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看得到爱不着 >
三十一


  那扇拉门像是一道鸿沟,阻断了相爱的两个人。

  “不要……不要打我……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做错事……我没有……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什么了?不要……不要……”

  睡在榻榻米上的韩拓在睡梦中大叫着,两手在空中舞动,双脚又踢又蹭,像是在阻止什么近身,头颅也不断的左右摆动,身上的衣服已被汗水给浸透了。

  筱雨拉开房门,心急的扑了上去,试图叫醒他。“韩拓!韩拓!你在作梦,快点醒过来。”

  “不要过来!不要再打我了……”他猛地推开她,翻滚着身躯,发出沉痛的哀嚎。“啊……啊啊……”

  那无助的叫声令她心如刀割,只得将韩拓抱住,哽咽的呼喊,“没有人打你,韩拓,你快点醒过来……我在这里……没有人会打你的。”

  倏地,韩拓全身僵硬的挣开噩梦的纠缠,掀开眼皮,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时之间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韩拓?”她泪眼婆娑的抚摸他汗湿的脸庞。

  他茫然的盯着筱雨,许久之后才想起刚刚的梦境。

  “什么都不要问……”

  原本以为遗忘的梦境又找上他了。

  瞅着韩拓汗湿的脸庞一会儿,筱雨了解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她不能强迫他,可是她真的好想多了解他一些,不过显然他还无法对她敞开心胸。

  “好,我什么都不问。”她将头偎在他胸口上,韩拓没有拒绝,让筱雨稍稍放心了。静静的倾听他趋于正常的心跳声,呼吸也平稳下来,过了好久,这才柔柔的低喃。

  “我常常作一个梦……不,那不是梦,而是真实发生过!前一秒,我开心的坐在车子后座,和前座的爸爸和妈妈有说有笑,因为爸爸工作很忙,我们一家三口难得一起出去玩,所以那天我好高兴……可是下一秒,后头的大卡车突然撞上来,我们的车子跟着往前冲向游览车……后来的事我不大记得了,只知道头好痛,然后听到妈妈在叫我,我想去救她,可是眼睛张不开,只能一直哭、一直哭。

  “刚开始那几年,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这些,姑妈就会跑来陪我睡,让我不会觉得孤单害怕,后来医生说我可能会变成瞎子,再也看不见东西,我就不再哭了,因为我不想让姑妈和姑丈为我担心,要是又想掉眼泪,我就偷偷的躲在棉被里,不让他们听见。”

  韩拓合着眼睛,像是睡着了,可是筱雨知道他是醒的。

  “……虽然每次想到死去的父母,我的心还是很痛,但我还有那么疼爱我的亲人,他们无微不至的照顾我长大,让我无时无刻都感到温暖,只要想到这些,我就觉得自己还是很幸福的。”

  他依旧没有开口。

  筱雨并不急,只要他不把她推开,她就会继续等待。

  “我好饿。”从早上到现在,他都没吃东西。

  她扬起一抹温柔的笑颜,“我煮了面,你先去冲个澡,我去把面端出来。”

  待筱雨出去,韩拓徐徐的张开眼睑,痛苦迅速在眼底蔓延开来……

  第八章

  拿了两条同样是Burberry的经典格子纹丝巾在镜子前比来比去,筱雨实在很难决定要买哪一条送给姑妈当生日礼物。

  “小姐,这两条都跟你的肤色很搭,也很适合你的气质。”穿著制服的专柜小姐在旁边微笑。

  她有些不好意思。“谢谢,不过我是要送人的。”

  “那两条都买下来好了。”韩拓出现在镜子里头,露出欣赏的眼神,然后将金卡递给专柜小姐。“帮我们用盒子包起来。”

  筱雨把丝巾交给专柜小姐,跟着走到结帐的柜台前面,这才瞥向站在身侧的男人,一副欲言又止。“韩拓……”

  他很自然的搂着她的腰,俯睇着她,“嗯?”

  “没、没什么。”本来想问他要不要跟她一块回高雄,可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担心会给他压力,毕竟他们才交往一个多月,前几天才刚见过表哥,现在又要他见姑妈他们,似乎太急躁了些,还是过些时候再说吧!

  韩拓挑了下眉,“到底是什么?”她的表情不会说谎。

  “你想不想知道我表哥给你打几分?”筱雨突然想到表哥的评语,不禁失笑。

  “这还用说,当然是满分了,我自认那天的表现可圈可点,无可挑剔。”他信心满满的说。

  筱雨呛笑一下,“臭美!”

  “难道不是?”

  她在心中闷笑,等他签了信用卡,提着纸袋走出店外才开口。“我表哥说你这个人感觉太强势,怕我会被你给欺负了,打算给你半年的观察期,这段时间不能让你越雷池一步,所以暂时不能到你家过夜了。”

  “没关系,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要我到你家过夜也可以。”他可不是那么简单被打发的。

  “你真会耍赖。”筱雨娇嗔。

  韩拓哈哈大笑的往她颊上亲了一口,“这叫男性本色。”

  “妈,你看!那不是大哥吗?”

  兴高采烈的叫声让韩拓高大的身躯僵在原地,瞪着迎面而来的母女,两人手上都提了好几个纸袋,显然也是来大采购的。瞥见韩千妤身边的中年妇人,他倏它沉下脸,阴阴冷冷的瞅着对方。

  搂住筱雨腰际的大掌收紧,几乎掐痛了她,秀眉不自觉的拧起。

  “大哥,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们,真是太巧了。”韩千妤拉着面容有些尴尬的孟玉华上前,“妈,你好久没见到大哥了吧?”

  孟玉华紧张的摸着脖子上的红宝石项链,笑得僵硬。“阿拓,看你活得好好的,我、我们就放心了。”

  “我们走!”连招呼都不想打,韩拓冷着睑,拥着筱雨作势要走。

  韩千妤挡住他们,瞄了下他手上印有Burberry的提袋,口气变得贪婪。“大哥,虽然你不是我爸妈亲生的,不过养育之恩大如天,你可不能说忘就忘,我跟妈刚才在一0一看中一只钻戒和钻表,可是买不下手,你去帮我们付帐吧!这点小钱你应该花得起才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