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十


  六个月后

  此时已是夏天,冬昀挺着圆鼓鼓的肚子,坐在外头乘凉。

  “娘,我要跟弟弟玩……”昭儿摸着母亲的肚子说。

  她一手摇着团扇,一手拂去儿子额上的汗水。男孩子好动,没有一刻静得下来,加上她现在肚子愈来愈大,已不能跟在儿子后头跑。“不是弟弟,是妹妹。”

  昭儿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妹妹?”

  “对,是妹妹,上回因为娘太不小心了,妹妹才不得不离开,不过菩萨又把她还给娘,以后昭儿是哥哥,要对妹妹好知道吗?”冬昀温柔地嘱咐。

  昭儿用力点了点小脑袋。“知道。”

  “……你们在聊什么?”刚进宫一趟的雷天羿还没回房更衣就先看到他们,直接走过来,顺手抱起儿子。

  “娘要我对妹妹好。”昭儿口齿清晰地说道。

  雷天羿不免惊讶。“这胎是女儿?”

  “是上回那个孩子,那一次是注定好了,非走不可,没想到她跟咱们的缘分这么深,又回来当咱们的女儿。”她赶紧跟丈夫分享才刚接收到的讯息。

  雷天羿眼眶热热的,忘不了当时椎心刺骨的痛,如今得知孩子回来了,那份遗憾顿时得到补偿。“那真是太好了……”其实他心中还有一个更大的遗憾。

  冬昀见他眼带愁绪,似乎有心事。“在想什么?”

  “既然你说我的生母还在人世,为何这么多年来,她都不曾来找过我?而我又该上哪儿去找她?”

  “我也不清楚。”冬昀接收不到任何讯息。“不过只要她还活着,总有一天,你们母子一定能相聚的。”

  雷天羿颔了下首,既然妻子这么说,那他就怀着期待的心情等待那一天来临。

  他抱着儿子坐下,感受阳光洒落在身上的温暖,这份温暖是如此得来不易。

  冬昀将螓首靠在丈夫身上,被暖融融的太阳晒得有些昏昏欲睡。

  “对了,凤翔侯说他的夫人想要亲自登门拜访,当面跟你道谢,因为有你的忠告,才能让她平安生下一子。”

  等了许久都没听到妻子的回应,雷天羿低头一看,嘴角不禁上扬,连忙示意坐在大腿上的儿子不要吵到娘和妹妹。

  昭儿用力点头,在爹的怀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一下子就睡着了。

  他瞥了妻子多了几分圆润的脸庞一眼,又低头看了看儿子可爱的小脸,再次体会到名利富贵只是过眼烟云,唯有家人才是无价的。

  此时的国公府外头——

  母子三人身上都背着细软,慢慢走在大街上,居中的妇人虽是布裙荆钗,却不减她秀丽的面容。

  “娘累不累?”十三岁的二儿子关心地问。

  宛娘对他笑了笑。“娘不累。”

  “咱们走了这么远的路,总算到京城了,爹一定等得很心急。”十五岁的大儿子扶着母亲,刻意放慢脚步。

  她笑叹一声。“你们的爹好不容易在这儿找了份工匠的活,还租了间屋子,就捎信要咱们过来,如今终于可以一家团圆了。”

  两个儿子相视一笑,知道娘等这一天等很久了。

  “咱们是不是迷路了?”宛娘发现两旁都是一些豪门大院,不像是平常百姓住的地方,有些局促不安地问。

  大儿子也发现了。“我到前头去问问,娘先在这儿等。”

  “不用了,咱们一起过去……”

  母子三人经过一座气派非凡的府第,光是高耸的红色大门就有一股说不出的威严,令人望而生畏。

  宛娘不经意瞥见大门上头挂了块匾额,上头写着“定国公府”,顿时就好像有几千几百根针扎进自己的脑袋,痛得她直冒冷汗。

  这么多年来,她忘记所有的事,唯一记得的是她识字。

  “娘怎么了?”

  “娘!”

  两个儿子紧张地将母亲扶到路旁休息。

  “我的头……”宛娘脑中突然出现许许多多的影像,最近经常发生这种状况,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黑暗中破茧而出。

  其实她应该不是叫宛娘,只是当她被人从河里救起来的那一刻,她的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忘记了,忘记自己是谁,忘记自己住在何处,忘记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幸好救了她的恩人收留她,她才不至于流落街头。

  经过三年,她还是找不回失去的记忆,反而感受到恩人善良、老实的一面,两人日久生情,最后结为夫妻,虽然日子不好过,却甘之如饴。

  然而最近她时常头痛,好像快要想起什么……

  不期然的,原本只是模糊的影像,逐渐变得清晰……

  宛娘看到有个斯文俊秀的男人正在跟她说话,接着对方伸出手掌,温柔地抚着自己的腹部,原来她正怀着孩子……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她在心里叫道。

  孩子?

  我还有其它的孩子吗?

  谁来告诉我?

  两个儿子焦急地唤着母亲,但母亲似乎没有听见。

  宛娘伸长了手,想要抓住幻影中的男人。

  “唔……”只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就可以想起来了。

  快点想起来!脑子里似乎有个声音在催促着。

  直到头痛的症状消失,宛娘深深地喘了口气。最后还是没能想起来,她不禁有些怅然若失。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她可以确信不是自己的丈夫,难道……真的跟自己的过去有关?

  她又把手心贴在腹部上,拚命地想,还是没有结果。

  “娘没事吧?”

  “娘是肚子疼吗?”

  见儿子们脸上布满焦灼,她露出安抚的笑靥。“娘没事,可能是太累了,咱们快走吧,你们的爹还在等着呢……”

  兄弟俩搀着母亲继续往前走。

  走了几步,宛娘情不自禁地回过头,朝定国公府看了一眼,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涌上心头。

  “娘?”大儿子困惑地唤道。

  宛娘甩了甩头,再度举步。

  也许有一天她会找回失去的记忆,到了那时,说不定就能知道那个男人究竟是谁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