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十九


  “后来奴才听说姨娘早就跳河死了,老主子真的死得太不值得了……奴才这条命是老主子救的,他不嫌弃奴才身分卑微,收留奴才……这么多年来,奴才一直在等待机会,等着亲手替老主子报仇……这两天奴才知道夫人又有喜了,明白这个女人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必须尽快除掉……”所以他才会动手。

  雷天羿发出似哭似笑的声音。“我爹不是自己想不开才服毒的?”

  “老主子没有那么懦弱,都是被这个女人逼的……”老谢忿忿地道。

  “呵呵……”原来这才是真相,爹并没有抛下他,选择自我了断是为了挽救生母的性命。“一直以来,我都误会爹了……”

  一旁的冬昀跟着接腔。“可是你也不该杀了她,这么一来,你也活不了……”

  “只要能为老主子报仇,奴才死不足惜……”话才说着,老谢举起匕首,往脖子上一抹,干净利落。

  冬昀想阻止,却已经太迟了。

  回过神来的徐太医连忙上前查看,身为医者,不能见死不救,但他把过脉之后,摇了摇头。

  雷天羿将妻子揽在胸前,担心她看到这么惊悚的画面会动了胎气。

  此刻,房内除了两名老宫女的哭声,一时之间没有人开口说话,只因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

  由于徐太医还得将长公主的死讯禀告给皇上,便起身告辞,当他转身之后,又忍不住回头再看一眼。

  长公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惨痛代价,接下来也该轮到自己,他必须好好赎罪。

  片刻之后,雷天羿才把在外头的管事叫进来,交办他妥善处理后续事宜还有老谢的丧事,毕竟他的初衷不过是想为死去的父亲报仇。

  “……你逼死我的亲生父母,用我妻儿的性命来威胁我,要我如何原谅你?”

  他找不到可以化解这段恩怨的理由,更说服不了自己原谅这个女人。

  冬昀听到他这么说,心中悲凄,看来要让丈夫原谅长公主,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但她会尽力去做自己能做的,希望等他们下辈子相遇,不要再有遗憾发生。

  御书房

  皇上终于忍痛下旨,将私造兵器、暗中训练军队、意图造反的六皇子贬为庶民,并即刻与兴王妃一同押解回京,又将萧德妃降为宫人,打入冷宫,其娘家人也一并获罪。如今从徐太医口中得知御妹的死讯,无疑又是一大打击,便立即将雷天羿夫妻召进宫来询问细节。

  “……若不是已经自刎,朕非亲手砍了那个奴才的脑袋不可!”皇上龙颜大怒。“朕要知道原因!”

  雷天羿跪在地上,伏身禀明,将一切的一切,包括自己的身世、长公主当年如何逼死生母,以及老谢刺杀背后的真正原因全盘托出,仅仅保留长公主生前最大的野心。

  如今人都死了,自然不可能实现,何况这也是为了皇上着想,他怕说出来太伤皇上的心。

  听完,皇上往后靠在椅背上,表情怔然,过了半天都没有开口说话,而雷天羿夫妻俩就伏跪在案前,不敢起身。

  “凤阳向来心高气傲,自尊心强,可是朕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做出这等……这等……”毕竟是自己最疼爱的御妹、唯一的同胞手足,他真不知该如何责怪她才好。“唉!也许就是这样的性子才会害了她。”

  皇上又叹了好长一口气,接着望向定国公夫妻。“你们都起来吧!”

  冬昀没有移动,她知道丈夫还有话要说。

  “微臣还有一事禀奏……”雷天羿再度启唇。

  皇上捏了捏眉心,身边的老太监立刻奉上参茶。“说吧!”

  “微臣的生母只不过是先父的妾室,微臣并非长公主所出,没有资格袭爵,恳请皇上收回爵位和俸禄。”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他和妻子尚未商量出未来该如何走下去,但若此刻不提这事,以后就更难开口了,所以他还是决定说出来。

  闻言,皇上愣怔了下,心想确实如此,可雷天羿是个人才,朝廷还需要他,岂能就这么放他走?再说普天之下可找不到几个人愿意将荣华富贵双手奉还的,因此更显难得。

  “爱卿并未犯错,朕若是收回爵位和俸禄,要如何向天下人解释?何况这回元旭的事,你可谓尽心尽力,立下大功,也就更没有理由……”沉吟片刻,皇上才又往下道。“凭你的资质和能力,往后重用你的地方还很多,不如就由世袭罔替,改成降等袭爵。”

  “启禀皇上……”雷天羿还有话要说,他并不恋栈名禄和地位,只想一家人过着平淡的日子,这是他心中最大的愿望。

  “定国公还不快谢恩?”老太监笑吟吟地催促。

  ……看来是推不掉了。雷天羿只好伏身跪拜。“谢皇上恩典!”

  “谢皇上恩典。”冬昀跟着叹气,看来他们是当不了平民百姓了,不过她也不会太过意外,毕竟皇上要是就这么收回丈夫的爵位和俸禄,难保有心人会有诸多揣测,万一长公主所做的丑事传扬出去,对皇室的名声也不大好。

  皇上满意地颔首。“凤阳的丧事,朕也会交办下去,务必让她走得风风光光,至于她的死因……就说是旧疾复发。”

  最后一句话可以明显听出警告意味,让雷天羿心头倏地一凛。

  “微臣遵旨。”

  待夫妻俩退出御书房,不禁交换了个苦笑。

  “既然皇上信任你,还想要重用你,也算是好事。”当今圣上是个明君,眼光看得远,不会拘泥在血缘上头。

  他笑得很淡。“其实皇上并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维护长公主的名声,不想让人知道我并非长公主亲生,更不希望有人知道她是被杀致死。”

  冬昀拢了拢身上的斗篷,不让冷风灌入。

  “会这么做也是人之常情,换作你我也一样。不过相公也别太妄自菲薄,你是真的有能力,也是能做大事的人,我相信皇上的脑子比谁都还要清醒。”

  “多谢娘子夸奖。”雷天羿拱手一揖。

  她笑了一声,接着正色道:“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送婆母最后一程,前世的恩恩怨怨并不是人死了就到此为止,相公心中的这股恨意也会化成执念延续到下辈子,这更不是我乐见的。”

  雷天羿当然明白妻子的苦心。“我现在真的还无法原谅她……”

  “我知道,这是相公这一世要修的功课。”冬昀重新展露笑靥。“我会一直陪着相公,咱们一起面对。”

  他的心不由得变软,也变温热了。

  或许有一天自己真的能够做到原谅吧……

  不过那也是因为有妻子陪伴,让他内心的伤口慢慢愈合,当整颗心被爱填满,恨自然就会慢慢减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