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鲁娘子 >
十六


  觑着她脱衣的动作,他执杯的手掌停在半空中。

  “你在做什么?”这是在诱惑他?也许她从头到尾根本就是在扮猪吃老虎……

  招福傻笑了两声。“这件衣服好美好精致,一定花了老爷不少银子,万一弄脏了多可惜,而且这样也比较舒服自在一点。”

  斜觑着她脱到剩下白色内衫,虽然身形娇小,不过没想到衣服里头藏着一具丰盈的体态,清冷的俊目渐渐转为深闇,有了灼热的温度……

  他居然对她产生了欲念?

  比她再美再媚十倍、百倍的女子都办不到,而她竟办到了?!既然她这么主动,倒是省去他不少功夫,也没必要隐忍。

  “老爷多少吃一点东西,我帮你挟菜……”招福又走回来,才要执箸,就被一只男性长臂给扯过去,惊呼一声,人已经坐在健壮有力的大腿上。“老、老爷……”可爱的小脸顿时都烧了起来。

  “喜欢我吗?”楚漠然扬起唇角,邪邪一笑。

  “喜欢。”她老实地颔首。

  “有多喜欢?”他的笑意没有达到眼底。

  “好喜欢、好喜欢,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啦。”招福仰起满含羞意的小脸,不知何时,那张脸蛋已经闪动着坚定的光彩,那是一个女人对所爱的男子所绽放出的光芒。“那么老爷呢?老爷多少也喜爱招福吧?”不然以他的身分,是不可能会娶她。

  “男人不兴说这个的。”睇着那张期盼的小脸,他只是敷衍的带过,心底冷笑——原来她也跟其他女人一样,想要索取他的心。

  招福信了,点了下脑袋。“我阿爹也这么说,如果老爷一点都不喜爱招福,就不会找媒婆来提亲了……老爷就放一百二十个心,我一定会很听话,会好好地伺候老爷的,让老爷更喜爱招福。”

  “伺候倒是不必了,那是下人的工作。”将她打横抱起,放在喜床上,跟着楚漠然也动手解开身上的大红蟒袍。“你只要记得一件事,从今以后,你心里只准有我一个男人。”

  她怔了一怔。“可以再多一个吗?”

  “你心里还有谁?”他脸色倏地变得十分骇人。

  “当然是我阿爹,虽然我这会儿嫁人了,就是泼出去的水,不过也不能从此就不管阿爹了,老爷,你说是不是?”

  楚漠然怒瞪着她,想不到自己居然也有吃起岳父的醋的一天。“不过可别忘了我才是你相公。”自然分量要重一点。

  “我当然知道……”招福喷笑出来,不过那笑在觑见他已脱去大红蟒袍,就连上身的内衫也一并卸去,袒露出精壮的男性胸膛,倏地不见了,小嘴张得好大,两眼也看得发直。

  “我以为男人脱了衣服后,都会像我阿爹那样有个圆滚滚的大肚子……”小时候总爱摸着阿爹的肚子,笑他里头塞了个娃娃。

  闻言,他支额苦笑。

  她搔了搔下巴,小心翼翼地问:“老爷,我说错什么了吗?”

  “没有,你没有说错。”当那份根深柢固的成见升起的当口,她就有办法搞得自己哭笑不得,不知不觉地抛去疑心。

  “老、老爷……我自己……来就……就好……”见他也上了喜床,伸手脱起自己的内衫,招福终于有了女子该有的自觉,说话也不禁结巴起来。

  话声未落,男性薄唇已然贴上她。

  招福的眼儿瞪得又大又圆,感觉到两片嘴儿被咬啮轻啃着,接着身子慢慢往后躺下,朱红色的兜衣跟着从胸口滑落了……

  “老……老爷,我们现在要洞房了吗?”小嘴找到空隙,微喘地问。

  这些都跟二娘说的——样,那么应该就是了,所以得牢牢记住,要乖乖的躺好,闭上眼皮,不可以出声。

  没有回答她,男性头颅一寸寸地往下移动,唇舌吮过招福的颈窝,痒得她吃吃的笑,全身都在颤抖……

  “老爷……别……别舔……好痒……”招福扭摆着身子,试着要闪躲,因为那里可是她的死穴。

  他抬起因欲望而泛红的俊脸,哼了哼气。“你忘了你二娘是怎么交代的吗?不准拒绝,不准乱动。”

  “可是哪有人用这样的……”她好委屈地咬着唇。

  “嗯……”楚漠然故意加重语气,忽然觉得欺负她很好玩。

  “好嘛。”为了当个好娘子,只能拚命地忍耐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