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鲁娘子 >
十八


  
  只是不同以往,他没有马上起身着装离开;以往他只有在需要时才会过去,完事后就立刻离开小妾的房里,从不曾留下来过夜。

  因为她是他的妻,自然不同。

  或许他可以试着接受让她再靠近自己一点……因为他累了,也想要有个人可以依靠,不用去怀疑她的真心。

  想着,困意渐渐袭来,而身旁的招福早已倦极地沉沉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胸口像被什么重物压着,让楚漠然倏地睁开双眼,透过喜帐外的烛火,觑见招福不知怎么睡的,将双脚都搁在他的胸口上,兀自呼呼大睡,让他又好气又好笑。

  他这新娘子的睡癖还真差!

  楚漠然摇了摇头,没有发觉唇畔挂着一抹纵容的笑弧,将她的双脚轻轻地拿开,还把她跑到床尾的头给调回原位。

  “嘻……老爷……长得真好看……”她说着梦话。

  他听了是啼笑皆非。

  “我喜欢老爷……”招福索性将整条锦被都拉了过去,将它当作楚漠然,紧紧地搂住,然后滚过来滚过去。“好喜欢……好喜欢老爷……”

  目瞪口呆地看了半晌,楚漠然支着额头,低低地笑了起来。“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伸手要拉过锦被,她怎么都不给。

  “不要抢……我的老爷……”

  说时迟、那时快,一脚就这么用力地踹了过去,平常都有在干粗活,那力气可不同于一般的千金小姐。

  没有想到她会出脚踹人,楚漠然一个没有坐稳,就这么跌下喜床了,发出“砰”的一声,也让好梦正酣的招福清醒了些。

  “老爷?”她揉了揉眼皮坐起身来,瞥见身旁没有人,再往床底下一看,就见楚漠然躺在地上,惊讶得张大小嘴,接着赶紧下床,嘴里不忘叨念:“你怎么跟我阿爹一样都喜欢睡在地上?虽然天气热也不能这样,瞧你光着身子,被子也没盖,会着凉的……”

  楚漠然用掌心捂着眼皮,接着肩头开始抖动,越抖越厉害。

  “老爷,你怎么了?”她紧张地问。“你哭啦?是不是刚刚作噩梦了?那梦都是假的,有我在呢,不怕不怕……”

  “哈哈……”他再也忍无可忍地狂笑起来。

  “老爷,你是在哭还是在笑?”招福呆呆地看着。

  “哈哈……”楚漠然笑到眼角泛湿,心情从未有过的开怀。

  “老爷撞到头了吗?”她一脸纳闷。

  “没有,我只是……很想笑,怎么都停不下来。”已经多久没有过这样的滋味,心胸像是拨云见日、豁然开朗。

  “嗯,笑是好事,不过这会儿是半夜了,应该睡觉才对。”招福伸手欲扶他起来,楚漠然放任自己的重量倒在她身上,两人肌肤相亲,欲望来得又快又猛。“老、老爷……你……那个……又……”小脸通红地瞪着他胯下的男性,咋舌不已。

  楚漠然再次将她压在喜床上。“你说的没错,这会儿是半夜,不过既然我们都醒了……”

  “老爷……”她知道他又想做什么了。“这次我、我可不可以叫小声一点,我是说我会忍耐……不过要是不小心叫出来……你不要生气……”

  “想叫就叫吧,我允许你。”楚漠然吻着她的嘴角说。

  她圈住他的脖子,很认真地说:“可是二娘说……那样会被人说是淫荡……我真的不是……”

  “我知道,只要你是因为我才这样,就准许你叫出声。”他分开她的腿儿,用很缓慢的方式来疼爱她。

  招福先是轻叫一声,接着咬住下唇,就怕太大声,让外头的人都听见。“你是我的相公……我的老爷……那是当然……”

  “还疼吗?”楚漠然在每一次进出时凝视着她,看着她小嘴一张一合,眼底露出不可思议的神采,那让他大大的满足。

  “不……不疼……老爷……待我真好……”她轻吐着气。

  “只要你眼里、心里都只有我,我会待你更好……”

  那是当然,这世上除了生我养我的阿爹,我的眼里跟心里只有老爷一个人,为什么老爷就是不信呢?

  招福想要开口问,却被热情的浪潮给卷了进去,夜才刚开始……

  翌日巳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