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鲁娘子 >
三十四


  李芸娘垂下眼帘,掩住所有恶意的心机和城府。“那么等芸娘打听好了之后,再来跟夫人说……”

  当晚等到子时过了,楚漠然才进房休息。

  “老爷辛苦了,快点歇着吧。”招福帮他脱下衣袍。

  “这是什么味道?”他的鼻端嗅到了什么,因为之前都没有过。

  “味道?”招福皱起鼻头,往自个儿身上猛吸几口气,这才想起来,于是把系在腰上的香囊拿给他瞧一瞧。“老爷是说这个?听说现在很时兴戴这个玩意儿,老爷不喜欢这个香味吗?”

  看了香囊两眼,笑得有些邪气。“你该不会是想用这个香气引诱我?”

  “我哪有这么想。”她小脸倏地红得快炸了。

  “其实根本不需要用到这个,我都会想抱你、疼你……”他低头亲吻她,娇小的身子也很主动地贴上前。

  待招福在他身下娇颤着,睁着氤氲的眼儿,吐露着心中的爱意。“我好喜欢老爷这样抱我、疼我……好喜欢好喜欢……”

  楚漠然眸色更深、更浓了,若是其他女人这样跟他说,他会认为她不知羞耻,可是出自她的口中,却让他的心为之震荡。

  他动情地覆上她……

  “老爷。”许久之后,招福微微抬起头,想看看身边的男人睡着了没。

  “嗯?”楚漠然嗓音已经透着睡意。

  她很小声地问:“你睡了?”

  “想说什么就说。”他依然闭着眼皮,全身的肌肉很自然地放松,只要搂着她,便很少再尝到辗转难眠的痛苦。

  招福将脑袋又枕回楚漠然的胸口,打从李芸娘跟她说了那件事,她的心就为他疼着,好想为他多做些什么。

  “老爷会觉得寂寞吗?”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搂着她肩头的大掌按得稍稍用力些。

  “呃,没什么,随便问问。”招福心下决定,在没找到人之前,还是不要让老爷知道得好,免得他一个不高兴,不准她管这件事,等找到了人,再来想办法化解这对母子之间的心结。

  “你呢?”楚漠然慢慢地掀开眼皮,隐在昏暗光线下的俊脸有些凛冽。

  “什么?”她回过神来。

  “你会觉得寂寞吗?当我不在府里,必须出外十天半个月,甚至更久,你会感到寂寞,感到被冷落吗?”

  每说一个字都可以听得出其中的僵硬和……该说是害怕吗?怕她也会和他的亲娘一样,因为丈夫长年巡视矿坑和谈生意,一年当中少说也有五、六个月不在府里,就算独宠她一人,坚持不肯纳妾,也会因为寂寞、空虚,最后也会想从别的男人身上得到慰藉。

  招福嘻嘻一笑。

  “要是老爷真的这么久都不在府里,那我可有很多事要忙了,要常常回家看阿爹和二娘,当然还有弟弟,二娘的肚子是尖的,隔壁的婆婆说准是个男孩,这样是再好不过了,到时可以学学怎么帮奶娃儿把屎把尿,以后自个儿当娘了,就能很快的上手……要不然就去王老爹那儿,看他们怎么腌制酱菜,我也可以在旁边帮忙,自个儿亲手做的肯定更好吃,到时就给老爷尝尝……”

  “都不会想我?”他无端喝起醋来,好像自己不在,她也可以过得很开心。

  她紧紧环住他的腰,“当然会想,可是得找一些事来做,就不会想老爷想到哭了,老爷又不是自个儿愿意去那么久,是不得已的,因为有很多人要靠老爷养,所以我要忍耐,乖乖的等老爷回来。”

  楚漠然心头抽紧。“你可以每天写信让人送来给我。”

  “可我又不识字……不过如果老爷愿意教我,那我明儿个就开始学,不过我脑袋很笨的,不晓得学不学得会。”招福很是苦恼地说。

  “我想你也学不会,算了。”他宠溺地低笑。

  “那……我只要学会老爷的名字就好了。”她灵机一动。“只要在信上写上老爷的名字,写得越多就表示我有多想念老爷……老爷,你说这样好不好?”

  “嗯。”楚漠然喉头一梗。

  “那可能要用掉好几张纸,厚厚的一叠,老爷收到可别吓一跳了。”招福格格笑着。

  “要是你真的只写三个字,那我才会生气。”他佯怒地说。

  “老爷真会计较……”

  “你说什么?”他冷哼一声。

  “没啦,我是说老爷对我最好,最疼我了。”招福赶紧搂着他的脖子撒起娇来。“我好喜爱老爷……”

  “这还差不多。”楚漠然咳了一声,因她的话而雀跃。

  “我还要帮老爷生一堆娃儿。”这是她以后要努力的目标。

  “咳、咳。”这回真的呛到了。“一堆就不用了。”

  她很认真地摇头。“我想帮老爷生好多个,这样府里会很热闹,老爷就不会感到寂寞了。”

  “你以为像在生小猪这么简单。”楚漠然又不舍又好笑。

  招福呵呵傻笑。“我当然知道生娃娃很痛,不过因为是老爷的,再痛我也会咬牙忍下去,还有阿爹说像老爷这样的男人都会想要个儿子,以后可以继承家业,二娘也说万一我生不出男孩,老爷就会去跟别的女人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