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十三


  哑巴门房摇头,两手不停挥动。

  雷天羿俊脸一沉。“那么是长公主?”

  哑巴门房用力点头。

  “让她进来。”他皱起眉道。

  奉命前来的婢女踏进书房。她刚才去了趟潇湘院,听说爷不在那儿,便到玉华堂来。

  “奴婢奉长公主之命,请爷过去一趟。”

  他的眉头皱成川字。“什么事?”

  “长公主说爷要见的人已经到了。”

  雷天羿顿时停下手边的动作。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知道了。”

  直到脚步声离去,他才转身走到书案后头,拉开抽屉,拿出一把精致小巧的匕首,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他绝不会用上它。

  他旋即将匕首插在左方的腰带上,再用罩在外头的披风挡着。接着他走出玉华堂,来到潇湘院。

  冬昀已经得知消息,正在等他,一见丈夫来了,立刻迎上前。“……相公。”

  雷天羿眼眶发热。“终于可以让你见到我的生母了。”

  冬昀握住丈夫的手,可以感受到他情绪上的激动。

  雷天羿始终很自责,因为自己不够强大,才会让生母的性命受到威胁。“我不再是个孩子,可以保护她,不再让她受苦。”

  “我相信她不会怪你的。”冬昀笑道。

  他轻轻一哂,犹豫了下,还是没有将匕首的事告诉妻子。“走吧。”

  冬昀将昭儿交给杨氏,跟着丈夫前往正院。

  夫妻俩顶着寒风来到正院,穿过担廊,才跨进厅堂,立刻就有两名婢女把身后的门扇关上,然后在门外看守,不让其它人靠近。

  他们往前走了几步,一眼就看到站在长公主左侧的妇人。只见妇人五官平凡,打扮朴拙,就像邻家大娘,不过神情透着浓浓的忧愁和沧桑,虽然才四十多岁,两鬓已然出现缕缕银丝。

  厅内除了两个老宫女,不见其它婢女,这也是当然的,毕竟陈氏的真实身分不能泄漏出去。

  长公主搁下手上的红枣桂圆茶,欣赏着双方的表情。“本宫可是说话算话,让你们母子见面了。”

  雷天羿望着眼前的生母,上次两人见面时他才五岁,母子俩也只相处了几天,可他还是强迫自己要记住她的模样,只因不能忘,也不该忘。

  所以他天天想,想了一遍又一遍,就怕不记得了。

  分离这么多年,如今终于又见到面,生母除了老了些、憔悴了些,五官轮廓跟当年没两样,才能让他一眼就认出来。

  他试了两次,才找到声音。“……娘!”

  陈氏眼底迅速盈满泪水。“你……你都长这么大了……”

  “孩儿早就长大了。”雷天羿哑声道。

  “真的长大了……”陈氏上前两步,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露出释怀的浅笑。

  “已经可以保护自己了……”

  雷天羿喉头微哽。“孩儿当然可以保护自己,倒是娘的头发都白了,是孩儿的错,才会让娘吃了这么多的苦……”

  才说到这儿,陈氏突然“哇”的一声,扑倒在他跟前,高声哭喊——

  “其、其实奴、奴婢叫做英姑,并不是小少爷的亲娘……是长公主要奴婢这么做,否、否则她说会让你挨饿,还会打你,让你没有好日子过……”忍耐了这么多年,等了这么多年,她终于可以说出真相。

  这番突如其来的招认让长公主从座椅上跳了起来。

  “给本宫闭嘴!”竟敢坏她的好事?!

  “当年小少爷才五岁,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奴婢只好照长公主的吩咐,假冒姨娘,好让小少爷听话,乖乖受她摆布……”英姑泪如雨下地嚷着。“奴婢是为了保护小少爷……不得不欺骗你……”

  雷天羿全身发冷,脸色更是苍白到了极点。

  “你不是……不是我的生母?”

  英姑泣不成声。“奴婢不是……”

  “本宫叫你闭嘴!”长公主一脚将她踢开。

  冬昀霎时也呆住了,紧张地望着丈夫。

  “那么我真正的生母呢?”雷天羿眼眶发红,布满血丝,怒瞪着长公主。“她在哪里?你到底把她怎么了?!”

  他殷殷盼望着再次见到生母的这一天,如今知道当年见到的这名妇人根本不是生下自己的亲娘,他简直快疯了!

  “姨娘她——”

  英姑正开口要说,却被长公主尖声打断。“你不想活了吗?”

  “是,奴婢早就不想活了,早该到阴曹地府去伺候姨娘了……”英姑自认已经尽了最后的责任,也对得起主子,不必再受这个女人的威胁了。

  雷天羿高大的身躯晃了晃,嘴唇颤抖。“她已经……死了?”

  死了?怎么可能?冬昀一阵错愕。

  “当年长公主派人来带走姨娘和小少爷,姨娘知道一旦进了国公府,长公主绝对不会让她活命,如此一来,便再也看不到小少爷长大成人的那一天……所以当奴婢发现半路上正好有个机会,就叫姨娘快逃……”英姑声泪俱下,回忆着往事。

  “结果被押送咱们的奴才发现了,他们就追了上去……”

  他颤声问:“然后呢?”

  “然后……听那几个奴才说……姨娘自知逃不过就……就跳河了……”英姑一面哭泣,一面槌胸。“都是奴婢的错……才会让姨娘死在冷冰冰的河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