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十八


  一道人影来到虚掩的垂花门前,看门的婆子因为天气太冷,早就躲在屋里,于是来人如入无人之境般往里头走。

  他穿过桥廊,小心避开正好经过的婢女,藏在怀中的匕首已经被体温熨贴到发热,脚步没有丝毫犹豫。

  愈是接近目的地,那人影就愈是小心。

  “……本宫不吃了,全撤下去吧。”休养了几天,长公主的精神恢复不少,脑子清醒多了,也可以起身走动了。

  “长公主接下来打算怎么做?”老宫女问道。

  “是啊,他们夫妻只怕以后不会再听长公主的话,甚至会想办法离开这座府第,离开京城。”另一个老宫女道。

  经她提醒,长公主心想确实有可能。“绝不能让他们走。”

  怎能把她丢在这儿呢?国公府这么大,要是只有自己一个人住在里头,空荡荡的……不行!他们不能离开!

  “他们要是真的走了,长公主多年的愿望也就无法实现,那多可惜。”两个老宫女连番上阵游说,只盼能让主子打起精神。

  她口中低喃。“对,不能让他们就这么走了……”

  “长公主打算怎么做?”

  “让本宫想一想。”长公主揉着太阳穴说道。

  两名老宫女跟着颔首,其中一个端着主子只吃了几口的饭菜,先退出房外。

  留在房内的老宫女则是倒了杯热茶给主子,这时却听到外头传来碗盘摔破的声响,便一脸狐疑地出去察看。

  还没走到门口,她就被闪进屋内的人影吓了一大跳,待看清对方,记得好像是看守玉华堂的门房,似乎还是个哑巴,旋即斥喝。“放肆!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竟敢随便闯进来——”

  才说到这儿,老宫女头部就遭到一记重击,顿时昏倒在地。

  坐在内房的长公主先是听到老宫女的叫嚷,接着就没了声响,觉得奇怪,扬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哑巴门房无声无息地进了内房。

  长公主惊愕地看着他,随即板起脸孔。“大胆刁奴!没有本宫的召唤,是谁准许你进来的?还不快滚!”

  哑巴门房抽出藏在怀中的匕首,眼底透着浓浓的杀意,一步步走上前。

  长公主吓得从椅子上站起来。“你……你想做什么?来人!来人!”

  哑巴门房握牢手中的匕首,一个箭步,刀身直直插进她的左腹,动作快狠准。

  为了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好久。

  “唔……”长公主两眼圆睁,瞪着哑巴门房。

  他将匕首拔出来,冷冷地看着长公主倒下。

  被打昏的老宫女发出疼痛的呻吟,待她苏醒过来,下意识摸了摸头上的伤口,看到手上沾了血迹,叫出声来。

  “对了……人呢?”那个哑巴呢?

  老宫女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左顾右盼,没看到人,走进内房,却见到长公主双眼紧闭、满身是血地倒在血泊当中,顿时失声大叫。“长公主!”

  她满脸惊惧地看了眼站在原地不动的凶手,连忙往外逃,才跨出门坎,便见到有人倒在门外,当下也不敢蹲下来检查还有没有气,只管嚷道——

  “快来人!救命啊——来人!长公主被杀了!快去找爷!”

  叫了半天,终于有婢女听到了,大惊失色地奔往潇湘院求救。

  当雷天羿夫妻看见婢女没头没脑地冲进来,口中嚷着“长公主被杀了”,都不约而同地愣住了。

  冬昀着急地确认。“你再说一遍?”

  “长公主……被杀了……”婢女大口喘着气。

  “被谁杀的?”她惊疑不定地问。

  婢女只是摇头,说不出话来。

  “还有气吗?请太医了吗?”冬昀又问。

  早已吓呆的婢女依旧对她摇头。

  “相公,咱们快过去看看……”实在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冬昀只好拉着丈夫赶过去。“怎么会这样呢?”

  她之前数度“看到”长公主死在丈夫手中,可是后来已经被自己成功制止了,照理说应该不会发生这种意外才对。

  雷天羿见妻子走得急,小心搀着她,就怕有个闪失。“走慢一点……”

  “我知道。”她本能地用手心护着腹部。

  听见那个女人被杀,雷天羿以为自己应该高兴,如果那个女人真的就这么死了,从此以后他不必再饱受她的威胁,也可以夺回自己的人生,真正得到自由……

  可是此刻他却笑不出来,这又是为什么呢?

