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十七


  夫妻俩听到婢女的传话,表情各异。

  雷天羿嗤笑一声,看着妻子。“你的苦心全都白费了,说得再多,她还是听不进去,也不会改变。”

  “我也不奢望她的心态会马上改变,咱们要有点耐心,一步一步来,让她好好想清楚。”冬昀没有太过沮丧,她会努力到长公主接受为止。

  他摇了摇头。“如果可以,我真想立刻带你们母子离开这儿。”

  “离开这儿容易,可是你要怎么跟皇上说?”冬昀问。

  这个问题让雷天羿俊脸一整。“当然是据实禀告。”

  冬昀横他一眼。“你认为皇上会袒护谁?若他要相公忍耐,别把这个秘密说出去,好保住长公主的面子,依旧当你的定国公,还会比以前更重用你,让你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你该怎么办?”

  “荣华富贵就不必了……”他悻悻然地回道,想到皇上疼爱这个同胞所生的御妹是人尽皆知,确实有可能这么做。

  冬昀挽着丈夫的手,沿着曲廊,慢慢走回潇湘院。

  “就算咱们要偷偷地逃离京城,也得有个目标,事先打点好才行,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而是“携家带眷”。”冬昀特别强调最后四个字。

  “确实不能让你和昭儿跟着受苦。”雷天羿不得不认同。

  “不只是昭儿……”冬昀嗔笑。

  他纳闷地问:“还有谁?英姑吗?她当然也跟着咱们一起。”

  “不是她。”她笑着摇头。

  “你就直说吧。”雷天羿猜不出来。

  冬昀拉着丈夫的手,覆在自己的小腹上。“还有这个!”

  当他意识到这代表什么意思时,猛地停下脚步,张口结舌地瞪着妻子。“你是说……真的有了?”

  “就是有一种感觉,而且月事已经晚了好多天,应该是有了。”经历过一次教训后,冬昀特别注意身体的变化。

  雷天羿惊喜得说不出话来。

  “这是高兴的意思?”她逗着丈夫。

  雷天羿眼圈红了红。“当然高兴,我马上让人去请大夫……若真的有孕在身,的确不能莽撞行事。”

  “你当不当定国公、能不能享受荣华富贵,这些我都不在乎,大不了我再来摆摊做生意,自称“仙姑”,帮人看前世今生,相信日子还是过得下去。”万不得已,冬昀也不排斥重操旧业,当起灵媒。

  闻言,雷天羿脸上滑下三条黑线。“如果让你抛头露面,那我还算是男人吗?当然是我来养你们母子。”

  可一旦成为平民百姓,他该如何养活妻儿?仔细一想,他发现自己还真是没用,要做生意也得有本钱,他的俸禄都在那个女人手上,何况这俸禄他拿得名不正言不顺,那么靠这双手,他又能做什么呢?

  见丈夫突然不说话,表情凝重,还望着手掌发愣,冬昀猜想他大概不曾想过这个问题,毕竟老百姓的日子都要靠自己打拚而来,不是他们这些总是等着朝廷发下俸禄,过惯好日子的王公贵族想象得出来的。

  冬昀笑睨。“相公打算怎么养?”

  “这事还是从长计议,总会想出办法来。”雷天羿定下心,慎重地回道。

  她憋着笑。“说得没错。”

  两个时辰后,请来的大夫确定国公夫人真的有喜了,因为才一个多月,又听说夫人曾经小产过,自然不敢马虎,交代她要好好安胎。

  很快地,这桩喜事便传到长公主耳中。

  “前不久才小产,如今又有了身孕,彷佛得到上天的宠爱,为何本宫的运气就没有她这么好呢?”长公主心情有些复杂,不禁怨恨起老天爷待她这般不公平,难道真是她上辈子做了坏事,这辈子才会有这种报应?

  “有了身孕正好,只要把她和肚子里的孩子捏在手中,还怕爷不继续听从长公主的摆布?”老宫女在她耳边献计。

  长公主愣了下,当下犹豫了。

  她在犹豫什么呢?

  若是以往,她早就想到该怎么做了,可这会儿却迟疑不定,莫非她的决心真的动摇了?不,他是那个贱女人所生的孽种,是驸马背叛自己的证据,绝不能让他好过,否则心头这股恨意何时才会消去?

  可是……长公主表情茫然,就连自己都分辨不出此刻是什么感觉。倏地,她耳畔响起冬昀的话——

  ……看到你天天以泪洗面,夜夜哭泣呐喊,让他无法安心去投胎转世,所以他就跟菩萨析求,要再回来当你的儿子,偏偏你又无法生育,只好藉由他的生母来到这个世上,为了和你再结母子缘分……

  你若是肯接纳他、真心待他,相公会是个孝顺的好儿子,会视你如生母,奉养你到百年,可是你没有这么做……

  是本宫的错吗?

  本宫真的做错了吗?

  长公主倏地翻身坐起,屈起两手的指节,用力敲着脑袋,想要打掉这个不该有的想法。

  不!本宫怎么会错呢?

  “长公主!”两个老宫女连忙上前制止。

  她呐呐地道:“本宫不会错的……本宫不会错的……”

  “那是当然了!”

  “长公主怎么会错呢?”

  两个老宫女开口安抚,又伺候主子躺好,替她盖好被子。

  “你……”长公主拉住其中一个老宫女。“你说本宫该怎么做才好?”

  她们不禁相觑一眼,主子可从来没问过别人的意见,尤其还是身分低下的奴仆,看来长公主真的病得不轻。

  “长公主先别想这些事了,等病好了再说。”她们也只能这么回答。

  长公主松开手,终于闭上眼皮,沉沉睡去。

  没过多久,她作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抱着刚出生的儿子,一脸满足,只要有了他,自己的地位就稳固了,不会让皇后专美于前,将来谁当上皇太后还不一定,可……不过才眨眼的工夫,她却抱着儿子冰冷的尸体,无论她如何呼喊,儿子就是不肯睁开眼,更再听不到他唤自己一声“母妃”……

  梦,来了又走……

  接着她坠进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之中。

  睡梦中,只见泪水不住地从她的眼角滑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