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六


  “爹,这可是攸关全家人的性命,若皇上真以为咱们要造反,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何守文光是想到可能发生的后果就全身发冷。

  何藩台瞪了长子一眼。“这件事的严重性,为父可比你还要清楚,不只满门抄斩,更有可能株连九族……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岳父先冷静下来,能够这么做的,必定是身边最信任的人,才会至今都没有察觉。”雷天羿点醒他。

  这番话让何藩台有如醍醐灌顶。

  “身边最信任的人……也就只有左右参政,不过他们跟了我好几年,向来办事认真,应该不可能……”

  雷天羿沉吟了下。“或许是六皇子给了他们不少好处,事成之后更有高官厚禄等着他们,很难有人会不心动。”

  “简直不可饶恕!”何藩台拍桌斥道。“明天定要好好责问他们!”

  一想到有可能被亲信谨陷、背叛,他巴不得马上将两人抓来问个清楚。

  “万万不可!”雷天羿连忙出声制止。“一旦惊动到六皇子反而不利,说不定会逼得他提早出兵。”

  冬昀马上点头如捣蒜。“爹就跟往常一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做好该做的事,千万不要打草惊蛇。”

  “你们说得对……”何藩台真的被怒气冲昏头了。“我从未想过可能会被身边的人陷害,而且居然都没有察觉……我真的太信任他们了,若不是你们告诉我,恐怕咱们全家将大祸临头。”

  冬昀总算露出笑意。“知道爹是无辜的,真是太好了。”

  何藩台悻悻然地哼道:“为父一生清白,可不想晚节不保。”

  “只要把话说开了就好。”何守文也捏了一把冷汗。

  雷天羿又正色嘱咐。“接下来岳父要做的就是暗中搜集证据,千万别太过急躁,免得让对方起疑。”

  何藩台深吸了口气,这才点头。

  “另外再找几个真正信得过的人,混进隔壁村子里,好就近监视别山村的动静……”雷天羿又道出心中拟好的计划。

  接下来众人又讨论了片刻,夫妻俩才回到客房,接着雷天羿马上写了一道密折,连同证物和地图让随行的一名侍卫立即送回京城,交给皇上。

  雷天羿和妻子讨论后,决定再住个七、八日就启程回京,至于后续的调查就交给岳父处理,等到时机成熟,皇上自会作出定夺。

  谁知就在五天后,蓟县的知县突然来到何府,说有要事想求见定国公夫人,让冬昀一头雾水。

  丈夫这几天都在承宣布政使司内走动,表面上看来是受何藩台之邀,和其它官员闲话家常,再喝个两杯,毕竟这儿不是在京城,没那么多严格的规矩,实际上是想要多多了解左右参政,或许可以从他们口中打探出什么。

  这样一来,她只好在兄长的陪同之下,接见对方。

  “见过夫人!”丁知县拱手见礼。

  冬昀瞅着对方,见对方年纪将近五十,有着一双泡泡眼,唇上和下巴都蓄着胡子,不只脸形,身材也属于瘦长型,让身上的官服显得松垮垮的。

  “大人不用多礼,请坐。”

  入座后,丁知县陪着笑脸。“打从知道国公爷和夫人来到蓟县,下官一直想要亲自前来拜见,可惜公务繁忙,迟迟未能如愿,直到今天才——”

  “客套话就免了。”冬昀已经对此人的印象打了折扣。

  他尴尬一笑。“是、是。”

  “到底有什么事?”冬昀不客气地问。

  丁知县清了下嗓子。“下官听说夫人帮同华县破了一桩连续抢劫杀人案的凶手,还成功让凶手伏首认罪,不知可有此事?”

  “原来已经认罪了……”这阵子真的太忙了,她根本忘了这件案子。面对丁知县的问题,冬昀表情镇定。“那不过是碰巧罢了。”

  “真的是碰巧吗?”他搓着双手,讨好地笑了笑。“下官听说夫人在无凭无据的情况下,一口咬定对方就是官府正在缉捕的强盗,这可要有几分真本事,所以特来请教。”

  又是听说?冬昀一脸狐疑。“你是听谁说的?”

  “当、当然是听外头那些百姓说的,不到几天的光景,这件事就已经从同华县传到咱们蓟县来了,都说夫人彷佛亲眼见到那名强盗杀人似的,指着对方的鼻子开骂,就连死者当中有小孩子的事也知道,甚至还亲自教高知县如何让犯人伏首认罪,就像是得到菩萨指点……”

  冬昀心想果然不行,随意插手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注意。

  “我已经说了只是碰巧,至于小孩子的事,那是在路上听到百姓聊起这桩案子才知道,信不信由你。”

  “传闻不可尽信,舍妹不过一介女流之辈,是大人抬举了。”何守文越听越离谱。

  “夫人既然坚持说是碰巧,还说是从百姓那儿听到的,下官当然不敢不信。”

  闻言,丁知县陪着笑脸附和,但眼神可不是这么说的。

  “大人如果只是要说这些,那就请回吧。”这位知县说话拐弯抹角的,让她听得不是很顺耳,还是早点打发为妥。

  丁知县为官多年,自然懂得看人脸色说话,见国公夫人脸上不快,马上露出愁云惨雾的表情。“下官今日之所以前来,当然是有要事求教,只因为这阵子县内也发生一桩命案,至今尚未破案,才特地前来跟夫人请益。”

  “大人找错人了,等到家父散衙回来,大人可以去请教他。”冬昀提醒自己不要再插手了,否则传闻会越来越夸张。

  丁知县连忙起身,打躬作揖。“下官真的想听听夫人的意见,还请夫人不吝赐教。”

  冬昀不予理会。

  “事关人命,妹妹不妨先听听大人怎么说。”倒是何守文开口了,虽然不信神助之说,但妹妹若对案情有不同的见解,可以帮助破案,何乐而不为?

  有他这句话,丁知县马上抓住机会。

  “大约在五天前,县内发生一宗媳妇杀死婆母的命案,凶手是她的二媳妇,因为这个当婆母的平日苛待二媳妇,又常在外人面前嫌弃她,她才会怀恨在心,谁知下官将她收押之后,隔壁邻居也跑来认罪,说人是他杀的……”想到“那个人”传话过来,要他找个借口探探这位国公夫人的口风,他也只能照办,正巧最近在办这件案子,希望可以派上用场。“夫人可知真凶到底是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