  夫妻俩匆忙赶到,见管事和奴仆们因为不方便进去,都在外头等候,便赶紧跨进门坎,却听到女子的哭声,心口往下一沉。

  两人走进内院,就见地上是一片刺眼的红,两个老宫女分别拿着布按在长公主的左腹,希望能堵住伤口,不让鲜血继续流淌。

  “婆母!”冬昀马上蹲下来,确定鼻下有无气息。“去请太医了吗?”

  两个老宫女一面哭泣,一面点头。

  雷天羿没有上前,他的目光从奄奄一息的长公主脸上移到呆立在旁的“凶手”身上,已然认出对方就是看守玉华堂的哑巴门房,只见他手上握着沾满鲜血的匕首,脸色平静,既错愕又不解。

  “为什么?”

  他记得这位哑巴门房在府里待了很多年,在他还年幼时就已经在身边,管事都唤他老谢,但因为他不会说话,大家都习惯叫他哑巴,也因为安静不碎嘴,又很尽责,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存在,那个女人才会让他一直留在府里,要他担任玉华堂的门房。

  他纳闷这样一个奴才为何有胆子犯下这种罪行?难道就不怕死吗?或者该问他究竟和这个女人有何深仇大恨?

  “为什么要这么做?”雷天羿又问了一次。

  老谢平静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像是完成了毕生最后一件事,吐出了口气,蠕动了下嘴唇,居然开口说话了。

  “奴才……终于报仇了……”他的咽喉曾经受过伤,因此声音粗嗄难听,每个字都必须费些力气才能发出声音。

  雷天羿着实愣住了。“你不是哑巴?”

  这时冬昀见到长公主眉头紧皱,似乎挣扎着要醒来,出声叫道:“婆母,太医马上就来了,要撑下去……”

  长公主逸出痛苦的呻吟,掀开沉重的眼皮,先看了她一眼,接着望向站在三尺外的雷天羿。

  她似乎是知道自己快不行了,费力地朝他抬起右手。

  不过雷天羿没有上前,依旧站在原地。

  “相公……”冬昀拉着丈夫的手过来握住长公主的手。

  他被动地握着,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你……向来是个好孩子……本宫心里一直都知道……正因为如此……才更加的恨……恨你为何……不是本宫……亲生的……”说到这儿,长公主已经流下两行泪水,声音愈来愈虚弱。

  雷天羿原本想要开口讽刺,但最后还是闭上了,眼前这种情况,再去翻旧帐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本宫多希望……咱们是亲生……亲生母子……”她终于承认自己不止一次想过这个孩子应该要来当自己的儿子才对,应该是她怀胎十月、痛得死去活来,辛辛苦苦生下来的亲骨肉。“如果你是……本宫的亲生儿子……该有多……好……”

  见主子目光涣散,两名老宫女不断低头啜泣。

  “原谅……本……宫……真的……不该那样对你……真的……做错……”吐出最后一个字,长公主便咽了气。

  他看着本来握在掌中的手缓缓垂下,明明是那么的恨,恨到想要亲手了结这个女人的性命,可是听到这番话,他的胸口却像是被什么给堵着,笑也不是,哭也不是,不禁大为恼怒。

  “这些话为何不早点说?为何非要在临死之前才来请求我的原谅?不准死!给我张开眼睛!”雷天羿朝她叫道。

  折磨自己这么多年,就这么死了,真是太便宜她了!

  “我还没有原谅你,也不会原谅你!”雷天羿咬牙切齿地吼着。

  两个老宫女趴在主子身上哭喊——

  “长公主……她已经走了……”

  “爷就原谅长公主……”

  徐太医匆促赶来,却是晚了一步,待他把过了脉,顿时神情呆滞,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

  长公主,你可曾后悔?如果重来一次,是否愿意选择另一条路?

  徐太医望着心爱女子依旧美丽的容颜,在心里这么问道,但是此时此刻,已经得不到答案了。

  冬昀默默地伸出手,将长公主睁得半开的眼皮轻轻合上。

  “你刚刚说是为了报仇?”雷天羿站起身,两眼瞪着连逃都不逃的老谢,非要对方给个理由不可。

  老谢哑着声音回答。“奴才是为了替老主子报仇……”

  他瞳孔一缩。“你是说替我爹报仇?”

  “老主子当年是被这个女人给逼死的,那天奴才躲在门外偷看,这个女人竟然拿了碗毒药给老主子,还威胁他,如果要姨娘活命,就把毒药喝下……老主子为了保护姨娘,真的把它喝了……”老谢眼热鼻酸,吃力地吐出每个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