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看得到爱不着 >


  “那就早点睡,我很忙,没空跟你多讲,就这样了。”说完,不等筱雨回答便关机。

  筱雨哭丧着小脸,胸口闷得难受。“咳咳……”他们交往已经两年,她知道他事业心重,好不容易升上副理,正在为事业打拚,所以她都不敢随便打扰他,一向是他打电话给她;即使现在是她最需要他的时候,被雨仍不敢有怨言,因为他也是为了他们的未来奋斗,只是知道归知道,多少还是感到伤心。

  倒了杯热茶,再舀进一匙川贝琵琶膏,搅拌均匀,听说这个治咳嗽有用,至少能让喉咙舒服一点。

  喝一小口,筱雨想到了一个人。在电话簿上找到邵允泽的名字,这才想到表哥明天下午要到西班牙马德里参加国际骨董鉴定研讨会,要是知道她生病了,说不定会通知住在高雄的姑妈和姑丈,以姑妈他们呵护她的程度,搞不好连夜开车北上,这样劳师动众不是她希望看见的。

  “咳咳……”她咳得喉咙好痛,好象快裂开了,精神也无法集中。

  她真的好想有个人陪在身边!

  运鹏心里只有事业,她多希望他能多爱自己一点……

  丁筱雨,你要坚强一点!你不能老是靠别人!

  “健保卡……”筱雨撑起摇摇欲坠的身子,在梳妆台的抽屉里翻找着,“我的健保卡放到哪里去了?”声音突然梗住。“为什么找不到?我明明记得放在这里……呜……不能哭……一定在这里,再仔细找。”她不断告诉自己,不让自己哭出来。

  找到了!

  这时,她再也忍不住的坐倒在地上,抱住膝盖哭了起来。

  护士小姐帮她吊了点滴,让筱雨暂时躺在急诊室的病床上休息,不久,她便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她被护士小姐叫醒。原来是她的手机响个不停,怕会吵到其它病患,不得不唤醒她。筱雨这才发现已是隔天中午,想不到这一觉睡这么久。

  “喂?”她的声音相当沙哑。是刘卉如打来的。“我在医院,今天恐怕要请假……谢谢,那就麻烦你帮我写假单……侯先生回来了?他怎么说?”其实筱雨不用问也知道准没好话。“我知道了,我明天会去上班……明天见。”

  筱雨下了病床,整个人还是很虚弱,可她总不能一直待在急诊室。缴清费用,她拿了药就走。

  台风来得快去得也快,地上留有几处小水坑。

  她原本想走路回家,可是走到一半,真的走不动了,昨天几乎没吃东西,实在没有力气了,不得不找个地方坐下。

  她再次拿出手机,看着电话簿上寥寥无几的人名,除了亲人、男朋友之外,她根本没有什么知心朋友,直到生病,才深刻的了解到朋友的可贵。

  自父母车祸去世后,是姑丈和姑妈扶养自己长大的,对她来说,他们的养育之恩大如天,因为感恩,她很努力的活着,凡事尽量自己动手解决,无非是不想造成亲人的麻烦。可是,有时真的好累,她好希望有人可以像座大山般让她依靠,为她挡风遮雨。

  “咳咳……”她捂着口重咳。

  皮包内的手机又响了。

  屏幕上没有显示人名,不过手机号码已经让她牢牢的记住。

  “喂。”

  男性嗓音饱含笑谑的响起。“你的声音好象乌鸦叫。”

  筱雨咬住下唇,不吭气。

  “听说你请病假了?”韩拓的口气虽然仍在揶揄她,不过却流露出那么一丝关注,只是她没有发觉。

  之前落寞空虚的情绪,不知不觉中被羞恼取代。“你是故意打电话来笑我的吗?”这男人好过分!

  韩拓大笑,“被你猜对了。”

  “你……咳咳咳……”因为太激动,让她咳得更厉害。

  他笑得更嚣张。“好可怜喔!”

  “不要你管!”筱雨眼眶红红的,又不晓得怎么反击。

  “你还是不要说话,免得吓到别人。”

  筱雨哑着声咕哝,“反正又吓不到你。”

  “早上你那位上司打手机给我,被我骂得狗血淋头,连个屁也不敢放一下,你听了有没有很高兴啊?”韩拓刻意在讨好她。“我可是在帮你报仇。”

  她蠕动下没有血色的唇瓣,“你根本是在陷害我。”这下惨了!明天上班,上司铁定将气全发泄到她头上。

  “什么?说话大声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