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十二


  冬昀看了桂花一眼,桂花也瞪了回去,表情像是在说“你看吧!”

  “看是可以帮你们看,不过不是免钱的,一次二十个铜钱,要的人先来跟桂花登记,再安排时间。”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事,若是不收钱,总会有人得了便宜还卖乖。冬昀自认收费低廉,这些钱还可以用来做善事。

  奴仆们欣喜若狂,马上一拥而上,缠着桂花,想要抢头香。

  “夫人这是在给奴婢找麻烦!”桂花抗议。

  “谁教我能依靠的婢女只有你。”冬昀笑嘻嘻地回道。

  这句话让桂花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夫人别害死奴婢就好。”

  冬昀哈哈大笑。“不会的!不会的!”

  当天傍晚,雷天羿才从宫里回来,得知妻子居然做起生意,嘴角不由得抽搐,非常无言。

  他会不会太纵容她了?雷天拜不禁这么问自己。不过妻子也是抱着助人的心态,并不是坏事,若天意如此,他也只好认了。

  当晚,夫妻俩关起门来说话。

  “皇上打算如何处置六皇子?”冬昀问。

  雷天羿吹熄烛火,钻进被子里。“现在还在等岳父将更多的证据呈上来,好让萧德妃等人无话可说,虽不至于将六皇子处死,却有可能眨为庶人。而左右参政胆敢假藉藩台的名义私造兵器,恐怕也是六皇子所授意,六皇子大概是想万一事迹败露,就推到岳父身上,说是岳父自作主张。尽管岳父是被栽赃陷害,但没有事先察觉下属的叛离之心,也是难辞其咎,若能将功赎罪,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说得是。”冬昀很高兴救了何府一家人。

  静默了一会儿,他才又继续说:“这次我的生母来到京里,绝不能再让那个女人把她带走。”

  虽然知道之前她都把人藏在昌州府集集县,可难保不会更改地点,到时不知还能否再见得到面。

  冬昀倏地睁开眼,撑起上半身,看着躺在身旁的丈夫。

  “你打算怎么做?”

  他听得出妻子语气中的焦虑。“我答应过你不会杀她就不会杀她,只能跟她交涉,想办法把生母留在府里,让我能尽孝道。”

  “是该这么做。”她吐出口气,又躺下来。

  雷天羿冷冷地瞪着帐顶,心里却想着万一那个女人不肯答应,他只好使用武力,先救下生母把她带走,再到皇上面前请罪,将一切全盘托出,唯有如此,才能夺回自己的人生。

  “……娘子?”他轻声唤。身旁的妻子没有回应,显然是睡着了。

  看来只有这么做了!雷天羿当下便作出了决定。

  三天之后,长公主回府了,府中上下噤若寒蝉。

  雷天羿夫妻依照规矩前去请安,谁知长公主却以身子不适为由,将他们拒于门外。

  “要不要请太医来看看?”冬昀问着眼前的老宫女。

  这名老宫女看她的眼神似乎多了几分意味不明。“长公主只是老毛病犯了,已经喝过药,不碍事。”

  “那么咱们明天再来。”说着,冬昀转身就要跟在丈夫后头准备离去。

  “夫人究竟是如何知道别人的前世是什么样的人?”老宫女连忙开口,显然老早就想问了。

  “自然而然就“看到”了。”她知道每个人对这种事都很好奇。

  “那……奴婢的也能看得出来?”老宫女问得别扭,一想到之前是怎么对待她的,就有些难以启齿。

  冬昀瞅了下老宫女,一视同仁地回道:“问一次二十个铜钱,先去跟桂花登记,排好时间再说,其它人也是这样。”

  “呃……”老宫女想到还要给钱,自然舍不得。

  冬昀扭头就走,懒得多说。

  老宫女一脸无趣地撇了撇唇,回到房里,来到床前站定。“回长公主,奴婢已经将他们夫妻打发走了。”

  长公主侧卧在床,气色显得不大好,听到这句话,嘴角抿得更紧。

  “长公主?”

  她一脸不耐。“本宫听到了。”

  “是。”老宫女赶紧闭上嘴巴。

  长公主想到这次进宫,原本想要当面跟皇兄打听密诏一事,问他何时拟好,可不知怎么,还是不由自主地把宗人府的官员找来,就只为了看玉牒一眼。

  尤其这事还得禀明皇上,她只好用“从来没见过,想要看一看”的借口,这才顺利将玉牒拿到手。

  ……真的不该看的!

  长公主呼吸跟着急促起来,宛如鬼使神差般,一下子就翻到孝章皇帝……也就是皇爷爷的后妃当中,真的有个贤妃吴氏曾经生下一子,但孩子在三岁时就因为出痘而夭折。看到的那一刹那,她明明不想哭的,可眼泪却不知怎么突然就掉了下来,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不对!她之所以掉泪,只不过是因为想到吴贤妃的心情,她失去了亲生儿子,而自己则是生不出儿子,才会感同身受。

  没错,她绝不能上当,肯定是那女人碰巧猜中罢了!

  她再也躺不住,坐起身来,还是不愿相信摆在眼前的事实。

  “对了!说不定她是事先跟凤翔侯串通好了……如今凤翔侯可是皇兄面前的大红人,执掌钦天监,整个皇朝的运势都掌握在他手中,想看玉牒还不容易?想必是他把这件事私下告诉他们夫妻俩……铁定是这样没错……”

  她早就看出凤翔侯这个人不好应付,果然是个祸害!

  “本宫可不是那么好吓唬的。”她必须拿回主导权,这座府里的人都得顺从自己,别想骑到她头上来。

  对了!也该准备接下来的母子相会,一定又是一场令人热泪盈眶的戏码,这回绝对要让他们夫妻都匍匐在自己脚边,乖乖地任由她摆布!

  长公主逸出一声冷笑。

  她将老宫女唤到身前,要她出府一趟,为明天的事做好准备……

  一早,虽未下雪,不过已经冷得令人直打哆嗦。

  雷天羿来到玉华堂整理东西,他已经好一阵子没踏进这儿,也不许奴仆进来打扫,书房里都布满了灰尘。

  阿保帮忙擦拭桌椅,一桶水很快就脏了,又出去换干净的水进来。

  哑巴门房站在门口,看着在书架前忙碌的国公爷,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有事?”雷天羿发现他,出声问道。

  哑巴门房蓦地惊醒过来,接着开始比手划脚,意思像是在说有人要见他。

  “是夫人派来的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