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看得到爱不着 >
二十五


  “……我又没有拜托你,你给我叫他们回去!”他拉开嗓门大吼。“我只住三个月,你叫他们把那些花花草草搬来,到时还不是死光光……不用你派人来帮我照顾……你只要叫他们滚就好了。”气得把手机都摔了。

  韩拓岔开大腿,两手叉在腰上,怒视忙着打木桩、搭木架的工人,铁青的脸色让他们一个个头皮发麻,有种性命不保的感觉。不过,他们只是听命行事,吃人头路,没把事情办好,对上头无法交代。

  “咳,我说韩总,反正这些都是公司的产品,如果连自己人都不用,怎么说服客户,你说对不对?”被手下推出来送死的工头冷汗涔涔的说。“何况为了布置这里,董事长还亲自设计,花了不少心血。”

  他冷哼一声,“只要你们能够让我听不见半点声音,看不到你们每一个人,爱怎么弄我都不会管。”他才不想把自己住的地方搞得像一座花园,虽然在园艺造景公司工作,并不代表就喜欢捻花惹草。

  工头笑得比哭还难看。“韩总,你这不是开玩笑吗?”

  “我像在开玩笑吗?”

  “是不像。”工头好无奈。“要不然你就戴上耳机听音乐,再把拉门关起来,在屋里吹冷气不是很好,就当我们全都不存在就好了。”

  工人们纷纷点头如捣蒜。

  韩拓阴阴的冷笑,“等我把你们一个个踹出去,就统统不存在了。”

  就在他要付诸行动,大家准备各自逃命之际,冷不防的瞄到站在红色门框外的纤影,先是一愣,随即踱向她。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的筱雨,一回神,人已经在阳明山上,看到韩拓走近,反倒慌得想逃。

  他一个箭步追上去。“既然来了,干嘛又要走?”

  “你看起来很忙的样子,我还是回去好了。”她不想让他看到这副遭人遗弃的狼狈模样。不料一只大掌掬起她的小脸,强迫她转过去。“你……”

  映入眼帘的是张脆弱苍白的脸蛋,让韩拓不自觉的拧了眉,“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比鬼还难看?”

  若希冀他会说些好听的话来哄她是不可能的。“我要走了。”

  “跟我进来!”他粗鲁的将她往屋里拖。

  筱雨踉跄一下,不得不跟着他。

  在场的工人总共七、八双眼睛瞪着他们看,让她有些难为情。

  他怒眸一瞪,“看什么?还不快去做事!”

  “韩总,你的意思是说不赶我们走了?”工头宛如拿到了特赦的圣旨,笑到见牙不见眼。“大家听到了没有!快点工作!”

  两人进了屋内,韩拓将拉门关上,杜绝窥视的目光。

  “我不想打扰你……”

  韩拓横她一眼,“从你第一天踏进这里,就已经打扰到我了。”从来没有女人让他动过心,让他软弱过,而她却让他破了例。

  这句话触痛了筱雨尚在淌血的伤口。

  “对不起……”原来她的存在始终造成别人的困扰。

  她将湿答答的泪颜埋在掌心中,哭得泣不成声。

  “你……”韩拓用手爬了下头发,似乎在克制着什么,心中低咒一声,才张臂将她揽进怀中,“不要哭了。”

  筱雨呜咽一声,积在心头的委屈像决堤的洪水,尽情的发泄出来。“呜……呜呜……他可以不爱我……可是不能这样伤我……”

  “又是为了那个姓冯的?”能让女人伤心流泪的只有男人。

  破碎的哭声从他的胸口模糊的传出。“再让我哭一下就好了……只要一下……呜……就好……”

  韩拓将她的螓首按在自己的胸膛上,亲吻她的头顶。“好,尽量哭吧!哭多久都没关系……哭完了就把他忘了。”

  “呜呜……呵!”他少见的温柔让她想哭又想笑。

  他挑起眉梢,“你是在哭还是笑?”

  筱雨揉着眼皮,泪中带笑的抬起脸,“想不到你也满会安慰人的,我还以为你会乘机挖苦我,笑我太笨太傻。”

  “我有那么差劲吗?”他佯装气恼。

  她噗哧的笑了,可是笑了两声,又流下泪来。

  “刚刚我跟他见面……他怕我成为他的包袱、他的累赘,所以……才要跟我分手……我气得把咖啡淋在他头上……呵呵……看到他脸上不敢置信的表情……我从来没有这样痛快过……”

  韩拓眼底闪过一抹赞许。“干得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