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看得到爱不着 >


  “是。”

  明明好计得逞,他还故意装出一副慈悲样。“我可没有逼你,是你自己愿意的喔!”

  筱雨咽下在舌尖打转的话,虽然没有把握,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下来。“我会努力说服对方的。”

  “太好了,丁小姐,那这件CASE就全看你的了。”只要她搞砸了,不仅可以要她走路,也等于削了邵允泽的面子,真是一举两得。

  筱雨垂头丧气的走回座位,坐在对面的刘卉如将整包饼干塞回抽屉里,她有副圆润丰满的身材,大概跟喜欢吃零嘴脱不了干系。

  “又挨骂了?”她压低嗓音问。

  筱雨苦笑一下,“没有。”

  刘卉如看她那副快哭出来的表情,也知道她在说谎。“你也真倒霉,被指派到他底下做事,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他跟你表哥不对盘,明明自己没用,还牵拖人家邵先生比他厉害,真是个心胸狭窄的小人。”

  “算了!忍一忍就过了。”筱雨涩涩的说。

  她没好气的瞪她一眼,“他就是看准你这颗软柿子好吃,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骑到你头上,要是他真的太过分,我想邵先生也不会不闻不问的。”

  “我不想让表哥为难,你不要告诉他。”姑妈他们一家人对她太好了,无怨无悔的扶养她长大成人,这份恩情她已经无法回报,如今她都已经二十四岁了,总不能在公司受到一丁点委屈就跑回家哭诉。

  “你呀……”还想再叨念几句,另一名女同事凑了过来。

  “筱雨,呃,邵先生中午回不回办公室?”

  筱雨摇了下螓首,“我不太清楚。”

  “真的吗?”那名女同事似乎不相信她的话。

  “我是真的不清楚。”这是实话,虽然她和表哥比亲兄妹还亲,不过表哥也没义务跟她交代每天的行程。

  把女同事的反应看在眼里的刘卉如要笑不笑的嘲弄着。“我说廖玉穗,这你问她怎么知道?你应该去问小罗,他才是邵先生的助理,应该最清楚邵先生的行程才对。”

  对方登时涨红了脸,嗔恼的瞪着死对头。“我、我只是问问看而已。”

  “你找他有事?”

  廖玉穗对筱雨绽出友善的笑容,毕竟她可是自己暗恋的男人的表妹,当然要多巴结一点。“我只是听其它同事说邵先生喜欢吃日本料理,所以早上多做了些寿司,想让他尝一尝,我也有帮你准备一些,中午一块吃吧!”

  “噢——原来你是想倒追邵先生啊!”刘卉如暧昧的睐她,虽然女追男隔层纱,不过像邵允泽那样的男人,不是任何女人可以抓得住的。

  她被看得有些老羞成怒,“你那是什么表情?我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吗?我就不信你一点都不动心?除非你不是女人。”公司里的女同事可是各个虎视耽耽,无不找机会要接近他。

  “动心是动心,不过我很有自知之明,邵先生身边的女朋友不是名门淑女就是富家千金,各个都比我强,我怎么去跟她们比?我不会奢望,只是纯欣赏而已。”

  “你、你在讽刺我?”廖玉穗当然听得出她话中有话。

  刘卉如耸了下肩,“是你自己说的。”

  “你——”她为之气结。

  没心情理会她们的唇枪舌剑,筱雨翻着手上的资料,不晓得该怎么办。以前跟上司去和客户接洽生意,都只是当花瓶的份,从来没有机会插手,这次却要亲自上阵,她真的紧张得快要不能呼吸了。

  “请问是韩拓韩先生吗?”

  手机终于通了,接电话的男人嗓音低哑浑厚,像是充满磁性的大提琴,不过办正事要紧,没有时间欣赏,她本能的屏住气息,严阵以待。“你好,敝姓丁,我的上司侯先生前天应该已经先跟你通过电话了,我代表‘盘古’想请韩先生吃顿饭,不知道你……”

  嘟、嘟、嘟……

  虽然不是没有被挂电话的经验,可是对方未免太无礼了,而且还骂了粗话,筱雨怔愣了好久才回过神来。

  看来这位韩先生脾气不太好,不是好应付的人物。

  筱雨真想放弃。她自认不是口若悬河的人,叫她去说服别人,恐怕到了最后被说服的人是她自己;可是,她又不想给表哥添麻烦,只好硬着头皮又打过去。

  结果对方一听到她的声音就挂断,之后再也打不通了。这种情形真的让她束手无策,要是连见个面都这么难,这件CASE根本谈不拢,等上司从上海回来,只怕会说得更难听了。

  不行!她不能就这么认输了,至少不能丢表哥的脸。看这情形,只有亲自跑一趟了。下了决定,筱雨不让自己有退缩的机会,拦了出租车就直接杀到阳明山。

  从仰德大道上山,两旁净是高墙围篱、门禁森严的巨宅大户,筱雨看着手上的地址,和运将先生按照路标找了上来。

  “到了!就是这里。”开出租车有三十年经验的老运将指着左边的巷弄。“从这里进去应该就可以找到了。”

  筱雨付了车资,“谢谢。”

  出租车又沿着仰德大道下山去了。可能是台风快来了,阳光特别刺眼,亮晃晃的让人睁不开眼,筱雨连忙撑开随身携带的折叠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