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鲁娘子 >


  女人对他而言只是传宗接代的工具,娶哪家的闺女都是一样,无论美丑与家世,只重贞节就够了。

  “那小的先下去了。”管事躬了下身。

  “等一下!”

  “老爷还有什么吩附?”管事又踅了回来。

  楚漠然垂下眼睑,状似不经心的说道:“派人出去打听一下每天清晨在南门街上卖粥的王老爹住哪儿。”

  管事微微一愣。“老爷找这人做什么?”

  “我需要跟你解释吗?”

  “是,小的马上派人去办。”管事心头遽震,不敢再多问。

  “下去吧。”他袍袖一挥。

  “是。”管事大气都不敢喘。

  听见脚步声走远,楚漠然拿起摆在桌案上的庚帖,瞥了一眼。“又一个名门闺秀?”他的亲娘何尝不是,家世再好,却还是做出那种见不得人的丑事来,所以名门闺秀又如何?

  漠儿,你要记住,千万不要相信女人……

  爹,我不会忘记。

  第二章

  翌日晌午——

  “老爷……”

  一个娇软的女子嗓音急急的响起,叫住正要出门的楚漠然,就怕今儿个又见不着面了。李芸娘顾不得裹着小脚,在丫鬟的左右搀扶下走了过来。

  楚漠然没有表情的觑了她一眼,眼底没有一丝怜爱或温存。这让李芸娘脸上有些挂不住,不禁要怨恨起他的无情。

  “老爷要出门?”

  楚漠然转身,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已经进门一年多的小妾,如此柔弱纤美,换作其他男人早就夜夜沉醉在温柔乡中了。

  “有事?”他的口气像在对待一个陌生人。

  她娇柔地偎了过去。“芸娘看中了一块布料,想帮老爷做件衣裳,可以跟老爷一块出门吗?芸娘想请老爷看看喜不喜欢。”

  “不必了,你挑自个儿喜欢的吧。”楚漠然不着痕迹地推开她,像是无法忍受她的亲近。

  李芸娘有些受伤,娇嗔地问:“听说赵媒婆昨天送庚帖来给老爷了?”

  “你的消息倒是挺灵通的。”楚漠然口气满是嘲弄。

  “莫非老爷又要纳妾?”她就是想问个清楚,距离上回纳妾才不过三个多月,难道又得再多跟另一名女子共事一夫了。

  “不是妾,而是迎娶正室。”他哼笑一声,等着看她的反应。

  “正、正室?”秀容丕变。

  “你担心?”楚漠然撇了撇薄唇。

  “老爷这不是明知故问,若是要立正室,为什么不是芸娘?就因为芸娘的肚子一直没消息?那还不是因为老爷——”

  “因为我?”他冷眼一瞟。

  她哀怨地垂眸。“老爷多久没到芸娘的房里了。”独守空闺的夜晚有多寂寞,自己已经深深的体会了。

  轻嗤一声,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

  “或许你已经忘了,那么我再提醒你一次,当初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要嫁我为妾就得先要有心理准备,在这座府邸,你可以有享用不尽的华服首饰,成群的婢女伺候,若是生下一儿半女,也是你该尽的本分,并不会因此扶正,更何况……你爹茶行的生意已经到了惨淡经营的地步,眼看就快撑不下去了,图的不也是我能伸出援手,三千两银于可不是小数目,那么你最好让我觉得这么做是值得的。”这无知的女人就非得让他把话挑白了才甘心。

  “那是我爹,我对老爷是一片真心……”李芸娘急急地辩解。

  楚漠然又是一声嗤笑,真心是靠嘴巴说说就行的吗?那么任谁都会。

  “今日的我若是身无分文,也不姓楚,你爹又岂会将你送来给我;且依你心高气傲的性子,早就以死相逼了,又岂会甘心屈就?”

  这李芸娘外表看似柔弱,性子可正好相反,不只眼高于顶,而且工于心计,早在她进门之前,他都先派人调查得一清二楚,若不是爹说这样的女子要的是什么很明白,反而好掌握,否则他可是连看都不看一眼。

  “我……”李芸娘顿时辞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