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鲁娘子 >
十四


  招福连忙捂住小嘴,险些吐了出来,这花轿也不知是不是故意,摇得还真大力,摇得她头都晕了。

  她一手掀开头盖,一手扶着小窗。“原来嫁人这么辛苦……要是再晃下去,我可真的要吐了……不行,我得忍耐,不能给老爷丢脸了……”

  招福努力地吸气,沉重的凤冠压得脖子都快断了,到最后她不得不用两手扶着,才没跌了出去,她哪里知道这轿夫是被人收买了,才故意这么折腾她的,就是要她待会儿在众人面前出糗。

  “呕……”要撑住,就快到了。

  迎亲花轿在期待之下终于来到楚家庄门口,几乎全京城的百姓都跑来观礼,这可是除了皇家娶亲,少见的大阵仗。

  穿着大红蟒袍的新郎倌来到轿前迎接,以折扇打轿顶三下,再踢三次轿门,表示压服将来雌威。

  招福让媒婆搀了出来,头昏眼花的踩碎了摆放在轿前的瓦片好辟邪,才走了两步,不小心踩到裙摆,险些就要往前仆倒,顿时吓得魂儿都快飞了。

  一只男性大掌及时箍住她的腰肢,才没当场闹出大笑话。

  虽然盖着头巾,不过她知道手掌的主人是谁,那温热的触感让招福的心不觉地安了下来,还不忘小声地道歉——

  “老爷,我不是故意的……”

  “别说话!”楚漠然冷冷地低语。

  她真笨,不免懊恼地自责。

  接着由一位福命妇人手持米筛,俗称过米筛,一路进了厅堂,拜过了天地祖先,相对交拜,再入洞房。

  坐在喜床上,招福无聊地动了动脚,忍不住想掀开头巾……

  在房内伺候的丫鬟凉凉地说:“夫人,请别乱动。”

  招福赶忙将小手放下,也因此无法觑见此刻丫鬟脸上鄙视的嘴脸。

  她们可是万万也没料到得服侍一个养猪人家出身的主子,这样卑微的身分居然能当上楚家庄的当家主母,当奴才的都觉得丢脸。

  招福又坐了一会儿,实在有些憋不住了。“呃……我……我尿急……”

  丫鬟撇了撇嘴唇。“夫人要忍耐。”

  “这种事要怎么忍耐?”要知道人有三急,这种急可是憋不住的,她索性自个儿把头巾掀了。

  “夫人,你这是在做什么?”丫鬟简直傻眼了。“待会儿让老爷看见了,可是会怪奴婢,快回去坐好……”

  “先告诉我门在哪儿?”她提着裙摆,在偌大的房间里到处乱窜。

  “你……”丫鬟瞠目结舌。

  招福又急急的踅了回来。“还是先跟我说茅房在哪儿比较重要……”

  “夫人——”丫鬟可是从没见过像她这样举止粗俗失当的当家主母。“夫人若要解手就到屏风后头,那儿有个夜壶。”

  “你也不早说。”她提着裙摆就冲向屏风后头去了。

  这下可让丫鬟抓到茶余饭后可以嘲笑的把柄,也可以乘机会邀功了,心想芸姨娘和婉姨娘要是知道了应该会很开心才对,像这样的女子,大概不消多久就会被老爷给休了。

  “呼,总算舒服多了。”招福从屏风后头走了出来,还不忘整理着身上的新娘红袍。“你不用担心,老爷这会儿还没进来,不会让你挨骂的。”

  丫鬟脸都绿了。“夫人现在的身分已经不同了,可别再这么乱来,要是传扬了出去,丢脸的是老爷。”

  她搔了搔脸颊,困惑地喃道:“怎么会传扬出去?这儿只有你和我,也没人会知道,何况每个人都有尿急的时候。”

  “奴婢当然是不会多嘴了。”丫鬟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

  她傻笑两声。“那不就得了,又没有人知道。好了,我会乖乖地坐着等老爷进来,不会让你为难的。”

  说着便又盖上头巾,坐回喜床。

  “真是粗鲁又没见识……真不晓得老爷是看上她哪一点,我都比她强多了。”丫鬟在嘴里咕哝。

  “你在跟我说话吗?”招福作势要掀头巾。

  “奴婢没说话。”

  “喔。”于是把小手放下,到最后已经无聊到玩起手指头来了,肚皮在这时又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声。“都什么时辰了,好饿……”从早到现在,似乎都还没吃到什么东西。

  丫鬟可被她怕到了。“夫人你可别乱来,得等老爷进房才准吃东西。”

  头巾后传来闷闷的声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