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鲁娘子 >
十二


  她那副傻里傻气的模样,让楚漠然又恼又……疼!

  他的心居然会疼?就因为她?到底是怎么了?

  “你再敲下去,要是昏倒了,别以为我会找大夫来。”他故作冷嗤。

  招福这下确定真的是他了。

  “我不是在作梦吧?”她喜出望外地又掐了掐自己的脸皮。“真的会痛耶!那么我没看错,也不是在作梦了……你是来找我的吗?”

  “不是。”

  “喔。”招福小脸马上失望地垮了下来。想一想也对,他巴不得别再看到她了,又怎么会来找她。

  楚漠然瞅了一眼她有些苍白的脸色,垂在肩头的两条发辫也松垮垮的,就这么随便跑出来见客,让他很不以为然。

  “你先到外头等。”他先摒退了小厮,待小厮出去之后,才又问道:“你刚才在做什么?”

  “刚才……我在房里歇着。”她很老实地回答。

  闻言,楚漠然两道剑眉倏地皱紧。“那大门为何不关?难道不怕有人闯进来?”

  “噗!怎么可能会有人闯进来?”招福彷佛在笑他太大惊小怪了。“我们这儿白天都是不关门的,就算是贼也不会想来这儿偷东西,况且也没啥好偷的……啊!我忘了倒茶,瞧我睡到头都昏了。”才提起陶壶,里头却空空的,不禁尴尬地笑了笑。“茶水都被我喝光了,我这就去烧水,你等我一下——”

  “回来!”他冷喝。

  招福提着陶壶又赶紧折了回来,眼巴巴地盯着他,语气讨好地说:“你吃过了吗?不要心情不好又没吃了,我去炒两个菜就好了。”

  “你真的这么关心我有没有吃饭?”

  他牢牢地望进她的眼底,想着其他的女子要的是他的心、他的财产,从不关心他的心情好不好,吃过了没有,只有她例外……

  真是一个笨姑娘。

  “那是当然了,人都是吃五谷杂粮才能活得下去,要是饿死了就什么也没了。”她乘机念了几句。“你等一下,很快就好了。”

  因为转身转得太快了,她蓦地感到一阵晕眩,整个人一晃,手上的陶壶就这么摔在地上成了碎片。

  楚漠然心头一惊,在还没意识到之前,就已经张臂接住那娇小的身子,视线不期然地瞟见她微开的后领,那纤细的脖子上布满了刮痧的痕迹,整片肌肤已经呈现暗红色,一直蔓延到衣服下头去。

  “你做什么?既然不舒服就回房躺着……”他压抑下担忧,语气有些不善。

  她好不容易清醒了些,瞥见自己还偎在他的怀里,不禁升起两朵红晕,这滋味跟被阿爹抱着不一样,她的心儿会扑通扑通地跳着,又急又快,让她忘了要呼吸,只想再多被他抱一会儿……

  这样会不会太不害臊了?

  她才昂起小脸,就瞥见楚漠然拧着两道好看的眉头,阴着一张俊脸,仿佛在生谁的气,以为是自己又惹火他了,连忙站稳。

  “我、我没事儿,只不过是日射病,多喝点水,再刮刮痧就会好了……”说着还用力拍着胸脯来证明。“你瞧这会儿不是好端端的。”

  楚漠然冷睇她一眼。“没事最好,我回去了。”

  或许这趟真的来对了,就挑她吧!

  若是依她的身分,这辈子只有当妾的分,可他是楚漠然,不是别的男人,眼光自是不同,娶她为正室又何妨。

  名门闺秀、干金小姐又如何,他已经有两个小妾了,在他眼里,也不过尔尔,所以这回要挑个与众不同的,或许能增添不少生活上的情趣,只要她老老实实地持家,还有守本分,那么他可以给她锦衣玉食、珠宝首饰,一辈子享用不尽。

  招福怔怔地跟到了门口。“你要回去啦?不再多坐一会儿吗?我还没烧水,一下子就好了……那、那路上小心……”

  临上马车之前,他又凝睇了她半晌。“回房休息去,记得把大门关上。”

  她呆呆地点头应和。

  招福觑着马车渐走渐远,还搞不清楚他今儿个到底来做什么?

  直到三天后,谜底终于揭晓了。

  “……你们到底有没有听懂我的意思?”

  赵媒婆挥了挥手上的红巾,没好气地瞪着坐在眼前的一老一小,果然是父女,表情还真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