟她讨了杯水喝,为了表示答谢,便帮自己看了面相,还问了生辰八字,然后一口咬定她是天生的旺夫益子相,只要娶到她的男人,这辈子不只会事业成功,还能儿女成群。

  这个消息不知怎么传开之后,她才知道王半仙号称铁口直断,在山西一带很有名气,大家对他的话深信不疑,便天天有人上门提亲,迎娣心想她才十三岁,下头的弟妹们也还年幼,家里需要人手,至少也要等到她二十岁再说。

  “阿娣,这位是苏媒婆,来帮你说媒的。”邱氏无奈地说。

  苏媒婆笑得见牙不见眼。“张家的意思是先下聘,把婚事定下来,等你及笄再迎娶进门,又不是要你马上出嫁。”

  “我不想这么早嫁人,何况弟妹们又还小,我得帮爹娘看着他们,所以请帮我回绝了。”对迎娣来说,没有任何事比弟妹们还重要。

  “可是你早晚总要嫁人,张家可是有家底的,在城里开了两间漆器铺子,嫁过去保证能够享福,还有婢女伺候,也不必再过这种吃不饱也穿不暖的苦日子了。”她努力游说。

  迎娣摇了摇头,口气透着些早熟。“我一点都不觉得苦,而且我是大姊,有责任代替爹娘照顾弟妹,直到他们长大成人。”

  “你真是个孝顺的好女儿,不过也别总是把婚事往外推,耽误了自己的终身大事可不好……”苏媒婆又看向邱氏,动之以情。“俗话说虎毒不食子,你一定也希望女儿能有个好归宿,嫁个好丈夫是不是?”

  邱氏脸色有些发白,身为人母,自然希望女儿能够得到幸福,可是就算再过两年及笄了,家里的活还是少不了她帮忙,不是当娘的残忍,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也只好能拖几年就拖几年。

  “这事……还是等孩子的爹回来,问过他的意思再说。”若不是环境不好,也不会寄望长女留在家里多帮几年忙。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说着,苏媒婆就先告辞,过两天再来。

  见母亲一脸难过,迎娣反过来安慰她。“娘也不必觉得为难,就算要嫁人,也得等到铁柱长大,能够成为爹的左右手,到时再说也不迟。”

  女儿如此懂事,愿意牺牲自己的终身大事,邱氏不禁有些悲从中来。“阿娣,是娘对不起你……”

  迎娣脸上漾着早熟的笑容。“我是长女,这本来就是应该做的,要是有人又上门来提亲,就帮我拒绝了。”

  “好。”邱氏含泪点头。

  到了傍晚,太阳准备下山,陈宝山带着十岁的长子铁柱从田里回来,洗过了脸和手,九岁的次女二娃便搀着只有一只眼睛看得见的奶奶从隔壁房间过来,一家人就坐在土炕上,吃着简单的刀削面,以及用水煮过的玉米,因为是自己种的,吃起来特别甜。

  陈家和梧桐村里其他人家一样,都是以种植玉米、小麦或高粱为生的农家,住窑洞,睡土炕,赚的银子也仅能一家大小餬口,对于将来没有太大的期望,只盼子女能够平平安安长大而已。

  “娘,您慢慢吃。”陈宝山将邻居送的花卷塞进老母亲的手中。

  铁蛋看到花卷可嘴馋了,举高手臂要去拿。“给我!”

  “好,给铁蛋吃……”奶奶最疼这个小孙子,就要把花卷给他。

  迎娣马上把弟弟抱开。“不行!那是爹留给奶奶吃的,你不可以要。”

  “我要吃!”铁蛋闹起脾气。

  她摆起长姊的架子。“铁蛋不乖的话,大姊以后就不带玉米回来了,也不准其他人拿给你吃。”

  听到以后可能吃不到最爱的玉米,铁蛋只好鼓着颊,不再吵闹。

  “这才乖!”迎娣拍拍他的头。

  被大姊夸奖,铁蛋有些害羞地笑了。

  邱氏这时才跟丈夫提起苏媒婆上门提亲的事,想听听他的意见。

  “阿娣才十三,等过两年再说,何况这个王半仙说的话,真的能信吗?”陈宝山是个务实的人,可不希望因为算命的话,害了女儿一辈子。“万一嫁过去,并没有真的旺夫益子,到时对方把气出在阿娣身上,那该怎么办?”

  她倒没想到这一层。“你这么说也对!”

  “那些人都是冲着王半仙说的话来的,不是真的希望大姊当他们家的媳妇,所以我都不喜欢。”铁柱板起还很稚气的脸蛋,说出自己的看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