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十六


  冬昀睇着面无表情的丈夫,见他没有任何动作,有些无奈地启唇。“相公,还是救人要紧。”

  雷天羿先深吸了口气,接着扬声下令。“来人!快去请太医!”

  听到长公主晕倒的消息,管事张皇失措地派人去请太医。

  众人直到此刻才惊醒过来,终于意识到自己方才听到什么天大的秘密。原来爷并不是长公主的亲生骨肉,原来小世子是老国公爷来投胎的,原来他们之间有这么多的纠葛,从前世一直缠绕到今生。

  今生的因缘,有可能是前世的延续……

  前世欠下的债,今生要还……

  真是太不可思议,也太玄了……

  每个人心中都受到很大的震撼。

  之后几个婢女合力将长公主抬回寝房,小心伺候着,就怕有个万一。

  “昭儿乖,娘有事,让奶娘抱。”冬昀又将儿子交给杨氏。

  而雷天羿则是伸出大掌,摸了摸儿子的头,知道他是过世的父亲投胎的,他的心情有些复杂。“爹是放心不下我吗?”

  冬昀偏头想了想。“是,也不是,只能说因缘未了,不管是跟你还是跟婆母……不过昭儿现在只是咱们的儿子。”

  雷天羿颔首。“我也是这么想。”他不希望儿子记得那些痛苦的事,能有一个单纯的人生。

  “对了,”冬昀来到忠心耿耿的老婢女面前。“你叫英姑是不是?”

  “是……”英姑回道。

  “这些年来辛苦你了。”她衷心地说。

  “这是奴婢该做的……”英姑用袖口拭着泪水。

  冬昀看了丈夫一眼,然后邀请对方。“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留下来跟咱们住在一起,婆母那边我会想办法解决。”

  “真、真的吗?”英姑有些不大确定地看了下雷天羿。“奴婢骗了小少爷这么多年,小少爷真的不生气?”

  雷天羿表情放柔了些。“你也是为了保护我才这么做,我又怎会生气?我也希望你能留下来,跟我说一说有关生母的事。”

  英姑顿时又哭又笑。“好……当然好……”

  于是,冬昀拜托杨氏先把昭儿和英姑带回潇湘院,接着和丈夫来到正院,一起等待太医到来。

  徐太医听闻长公主晕倒,匆匆地赶到国公府。

  见太医谨慎地把过脉后,冬昀才问:“严不严重?”

  “长公主这是气血亏损,导致心神虚弱,风邪乘虚而入,下官先开帖药让长公主服下,再看情况调整……”徐太医起身回话,又看了面前的夫妻一眼。“敢问国公爷和夫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长公主虽然胞宫虚寒,加上这几年下来又出现一些心疾的毛病,但还不至于严重到昏倒,看来这是受到打击或刺激所引起的。

  闻言,雷天羿冷冷一瞥。“徐太医可知当年我生母跳河一事?”他是帮凶之一,不可能不知道。

  徐太医先是愣怔,接着目光黯然。“你全都知道了?”

  当初他无法阻止长公主的行径,也知自己就跟凶手没两样。

  “哼!”雷天羿不齿地哼道。

  看着国公爷鄙夷的目光,徐太医无法为自己当年的沉默辩驳。一步错步步错,再后悔也无法改变事实。

  “长公主心高气傲,从小到大要什么有什么,无法承认自己会输给一个民女,才会采取如此极端的做法……”他还是忍不住为喜欢的女子说情。

  “直到今日,你还在替她说话?!”雷天羿愤恨地喝道。

  冬昀轻碰了下丈夫的手臂。“相公,既然所有的事都揭开了,不急着在这时算帐,先让徐太医回去抓药,让婆母尽快喝下,其它的慢慢再说。”

  他闷闷地偏头,不再说话。

  “那就有劳徐太医了。”冬昀道。

  徐太医只能怅然离去。

  在长公主昏迷不醒的这段日子,府里不能一日无主,尽管雷天羿的身世已然传遍整座国公府,但只要他还顶着定国公的封号,便是这座国公府的主人,只是奴仆们私下还是议论纷纷,不知接下来会如何演变。

  皇上听闻御妹卧病在床,便命所有太医定用最好的药材医治,务必要让御妹早日恢复健康,要不是他正在为六皇子造反的事烦心,非得亲自走一趟不可。

  昏迷了将近十天,长公主终于幽幽醒转,让一干伺候的婢女如释重负,两个老宫女更是眼泪溃堤。

  “……本宫这是怎么了?”长公主被搀扶坐起,虚弱地问。

  老宫女哽声回道:“长公主晕倒了,皇上命几个太医轮流前来诊脉,徐太医更是来过好几次……”

  “晕倒?”长公主表情一震,全都想起来了,连忙左顾右盼,脸上带着几分畏怯。“驸马……驸马在不在这儿?”

  另一个老宫女回道:“长公主,驸马早就死了。”

  “本宫是说昭儿,你们别让他进来……”虽然昭儿只是个小娃娃,但她一想到他是驸马投胎来的,不免心惊胆颤。“本宫不想看到他……”

  两个老宫女忙不迭地答应,好安抚主子。

  这时婢女把汤药端进房来,交给其中一个老宫女。

  长公主目光有些涣散,喝了两口汤药,嘴里不由得低喃——

  “前世那个孽种和本宫是亲生母子……怎么会有这种事?你们说她是不是故意在欺骗本宫?一定是假的对不对?”她极力想要寻求认同。

  对于这件事,两个老宫女也是半信半疑,不过为了让主子安心养病,只好顺着她的心意,说着她爱听的话。

  “奴婢也不信她可以看到前世今生,肯定是胡审的。”其中一个老宫女哼了哼。

  “是啊,长公主还是顾好身子要紧,别信她说的那些鬼话……”另一个老宫女则把药吹凉,又喂主子喝了一口。“他们夫妻一定是想破坏长公主的大计,才会联手演这场戏,还真的把所有人都骗倒了。”

  闻言,长公主不由得点了点头。“没错,肯定是假的,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本宫真的差点信了,还好没有上当……”

  她把汤药喝完,又躺了下来,两眼怔怔地望着床顶,还是挥不去驸马那双盛满怨愤的眼神。

  “是你自己要喝下那碗毒药,可不是本宫逼你喝的,怨不得本宫……”这么多年来,驸马不曾入过她的梦,她在安心之余,又不禁心生埋怨。就连他的魂魄都不想见到自己,难道他就真的这么讨厌她吗?

  驸马,你只要对本宫说一句好话,对本宫笑一笑,本宫就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可你为何就是不肯,宁可把温柔给其它女人?

  驸马,是你先伤透本宫的心……

  冬昀得知长公主清醒的消息,硬拉着丈夫前来探望。

  “……本宫不想看到他们!叫他们走!”

  长公主不住地喘气,情绪激动,好不容易才挤出两句话。

  她绝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此刻这副病弱的模样,尤其是这对夫妻,他们一定在心里嘲笑着自己!

  “是。”前来禀报的婢女怯怯地回道。

  “还要告诉他们……本宫还没输……”怎么能认输呢?自己已经一无所有,只剩下自尊,如果连它都失去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婢女福了个身后便出去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