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看得到爱不着 >
十一


  想张口说话,又引来一阵咳意。“咳……咳咳……”

  男人坚定的扶起她的上半身,“先喝口热茶,应该会舒服些。”

  迷迷糊糊掀开眼睑,想看清对方。

  “你……”不是运鹏,运鹏从来没对她这么温柔过,也不会这样照顾她,他向来是大男人主义的奉行者,根本不可能这么做。那么这个男人是谁?

  “你……咳咳……”

  筱雨重新侧躺下来,大掌又轻拍着她,“再睡一下。”

  她阖上眼皮,不知怎的,心安了。

  真希望这只大掌的主人永远留在她身边。

  早上醒来,体力还没完全恢复,但至少喉咙没那么痛了,鼻塞的情况也减轻不少,不知道是鸡汤的功效,还是药性发挥作用。

  屋里只有她一个人,突然有种寂寞的感觉。

  昨天晚上,韩拓硬把她从被窝里挖起来,喂她喝了两碗鸡汤,才放她回去睡觉,当时她神志不清,也就没有抗议,任由他摆布,不过还真的要感谢他。

  走到餐桌旁,看到插了电的大同电饭锅上摆了张便条纸,顺手拿起来看──

  电饭锅里有鸡汤,记得要喝,晚一点我会来检查。

  口气有点霸道,又有点说不出的温柔,让筱雨眼眶微微发热。

  她想起来了!

  昨晚她咳得好难受,有个男人始终陪在她身边,在她咳嗽时,不停的轻拍她的背,难道那个男人是韩拓?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就连自己的男朋友都不曾这样珍视过她,为什么他愿意这么做?害她的心开始动摇了。

  真是的,她不该被他感动,她已经有冯运鹏,不该对别的男人动心,那只会把事情弄得更糟。

  丁筱雨,你不可以三心二意、见异思迁,绝对不可以!她不断在心中提醒自己,不要做出对不起男朋友的事。

  甩了下头,暂时不去想这些事。打了个电话向公司再请一天假,除了感冒还没好之外,也有点逃避的意味,现在要她再开口说服韩拓把心爱的珍藏出让,是怎么也说不出口,毕竟他帮了她个大忙,人总要知恩图报。不过这样公私不分,只证明她确实不适任。

  简单的盥洗后,她乖乖的把鸡汤喝了,又爬回床上睡觉。原以为昨天睡了一整天,应该会睡不着,想不到又睡得天昏地暗。她这辈子从来没睡得这么多过,直到听见外头有声音才勉强起来。

  走出房门,就见韩拓正透过手机和对方吵架,用的英文都很艰涩,而且说得很快,她只听得懂一点点,大概是责怪对方不该这样处理事情。他的表情愤怒,活像只被惹火的狮子,要将对方生吞活剥,见她走了出来,这才克制情绪,没说几句就挂断了。

  “吵到你了?”他被那几个没用的家伙给气昏头,忘了压低嗓门。

  筱雨有些不自在的将头发撩到耳后,检查一下自己的衣装,虽然穿的是家居服,一点都不暴露,她还是很紧张。

  “没有。你怎么进来的?”她没听到门铃声。

  他将手机搁在餐桌上,瞅着她别扭的样子,嘴角不禁叼着笑意。“我从你皮包拿走钥匙了……有没有好一点?”

  “嗯,好很多,谢谢。”筱雨还是很不习惯和他太靠近。“你、你去忙你的事,我可以照顾自己的。”

  韩拓低笑一声,“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啦!”

  “才、才不是这样,我、我只是不想耽误你的正事。”她结巴的解释。

  “你是说刚才那通电话?”他会意过来,眉头又跟着蹙紧,“如果每件事都要我亲自处理,那么我花钱请他们来公司干什么?既然捅了搂子,就要想办法解决,你认为我说的对不对?”

  筱雨怔了一下,没料到他会问她的意见。“呃、嗯。”

  “而且我这次回台湾就是要休假,暂时不想过问公司的事,要是我一不在就天下大乱,那就表示他们无法胜任这份工作,公司自然不需要他们。”

  她除了“嗯”之外,不晓得该说什么。

  “很高兴我们有志一同。”韩拓满意她的认同。

  小脸微红,“谁跟你有志一同?”

  韩拓邪邪一笑,“你就不要逃避了,其实你也对我动心了对不对?”

  “你乱说!我才没有。”筱雨这下脸红得像关公。“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我们感情很好……好得不得了。”

  “是吗?”他一步步的接近看中的猎物,准备出其不意的展开攻击。“那你生病了,他为什么没来看你?都已经两天了,他都不会想念你吗?”

  筱雨本能的后退,“他、他工作很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