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鲁娘子 >
四十三


  楚漠然撇开脸,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脆弱的样子。

  “你……你不要这样,我又没要骂你。”她就是不想看到他伤心难过的模样,自己也会跟着不好受。“那我让你打一下好了,不过别太用力。”

  她总是这样,这样处处替他着想,楚漠然发出一声低吼,将她扯进怀中,搂得好紧好紧,恨不得将她嵌进自己的体内。

  “招福……我该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你才会想起我来?你告诉我……”想到她再也不会用满怀爱意的眼神看着自己,那简直比杀了他还要痛。

  偎在宽厚温暖的男性胸膛上,她的小脸顿时又窘又红,想要推开他,但又不知怎么就是动不了,想再多待一会儿。

  “楚……楚老爷……你……你不要这样……男子汉大丈夫,不可以随便掉眼泪的……会被人家笑话的……你……你乖……不哭了……”小手很自然地拍着他的背,像在安慰做错事的孩子。“我不骂你就是了……这会儿要是有人进来瞧见了,准会以为我欺负你……好了,不哭了……”

  这个看似粗串却温柔的举动,几乎让他落下泪来,想到那个无缘的孩子,准会恨他这个爹,害他无法来到这个人世。

  “那就别说要离开我……别说要走……”他不想用这种方式失去她。

  招福好生为难。“可是我想我阿爹……不如这样好了,我回去住个几天,好好地想一想,说不定就想起来了。”

  闻言,他也想起大夫说的话,或许这只是暂时的现象,过一阵子就会恢复了,如今他也只能等了。

  “好,我让人送你回去。”他咬紧牙关,逼自己这么说。

  “你要让我回家?”她听了,笑得一脸灿烂。

  “你可以回去问你爹,就知道我没有骗你,他的话你总该相信吧?”岳父是她目前最信任的人,也只能靠他了。

  招福想想也对,阿爹是不会骗她的,到时就知道他根本是认错人了。

  “那就这么办了。”招福很哥儿们的往他的肩头拍了拍,把眼儿笑眯成了一条线。“你这个人还满通情达理的,我现在对你的印象完全改观了,以后当个朋友也不错,我们家养的猪可是最好吃的,还有我很会腌咸猪肉,改天拿来给你尝尝,你一定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他贪恋着她的笑脸,就像他们刚认识时,那个有点傻气直爽的笨姑娘,明明已经为她心动,却不愿意承认,人总是要等到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稍后,楚漠然看着她坐上了马车,将双手背在腰后,不让自己冲动地伸手将她抓回来,牢牢地抱住不放,不许她走,因为那只会让他们的关系更为紧张,说不得她对他的印象会更坏。

  她探出头来,堆满笑意地说:“那我走了,楚老爷也要多多保重,还有你的气色真的不太好,记得要多吃点东西,人是吃五谷杂粮的,不吃身体可受不了的,不要太逞强了。”

  “我知道。”负在腰后的手掌紧握成拳。

  你还会有再爱我的一天吗?

  还会像以前那样爱我吗?

  楚漠然多想这么问。

  他不会就这么放弃的,之前是招福全心全意地爱他,这回轮到他了,一定要让她重新爱上自己。

  马车喀啦喀啦地前进……

  原本该坐回车篷内的招福,两眼还是不住地往后瞧,目不转睛地盯着目送自己离去的高大男人,那身影看起来好寂寞、好孤独。

  她的心恍若被拧紧了,莫名地隐隐发疼。

  抚着揪疼的心口,她不禁困惑地忖道——她究竟是怎么了?

  第九章

  京城近郊——

  楚漠然一步一步地爬上石阶,心情剧烈起伏着,在决定来之前,这三天的夜里都是辗转难眠。最终,他还是决定非走这一趟不可,因为这是招福对他的一片心意,为了这件事,他们都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在白云庵前,一名身穿灰袍的妇人在冷风中拿着竹帚扫着满地的落叶,她头上只简单地梳个髻,用木簪固定。

  他停下脚步,远远地看着。

  即便已经十五年不见,楚漠然还是很快就认出她来,她老了许多,还不到五十岁,头发已是一片灰白。

  或许是母子连心,妙心不经心地抬头,这是师父当年替她取的法号,只朝他看了一眼,手上的动作也跟着停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