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十五


  “就算真的有个吴贤妃,她生的皇子也确实在三岁那年死于出痘,那又如何?一定是凤翔侯告诉你的……”

  “不是!”冬昀真的会气死。

  “一定是!”长公主坚决认定。“何况你要如何证明本宫的前世就是吴贤妃?这世上又有谁会记得自己的前世?”

  “跟她说这些没用!”雷天羿深吸了口气,当机立断。“你去把昭儿抱来,咱们立刻离开这儿……就烦劳长公主送咱们一程了。”

  两个老宫女不禁惊呼。“长公主!”

  长公主畏缩了下,感觉到冰凉的金属就抵在自己的咽喉,只要稍有不慎,就会划破喉咙。但她身上流的可是尊贵的皇家血脉,绝不会跟敌人低头。

  她抬起下巴,睥睨着他。“若是本宫拒绝,你真的要杀了本宫?”

  雷天羿嗓音森冷。“最好不要逼我动手!”

  “相公先把刀子拿开……拜托!”冬昀紧盯着丈夫手上的匕首,开口哀求。

  雷天羿咬了咬牙,才勉强移开两寸。

  冬昀这才接着道:“你跟相公这一世不该剑拔弩张,把对方当成仇人,互相敌视!”

  长公主恨恨地道:“这就要怪他偏投胎到那个贱女人的肚子里!”

  “如果不这么做,你们又如何再结母子缘分?”冬昀大吼。

  “你……你在胡说什么?”长公主不敢置信地问。

  雷天羿也呆若木鸡,不明白妻子这句话的意思。

  “……相公的前世是你的亲生儿子,就是那个才三岁便因为出痘而死的皇子……”冬昀轻轻诉说,也忍不住流泪。

  “他死后,看到你天天以泪洗面,夜夜哭泣呐喊,让他无法安心去投胎转世,所以他就跟菩萨祈求,要再回来当你的儿子,偏偏你又无法生育,只好藉由他的生母来到这个世上,为了和你再结母子缘分……没想到你却因此仇视他、苛待他,让他痛不欲生……”

  长公主瞠大双眼,尖声嚷道:“你胡说!”

  “我没有胡说,只是你不记得了……”冬昀终于明白当初为何无法从丈夫身上“看到”任何东西,也无法接触他的灵魂,因为他太痛苦了。

  “这些年来你若是肯接纳他、真心待他,相公会是个孝顺的好儿子,会视你如生母,奉养你到百年,可是你没有这么做……”

  “住口!快给本宫住口!”长公主嘴里吼着,眼泪却一直往下掉,怎么也停不下来。“为何会哭了呢?这眼泪是怎么……怎么回事?你是不是使了什么妖术?停!快停下来!”

  冬昀一脸凄然。“不是你在哭,而是你的灵魂在哭,她认出自己的儿子了……”从前世到今生,被疯狂的执念蒙蔽了双眼,直到此刻,总算可以看个清楚。

  “全是你在胡言乱语,不是真的!不是!”长公主抽出手巾抹着双眼,不许泪水再流下来。“快帮帮本宫……”

  两个老宫女连忙扶起主子,也抽出自己的手巾帮忙抹泪。

  雷天羿同样不敢置信,他和这个女人前世是亲生母子……怎么可能?可是他相信妻子的能力,妻子一定是真的“看到”了。

  可惜前世归前世,今生的他们,注定只能当仇人!

  冬昀看着长公主,见她泪水越掉越多,就算抹了也没用,最后直接用袖口来擦,把脸上的妆粉和胭脂都弄糊了。

  “你又可知道昭儿是谁来投胎的?”

  长公主笑得凄厉。“呵呵,不管你说什么,本宫都不会相信……”

  “是谁?”开口的是雷天羿。

  冬昀先看了丈夫一眼,又望向一脸狼狈的长公主。“昭儿始终不肯让你抱,即便已经慢慢淡忘前世的爱恨情仇,他还是打从心底拒绝你……你们曾是夫妻,本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长公主踉跄一退,面白如纸。“不……不可能……”

  “他是公爹来投胎的。”冬昀说出答案。

  “不……”长公主一脸惊恐,想起驸马临死前含恨的眼神,不由得全身发冷。

  “不可能!不会是他!”

  冬昀口气认真。“我很肯定。”

  “他投胎到昭儿身上,是来找本宫报仇的是不是?”长公主想到自己故意不告诉驸马那个贱女人已经跳河须命的事,还要他作出选择,逼得他服毒自尽,整个人顿时像是坠进冰窖中。

  “难怪他会如此讨厌本宫……他一定是来找本宫报仇的……明明犯错的是他,不是本宫……本宫有什么错?”她喃喃自语。

  雷天羿愣住了。“昭儿真的是爹?”

  “是,昭儿之前不哭也不笑,就是因为他还记得前世的事,才会把自己的心封闭起来,这种情况相当少见,幸好也没有维持太久。经过一番开导,他已经慢慢淡忘,等到再懂事些,就会完全不记得了。”冬昀可不希望前世的爱恨情仇影响到儿子今生的人格发展。

  “驸马,你不能怪本宫……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是你先背叛本宫的……”长公主满脸惊惧。

  两个老宫女见她喃喃自语,有些担心。

  冷不防的,昭儿的哭声在门外响起。“呜哇……娘……”

  “喝!”长公主倏地倒抽一口凉气。

  众人回过头,就见杨氏抱着哇哇大哭的昭儿进来,见到厅外围了一大群人,加上屋内诡异的状况,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小世子哭着要找夫人……”

  冬昀连忙上前将儿子抱过来。“昭儿乖,不哭,娘在这儿。”

  “呜呜……”昭儿抱住母亲的脖子,大眼噙着满满的泪水,突然,他伸出小手指着长公主,鼓起圆嘟嘟的面颊,小嘴咿咿呀呀地说着话。就算已经渐渐遗忘前世的恩怨,但还是打从心底不喜欢这个女人。

  不知是不是心虚,长公主立刻吓得躲在老宫女身后,彷佛看到她的驸马正在面前指责自己。

  “不是本宫的错……是你先对不起本宫的……”她大声嚷着。

  “长公主!”两个老宫女发现主子不大对劲。

  长公主心神恍惚,低喃道:“是她自己跳河的……不是本宫逼的……本宫只是想要你回来……你只要回到本宫身边就好了……”

  “婆母?”冬昀想要上前查看。

  见到昭儿靠近,长公主更是大受刺激,失声叫道:“不要过来!驸马……你不要来找本宫……本宫心里也好苦啊……你知不知道,本宫只不过希望你的心里只有一个女人……只有本宫一个……可你为何要背叛本宫?”

  说完,长公主按着心口,似乎喘不过气,接着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两个老宫女发出惊呼,急忙扶住主子。

  “长公主可不能有事……”其中一个老宫女掐着主子的人中穴。

  众人立刻围过来查看,可惜长公主依旧没有苏醒。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