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看得到爱不着 >
二十一


  要是真的看不见,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十岁那年,因为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以为就算失明了也没什么差别,根本不晓得害怕;现在不同了,她不想成为姑妈和姑丈的包袱,得终生依靠他们来生活。

  “为什么会这样?”当初医生还斩钉截铁的说绝对没问题,也没有出现任何排斥现象,可是那些莫名其妙的幻觉却一再出现。“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脚步声来到床头,有人靠近自己。

  “筱雨。”

  认出声音的主人,她挤出笑容。“表哥,你来了。”

  邵允泽坐在床上,审视着她强颜欢笑的小脸。“都检查过了吗?”

  “嗯。”筱雨意志消沉的低吟。

  他眉头深锁,“医生怎么说?”

  “初步检查还找不到原因。”她困难的牵动嘴角,“表哥,你千万不要告诉姑妈他们,我不要他们担心。”

  摸了摸她的头,邵允泽笑叹,“这种事怎么可以不说?要是我知情不报,会被我妈打死的。我已经打电话回去,他们会搭晚上七点半的飞机上来。”

  筱雨好内疚。“表哥……”

  “你不要多想,听医生的话,把原因找出来才是最要紧的。”邵允泽端详她的眼皮,“眼睛还不能张开吗?”

  “我只是有点怕……”怕万一张开,发现真的看不见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只能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沙子里。

  他可以体会她的心情。“那就不要勉强,我去跟医生谈一谈,待会儿再过来,不要胡思乱想了。”

  “嗯。”目前她的心很乱,也只能这样了。

  晚上九点多,病房里传来了兆兰的哭声,她从机场直奔医院,一进病房就抱住外甥女,哭到心都快碎了。

  “呜……怎么会这样?老天爷真是瞎了眼……呜呜……筱雨,你的命怎么会这么苦啊……呜……”

  邵士庭喉头微梗的安抚太座大人。“这里是医院,不要吵到其它病人……”

  “允泽是怎么办事的?”她抹着泪水,气冲冲的数落。“居然让筱雨住在健保病房,跟那么多病人挤在一间,这样怎么安心休养?你去护理站跟他们说我们要转到头等病房。”

  筱雨擤了擤鼻水,微眯着眼,想看清她最爱的亲人,却只有模糊不清的影像。“姑妈,我在这里就好了。”

  “可是这样总是不方便,你不用担心钱的问题,把眼睛治好最要紧。”丁兆兰心疼的捧着她那张秀致的湿润脸蛋。“乖!听姑妈的话。”

  深知太座大人脾气的邵士庭叹了口气,“筱雨,你就听你姑妈的,不然她准会没完没了。”

  丁兆兰白了丈夫一眼,“知道就好。”

  “嗯。”筱雨乖巧的点头。

  “那你就快去跟他们要一间头等病房。”使唤完了丈夫,丁兆兰左顾右盼,都看不到儿子的踪影。“允泽呢?他怎么没待在医院照顾你?”

  她握着姑妈的手,“表哥去帮我买吃的,应该快回来了。”

  “都几点了还没吃晚饭,你这孩子就是这样,得要有个人在旁边看着才行,瞧你比上次回来时又瘦了一圈。”丁兆兰疼惜的摸摸她的脸、她的手,“你干脆把工作辞了,跟姑妈回家,有你姑丈的退休金足够我们全家过了,何必为了两万多块的薪水这么辛苦。”

  筱雨的决心有点动摇了。

  最近的确遇到太多事,工作不顺心,加上冯运鹏对她的冷淡和忽略,都让她身心俱疲,好想躲回亲人的怀抱,不再去想那些烦人的事,可是……她告诉自己不能这么自私,姑妈和姑丈养大她已经仁至义尽了,她没道理继续依赖他们。

  “妈,你不要又来了。”才进病房就听见母亲的话,邵允泽忍不住插嘴。“筱雨有她自己的想法,你不要强迫她……我买了菠萝海鲜炒饭,味道还不错,多少要吃一点才有体力。”

  她对着邵允泽的方向微笑。“谢谢。”

  丁兆兰帮她把便当盒盖打开,“筱雨,姑妈明天就帮你煮一些喜欢吃的过来,比较有营养,外面的东西又咸又油,对身体总是负担。”

  “当然好了,我也好想念姑妈做的菜。”她嘴巴甜得很,让丁兆兰笑得合不拢嘴,趁着筱雨吃饭的时候,把儿子拉到病房外头。

  “医生怎么说?”

  邵允泽表情凝重,“医生也检查不出原因,眼角膜也没问题。”

  “没问题怎么会突然痛成那样?我还是亲自去找医生问个清楚。”

  他将急惊风的母亲拉了回来。“妈,医生已经下班了,要问也得等到明天,你先不要冲动,筱雨心里一定也很害怕,要是你不冷静一点,会影响到她的心情。”

  丁兆兰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我知道了啦!”

  “今晚你和爸就住在我那儿,晚上我待在医院陪筱雨,你们等到早上再过来。”

  她点头,“也只好这样了。”

  由于邵允泽早上还要去见个很重要的客户,筱雨担心延误到他的工作,急着催他离开。

  “我妈大概九点多会过来,要是有事,你可以叫护士。”因为换到头等病房,刚好斜对面就是护理站,相当方便。

  筱雨失笑,“表哥,我知道,你快去吧!”

  “那我走了。”邵允泽心想不过一个多小时,应该不会有什么事,这才先行离开医院。

  吃完三明治和豆浆,小心翼翼的走到厕所刷了牙,虽然视线还是有点蒙眬不清,不过情况已经比昨天好多了,让筱雨上忐忑不安的情绪消弭不少。

  走出厕所,站在窗前,眺望楼下的景物,直到眼睛酸了,才想回病床上躺着休息。这时,五楼的电梯门开启,西装笔挺的冯运鹏匆匆赶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